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Deklination Canon-2

原作设定 举行完安娜葬礼后 两人前往纹身店

纹身资料参考百度,若描述有误请见谅

OOC可能 文笔渣见谅_(:з」∠)_

-----------------------------------------------

即便是接近二十一世纪的下半叶,埃及仍然是一个尚未摆脱贫困的发展中国家。智械危机的波及和国际经济地打击让埃及的发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国内的政X斗争和极X宗X势力也越发膨胀。在这样的局势下,军官艾玛莉不仅要带领着部队对抗残余智械,而且也要遵守军令对某些同类扣下扳机。可即便再做出怎样的努力和挣扎,法芮尔也并没能让无辜的人民过上更好的日子。年轻的军人尽管明白这早已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但她仍然为这一切唏嘘不已。

“法芮尔!”安吉拉轻扯法芮尔的马尾,将这走在街上都要发神的人拽了回来。

安吉拉担心地蹙起眉头:“拜托,你这样可真让人担心。”

法芮尔低头看着身旁的金发女人,露出一阵干笑:“抱歉,总觉得最近很难集中注意力。”

安吉拉将手放在法芮尔的肩上,温柔地说道:“没事,放轻松一些。”

两人走在清晨的吉萨城,法芮尔想在清净的时间去纹身。趁毒辣的太阳还未完全露出它的面目,行人来去匆匆地开始自己新的一天,两旁的店铺也早早地开门,迎接他们的第一个生意高峰期。虽然闹腾,还未完全褪去倦意的市民们交流的声音也不算太大,仿佛还怕吵醒了还在熟睡的人们。

而就在这时,一个粗野高亢的男性声音在大叫:“抓贼!抓贼了!”

两人目光随即被吸引了过去,安吉拉虽然不懂他阿拉伯语说的什么,但看向他前面的人,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他逃跑的时候摔到了地上,但立刻用未受伤的脚向后面的男性来了一个侧踢,男人发出哀嚎,立刻用木棒打了过去。

孩子发出了惨叫声,法芮尔正要过去,一旁的安吉拉竟也二话不说踩着高跟鞋就跑了过去。年轻的军人瞪大了眼睛,立刻迈开大步,赶在安吉拉之前擒住了那名男性紧接着一撇让他丢下了武器。

“他还是个孩子!”法芮尔用阿拉伯语喝道,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那男人见面前穿着埃及军装的高壮军人,一下没了势气:“是那崽子来偷东西的,我们也是小本生意不容易啊。”法芮尔听此,帮孩子付了钱后示意这个男人离开,然后给孩子解释她们并没有恶意。

一旁倒下的男孩显得不知所措,从未见过的白人女性就在自己身边,这让他惊异得忘记了逃跑。

“法芮尔,他在说什么,能不能帮我翻译一下?”在患者情绪稳定前,医生不敢贸然开始检查。

“我们有个只六岁的孩子发烧了,再不吃点东西会撑不下去的。”

“别怕,我是医生,我可以帮你们。来,先把腿给我看看。”当法芮尔将自己的话传达过去后,少年一下露出了笑容,并马上乖乖地让医生撩开裤子。

还好是轻伤,安吉拉一边做起简单的擦拭一边说道:“暴力是一种以伤害他人为代价的方法,它永远都是错误的。只是或许是某些时候最恰当的方式。”

处理完后,安吉拉用她湛蓝的眸子认真地看着那个少年,叮嘱道:“不能因为目的的正义,就连手段也自视合法化。”

医生轻拍孩子身上的灰尘,小心地将他扶起:“来,带我们去看看那个发烧的孩子吧。我们给你们买吃的。”

法芮尔也帮着把他扶起来,继续翻译孩子说的话:“他说谢谢你,姐姐。”

安吉拉戏谑地说道:“不用第一人称了吗?”

法芮尔脸一下红了起来,连忙侧过身去。

看见这严肃的军官还能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安吉拉不禁笑出了声,而这让法芮尔的脸更红了。

两人跟着少年来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这里聚集着五个孩子,而少年是年龄最大的那一个,齐格勒博士给发烧的孩子配好药,并让老大叮嘱其按时吃药。据解释,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都是流落在这附近的孤儿。他们并不知道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经考虑。两人决定把他们全部接引到当地靠谱的福利院,并垫付了一定的生活费。在折腾完这一切后,时间已接近正午,两人只好先吃午饭。

“我真是没想到,安吉拉你当时会直接冲过去。”法芮尔带着钦佩的语气说。

安吉拉自豪地抱起双臂:“姐姐我可是守望先锋的战地医生。”可是那种骄傲只是昙花一现,安吉拉吃了一口饭,又变回了平常的语气:“很多时候只要这一瞬,有些事就可以不用发生了。”

听到这里,法芮尔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过我知道法芮尔可以保护好我呀?”安吉拉狡黠地向面前人抛了个媚眼。

可这并没能把法芮尔从突然陷进的低气压中拉出来,只听见她小声地说道:“可是,我并非一定能保护你的安全……”

这样的法芮尔就不够可爱了,安吉拉想着微微蹙起眉头,望着她嘟着嘴。

 

在吉萨城市幽深的街角末有一个废弃的地铁,在那幽深漫长的隧道里,住着一位与拉神意志相连的黑魔法师,他给人烙下的印记永生无法消除。若你伸张正义,拉神将借此给予你庇护;若你贯彻邪恶,它将吸走你的精血,让你失去活下去的资格。

法芮尔仍能记起小时候母亲给自己讲的乱七八糟的鬼故事,但是这并没有阻挡当时还是小孩的自己和妈妈一起踏入纹身店。午饭过后,她与安吉拉一起走向弃修多年的地铁站,地面清洁没有垃圾,显然有定期被老板清理,但角落似乎是故意留下的蜘蛛网与这里陈旧的气味显赫地表明着这里的年代久远。

店铺内是和废旧地铁一样的墨绿色调,墙壁上挂着各种成品纹身的照片。安吉拉望着这四周的光景评价道:“看来这里的店主品位很独特啊,想必是一位清闲的富人。”

“欢迎来到冥界与现实的交接点我的客人们!哦,这位白皙的女性可真是美丽。”身着巫师装扮的店主忽然从一侧闪出。然而安吉拉并没有听懂眼前噼里啪啦说着阿拉伯语的人在讲些什么,只是大概能猜到是迎客的套话。

“竟然是法芮尔?真是稀客啊稀客。我想冥神一定让您母亲的灵魂得到了最好的安息。”

法芮尔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嗯,好久不见了大叔。我想我来这里的目的就不用解释了吧。”

法芮尔坐在靠椅上,拿着老板递来的几本图册。安吉拉凑在军人的肩膀旁,欣赏着那些美丽的纹身作画,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里。

法芮尔果断地选择了荷鲁斯之眼交给老板,并选择纹在右眼下。老板立刻就开始动工,安吉拉在旁边仔细地看着,只见那个大叔就像操纵手术刀一样,精细地在法芮尔的皮肤上划着。

脸部的肌肤很是敏感,法芮尔感到了刀切的刺痛。怕说话影响大叔的工作,法芮尔全程不动,只是平静地闭上了眼睛,连眉头都不去皱一下。仪器在眼角下刮着,针刺入皮肤,注入黑色的颜料,顿时又让人感到奇痒难忍,但这一切相比从军时遭受的伤口来说完全不值一提。安吉拉看着军人全程只有下巴略微抖了一抖,不一会儿,纹身过程就结束了。

“哦法芮尔,你可真是冷静到僵硬了!我还从未见过谁纹身的时候这么像木头!”

老板为法芮尔的纹身贴上保鲜膜,并递给了她纹身的修复膏,嘱咐了几句后,法芮尔便结账准备离开。而此时老板欲接近一旁的安吉拉,用蹩脚的英语好奇地问道:“这位白人女士要不要纹一些什么啊?”

法芮尔本能般快速伸手护住安吉拉,阻挡老板的接近,并用严肃的语气说了些什么。

不过因为那过于奇怪的口音,安吉拉只隐约捕捉到了几个单词,接着就跟着法芮尔一起离开了这个废弃的地铁站。

 

在阳光下,安吉拉仔细地观察刚纹好的纹身,两人的距离近到侧头就可以碰到鼻梁。这个荷鲁斯之眼与安娜的形式不太一样,而且安娜的在左边,法芮尔纹在了右边。法芮尔纹身周围的皮肤还在发红,安吉拉疼惜地摸着法芮尔的右脸。

“还疼吗?”安吉拉的呼吸喷洒在法芮尔的脸上。

“不…不怎么疼了。”为了拉开这个令人心跳加速的距离,体贴的军官从背包里抽出太阳伞,将安吉拉包裹在在阴影中。

安吉拉为面前人的体贴感到开心,作为奖励似的摸了摸法芮尔的头。

“那么请问我的大保镖,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想做吗?”

法芮尔保持沉默低头与眼前人对视,似乎又变成了木头。但过了一会儿,法芮尔深吸一口气,然后认真地说道:“安吉拉想做的事就是我想做的事。”

太阳伞下的安吉拉听着一笑,手指抵着下巴做出思考的模样,最后对法芮尔说道:“我想现在就让你陪我去开罗玩,毕竟难得的假期。”

法芮尔发自内心地一笑,迈开了步子:“那我们走吧,作为旅游来讲时间可不早了。”

烈日照常升起,法芮尔细心地用伞完全罩住身边的医生,力所能及地减少紫外线对她的侵扰。安吉拉如天使般神圣,只要看着就能让法芮尔的心灵感到安宁。法芮尔不忍心看到她洁白的皮肤有任何多余的纹样。

“她只要保持自己的样子就是最美的了。”法芮尔以此拒绝了纹身店老板。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