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Deklination Canon-4

年轻的鸡儿年少气盛的壁咚 情商差的遗憾,现在的小鸡是没法被博士接受的,再变得帅气一点吧!

暧昧的糖总是要还的

---------------------------------------

齐格勒博士同样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轻松的假期了。学习研究,工作。病人,没有一个不是在休息日也困扰着她的话题。不过这也是自己心甘情愿,她的努力可以确切地得到回应。治好一个病人,突破一种技术,挽救生命,这是她从小的理想,也一直在给予她满足,她热爱她的事业。

但从中解放出来,换一种方式放松也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在法芮尔身边,即使在陌生的国家也很有安全感,可以感到非常舒适,她总是尽力顺着自己的心意,让安吉拉自己都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与她的拥抱很让人暖心,也是因此,安吉拉在后来的假期中也坚持两人睡一间房。和以前谈过的对象约会时相比,无需考虑对方话中话的感觉真是要舒畅太多。在经历了好几场失败的感情体验后,医生觉得自己似乎真的适合嫁给事业。

医生感到自己的头有些晕眩,仔细回忆,她今天晚上和法芮尔去酒吧待了一段时间。医生感到路途十分颠簸,自己的脚似乎并没有接触到地面,于是开始挣扎起来。胡乱伸出手,似乎抓住了一个短短的扫把,然后就开始像操纵摇杆那样来回扯动控制自己前进。

然而那是法芮尔的小马尾,幸好喝醉的博士力气不算大。此时的法芮尔正在将博士背到宾馆的房间,看来这将变得更加艰辛。军人自己也喝了不少,不过还算能勉强带着身上的人回去。一阵摇摇晃晃后终于到了门口,法芮尔刷开卡,扶起安吉拉,进门后,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法芮尔是趴在床上的,忽然觉得自己背上多了重量,而且还在不断向身上面爬,她甚至能感到两处柔软正贴在自己的背部摩擦。

“安吉拉……”法芮尔用酒后变软的声音喊道。

猛然间,法芮尔感到自己脖子被亲了一口,这几乎让她快弹起来。本来喝多酒就很红的脸已经不能更红了。“安吉拉!!!”

法芮尔承认在这次旅行中她想过很多次……但她仍旧坚持在找到机会表白成功后再做。在此之前,她要保持一个正经绅士的样子。具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为什么喜欢?都不太清楚,也不太想弄得很明白。更多的是遵循着内心的感觉,法芮尔坚信本能的意识是不会出问题的。

医生被法芮尔的大喊惊醒,自己“咚”得一声从她背上摔到床面。法芮尔皱起了眉,安吉拉认为这似乎是在给自己一个警告。

“对不起……”安吉拉低头道歉,此时她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迄今的所作所为,意识到自己在做多过分的事,安吉拉再次道了歉。

而法芮尔这时却以为是安吉拉误会了,连忙否认道:“不不,安吉拉,我不是不喜欢你这样,只是现在还不……”

没等听法芮尔说完话,安吉拉倒头埋进了枕头里,不再理睬她。

法芮尔给安吉拉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了下去,心想这下糟了,可能已经惹对方生气了。接着,便开始在心里盘算怎么讨安吉拉开心,去哪里适合表白。喜欢就应该大方说出来,这一周多来自己已经怂得够久了。

然而这之后每一次打算开口时,法芮尔准备的话还卡在喉咙里,安吉拉便找到了其他好玩的东西转移话题。之后想想,这很明显是在回避自己。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的吧,安吉拉甚至连说的话都变少了。自己的假期快要到头了,法芮尔明白这趟旅途即将结束,再不说最近可就没有合适的机会了。

 

可是她并没料到会结束得如此突兀——那是一张紧急守望先锋召集令。天还没亮,法芮尔就连忙陪着安吉拉赶去机场。眼看着安吉拉马上就要登机了,木头军人才急忙抓住她的手。

“法芮尔?”安吉拉被法芮尔拉到没人的墙角,可没想到下一秒就被按在了墙上,背部瞬间冷却刺激了她的神经,紧接着嘴唇感到了柔软的触感。安吉拉甚至能感到对方唇部的颤抖,这一乱来的动作想必是耗尽了对方所有的勇气。而也就在这一瞬间,安吉拉确定了自己确实犯了巨大的错误。

极近的距离,残留在医生身上消毒水的味道被全数吸入鼻腔,法芮尔的紧张程度可想而知,但为了确实地表现出自己的坚定,她用力把安吉拉完全怀抱住,火热的一吻让臂中的女人近乎动弹不得,趁着换气的间隙,立刻说出了我喜欢你。可近乎同时,安吉拉连忙把法芮尔推开。

“不,不要再这样了,抱歉…真的对不起。”法芮尔看着眼前人抓扯着自己金色的头发,显得十分难受,“我不应该这样对你的,法芮尔……都是我的错。”

法芮尔愣住了,她一时并不能反映过来安吉拉究竟在说什么:“不,怎么会?……”

正在法芮尔诧异对方明明挺喜欢自己的时候,安吉拉拖起行李,拍开了还在自己肩上棕色的手臂:“已经没时间了。法芮尔,回到你该回的地方吧,一定要好好过,你母亲会看着你的。”

法芮尔在一瞬间看见了安吉拉眼角的泪水。还没等嘴唇上的触感完全消失,人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视线。

“她到底在说什么?”法芮尔小跑几步过去,看着舱门关上。法芮尔是彻底懵了,感到内心空荡荡的,傻站在原地看着飞机起飞,飞到自己无法触及的天空,一直飞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

法芮尔此时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纹身,结痂已经差不多掉完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情况怎么看都是被拒绝了吧。法芮尔独自一人躺在曾两人共享的床上,似乎还并没有接受安吉拉已经走了的事实。法芮尔心里实在很堵,她思考了很久,却也不能想通安吉拉为什么要那样说,也许自己也可以直接去问一问安吉拉的想法,毕竟和她怎么看也不像是话都不能说的地步。但是法芮尔迟迟不愿意或者说不敢自己先去联系对方。结果直到法芮尔归队,也没有短信,没有电话,没有任何联系。

不久之后,守望先锋瑞士总部爆炸的消息传遍整个国际社会。听见这个消息,法芮尔才慌张地打了电话过去。可是,果然晚了。号码并不存在。法芮尔顾不上其他的事,当天搜遍了所有关于守望先锋最近的新闻,可是,任何关于总部成员去向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大多数报社都由其中的特工尸体推测内部人员遭到团灭。

法芮尔此时又回想起安吉拉临走前说的话,她难道那时已经知道会这样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回去?种种疑惑犹如荆棘盘绕在她的心里,这让她自己感到心绞痛,她感到无力,而又出离的愤怒。

自己的世界在自己混沌的时候就已完全变了样,她没有能力,她什么都做不到,她感觉被世界抛弃了。没有了战友,没有了家人,甚至没有了梦想和爱,她在不经意间似乎失去了全部的信仰,问题是这一切都非因自己而起,自然,也无法因自己而有所改变。法芮尔甚至不敢哭泣,她怕哭泣会想起以前曾拥有过的温柔。法芮尔感到没有什么比此时此刻的心痛更加难过。

可是,法芮尔这次没有再选择请假。也就是在这时候,法芮尔迷上了训练,她两倍甚至三倍的加大自己的训练量,这种自我折磨可以让她暂时地忘却那些噩耗。她新带的士兵发现自己有如此疯狂的长官,或惊讶或敬佩。在之后,法芮尔的话越来越少,若再有不听招呼的士兵,她也可以做到直接将对方打翻。底下人甚至将其称为魔鬼,但并不意味着法芮尔虐待士兵。相反,秉承着唯一还留在自己心中的正义,她公正残酷而又用心地训练每一位士兵。他们都变得很强,很明白如何在战场上保护自己。在逐步得到认同后,艾玛莉的部队不断立下战功,在埃及的军队里打出了显赫的名气。

可齐格勒博士并没有那么幸运,在法芮尔的人生向高潮进取时,安吉拉却要面对最低谷的一段时间。医生被重召回守望先锋时,暗影守望和本部的内战已经明确开始,这是安吉拉绝对未能预料到的。

而未能等找到合适的时间脱离这个混乱的群体,守望先锋的瑞士总部竟遭到了袭击。安吉拉不得不用未完成的技术救回莱耶斯,却不曾想眼前的尸体开始不断地重构又分解。眼前的物体开始变成黑紫色的雾气,它发出甚至不属于人类的嘶吼,在房间内疯狂游走撞击,失去了理智的生物找寻不到出口。

安吉拉想起法芮尔曾说战友变成了尸体是种地狱,现在她认为她错了,与被自己造出来的半死不活的怪物共处一室才真的是一种地狱。恐惧感不断上涌,安吉拉甚至感到自己快吐出来。

“对不起……”安吉拉不断地道歉,可这不能减弱对方哪怕一丝的愤怒。

安吉拉可以想象在生死之间徘徊的莱耶斯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折磨,可她现在已经无能为力。眼前的危险物对自己暴露出强大的怨恨与杀意,当雾气生物正在努力凝聚大脑时,安吉拉拼命地逃跑,待在自己国家内部已经太过危险,为了不被找到,她毁掉了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她也养成了随身带枪的习惯,甚至真正地亲手杀了人。安吉拉觉得自己与过去相比已经完全崩塌了,可是她仍遍体鳞伤地坚持着自己最初的理想,凭借着高超的医术游走在战争的最前线救死扶伤。

 

某夜,齐格勒博士紧握守手里的枪,待在自己布满陷阱的暂住房间内,近日接连传来的守望先锋零散特工被杀事件已经几乎让她精神崩溃,她不清楚自己会不会就是下一个。这种日子究竟要持续多久?没人会知道,医生在床上不安地辗转反侧。

安吉拉思念起和法芮尔共同度过的日子,没什么事情要自己操心,每天都是轻松而自由的生活。可是,这是她不配拥有的,拿去世的同事的女儿当做自己不快心情的排解,自顾自地沉浸于别人对自己的好,就算察觉到了对方的爱慕却也故意不去考虑这个问题,最后引来了应有的结果,怎么会这么过分?这让安吉拉自己都无法原谅。

可是,她那时真是受够了,真的不想再思考这些琐碎的问题,明明只想好好放松大脑。矛盾的心情冲击着安吉拉,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下,又是孤身一人了。她也许应该早点意识到,从父母在战争中死亡的那一天起,这世界就再也没有容许她肆意撒娇的地方。

这种夜晚的冷寂最易吞噬人心。安吉拉用被窝紧紧裹住自己,企图驱走心中的寒意。可是这是徒劳的,不过是让内心更加紧绷和难受。此时的她同样也只是欠缺一个拥抱。

夜晚终将过去,还有无数的伤员在等着她。不过是再次回到以前的生活,安吉拉并不害怕。可自己也没想到,这种漂泊竟然会持续五年。最近一年多来,死神似乎固定在黑爪行动,对特工的追捕也没有以前那么疯狂,自己逐渐地可以出现在公众眼里。

近日,曾在英国被驱逐的归零者残余逃亡到埃及,听说阿努比斯智能中枢被成功镇压后,对其虎视眈眈,企图再一次引发动乱。智械逐步向那里聚集,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等着她。安吉拉扎好自己的马尾,踏上前往埃及的旅途。

评论(4)

热度(52)

  1. 最爱小鹰法芮尔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桦树下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