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Deklination Canon-6

维护正义的法老之鹰绝不手软 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撩齐格勒博士,想她

天使目前暂居海力士公司,不是很忙时会去协助附近的医院 OOC可能

---------------------------------

法芮尔很长的时间以为安吉拉齐格勒博士已经死了,然而今年她却在电视上突然出现,这件事可真是让她喜出望外,以前的那些疙瘩瞬间变得不值一提——哦不,这么说有点夸张。不过想来,法芮尔觉得自己是一直被当成了妹妹,加上对安吉拉的了解仅仅在表面——这样的自己又怎么会被喜欢呢?现在回忆起以前那乱七八糟的表白,真是羞耻万分。自从觉得想通后,法芮尔便逐渐放下了这件事认真投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可法芮尔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在齐格勒博士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后,她的身影就已经占据了自己的脑海。

譬如说现在,法芮尔在巡逻结束后不自觉地走进了安吉拉目前帮忙的那家医院里。因为伤口的原因,艾玛莉上尉只是穿着海力士的普通工作服。可即便穿着法老之鹰的盔甲走进去,里面的人想必也不会在意——医院里有十人左右正聚集在一个医务室面前找茬,有随时都会冲进去的架势。

上尉敏锐的鹰眼捕捉到其中一些人藏在衣服里若隐若现的小刀,毫不犹豫地快步走了过去。她迅速地夺过了其中一人的刀子,另一只手亮出自己的海力士证件,以冰冷的语气说道:“海力士安保公司,还请你们不要聚众影响医院的工作。”不过说到底,这都是形式上的话语罢了,准备好武器的人自然不会几句劝就听话离开。

其中的领头人不爽地开口骂道:“你来管什么闲事?告诉你,这家垃圾医院就是在杀人!说什么用最先进的技术,我老母亲反倒一下就死了,连遗言都没有听到!我们现在就要让他们偿命!”“偿命!!”

在国家本已足够混乱的当前,还有这么群惹是生非的人。安保官气得咬牙,狠狠地盯着面前几人随着怒吼拔出刀子一拥而上,艾玛莉上尉游刃有余地挡下了他们的进攻,怕自己不小心下狠手,把缴械过来的小刀丢到了远处。

“不会有喜欢看着自己的病人痛苦的医生的!”上尉咬牙怒视着扑来的人,几发打出自己内心愤怒的重拳砸在了面前人的身上,数记毫不留情顶向胸腔的膝撞让闹事者动弹不得,他们的武器一下从手中脱落,在地面上摔出“叮叮”的声音。

安保官整个身子突然一顿,感到背部撕裂的疼痛,大概是动作过猛扯开了伤口。不过她若无其事般将地上的刀具整理起来丢到了垃圾箱里,接着投向剩余人凌厉的目光,手持钝器还没动起来的人被眼前怒火冲天的猎鹰吓得待在原地。

“还不快滚!?”安保官握紧拳头做出凶恶的模样,仿佛可以把对面全部打翻。

法芮尔一声厉喝,面前人纷纷吓得丢掉了武器,背起或扶着倒地的人拔腿就跑。目视闹事人全部离开后,法芮尔才终于松了口气,毕竟才受了伤,人数差异摆在那,真打起来还是会很艰辛吧。

 

此时医院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运转模样,医生们开始从紧闭的办公室里走出,病人们重新在各个窗口来回奔走,法芮尔的眼睛不自觉地开始捕捉某位医生的身影。此时安保官身后的医务室同样打开了门,听到了护士医生对自己感激的声音。

眼见闹事者全被赶走了,齐格勒博士悄悄把自己的防身手枪又放了回去,最后一个从门里走出来呼唤那位医院的英雄。

“法……艾玛莉上尉,多谢你刚才的出手相助。”

听见熟悉的声音,安保官立刻转过身来,她温柔的声音就像暖流流经了身体般令人舒适,不过安保官并没有将这种欣喜表露在脸上。

“过奖了博士,保护无辜的人民本来就是我的责任。”

“我可没有表扬你的乱来,上尉。你可不是超级士兵。”法芮尔感到自己被印堂发黑的医生盯着,心里一抖,这和弄坏猛禽机甲后被机甲师追着骂的眼神如出一辙。

法芮尔收回刚才的比喻,现在的博士严厉得可怕,言语中散发出一种不可反抗的压迫感。

“跟我过来。”安保官像跟着饲养员跑的小鸡儿那样乖乖地跟着齐格勒医生走到了病床。

齐格勒医生吩咐完护士对其余患者的照顾后,叫安保官坐在病床上。

“我刚才就看见你动作不太对,背肯定裂开了吧?快把衣服脱下来。”医生站在安保官的背后说道。

听见医生的语气没有刚才吓人,法芮尔这才松了口气,立刻开始脱自己上半身的衣物,怕动作扯到背,博士也一起帮忙。

“啧。”映入眼帘的便是被鲜血染红的绷带,这让医生不由得皱了眉。

“你们海力士真该改进一些医学技术了。”按照这个上半个世纪的医疗手段,法芮尔照理应该要在医院躺上半个月……然而这个逞强的军官在干什么?还在到处传递自己的正义。安吉拉内心有点生气,又有些心疼。

法芮尔感到自己背部的伤口逐渐暴露在空气中,伤口被清洗后,有一股熟悉的暖意在背部游走。这种感觉令人印象深刻,法芮尔立刻反应过来是当初刚救到博士时她手中的医疗棒治疗自己的感觉。回头一看果然如此,是那和她一样温柔的黄光,只不过是从房间里的仪器发送出来的。

“这就是纳米医疗技术吧?我之前在电视上看见过,还真是厉害。”

“还能起死回生呢,只不过现在还并非适用于每个人身上。刚才的老太太就没能救回来。”医生像在茶余饭后闲谈那样平静地说着刚才的事情。

“这不是你的错,别往心里去,博士。”

“我也没有这样说。”

在光束的治疗下,背部的伤口快速地愈合了,齐格勒博士最后只用在缝合处贴一个胶带就了事,接着又将安保官头部受伤的地方也一并治疗。

成为法老之鹰后的法芮尔舍弃了从军时的马尾辫,现如今有一头光滑亮丽的齐肩短发,显得精干而有神。

“你剪头发了呢,是为了方便戴猛禽的头盔吧。”安吉拉随口提及。

“而你却把头发扎起来了呢。”发型的改变总是鲜明地提醒着人们时间的流逝,像是在感叹五年的时间如此之快,法芮尔露出了无可奈何的微笑。而这也是安吉拉再次见到她后第一次看到的由衷的笑容。勾起嘴角时的皱纹多了一点点,似乎体现出了法老之鹰这期间所经历的风霜。

“好了,这下你的身体就可以和平常一样活动了。一定要小心别受伤听见了吗?”

“嗯,谢谢你,医生。”法芮尔将右手置于左胸,上半身微微前倾,向医生郑重地表示感激。

安吉拉被对方一板一眼的礼貌搞得有些无奈,只是摇了摇头:“就像你救了我一样,这是我的职责,也是你应该得到的。”

“埃及有你的到来真是一种幸运,博士。再见。”伴随着一阵客套话,安保官起步离开医务室。此时法芮尔听见安吉拉被护士呼唤的声音:“齐格勒博士——!这位病人……”

然后是博士温柔的声音:“调整呼吸,来看着我,你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别担心……”

法芮尔径直向出口走去,真到门口的时候,却又驻足一边回顾安吉拉所在的医务室,医院的嘈杂声此时似乎都被法芮尔过滤掉了。法芮尔仔细回忆着安吉拉对待病人时的温柔的样子,想起自己最初被拒绝时以前思考过的问题。

谁会不喜欢呢?事实上博士确实有许多这样的追求者。

那自己和那些人有什么区别?又为什么非得……喜欢自己呢?

 

或许是白天的胡思乱想导致了这天晚上的法芮尔并没有睡好。她梦到安吉拉被带走了,而她自己却受伤只能躺在病床上。在梦中的不甘和执念甚至传到了现实让她醒来。安保官一睁开眼睛,甚至还没有开灯,立马脱掉了自己的睡衣,抓起一旁的内衣和队服穿在自己身上。而这时安保官感到有些不对,此时外面也太暗了,几乎没有任何光从窗帘外透进来。法芮尔抓起一旁的电子表打开夜光模式——3:23

自己才睡了两个小时左右,醒得太早了。一边脱掉衣服重新床上睡衣,一边理清思绪,法芮尔反应过来她刚才应该是做了个梦,可是她却回忆不清梦的内容了,“我是要去……救谁来着?”

法芮尔感到自己头脑两侧的神经像是受到了剧烈拉扯那样疼痛,连着泪腺,让人有种想哭出来的冲动。鸦雀无声的寂静夜晚,过于凝重的夜色让大脑也变得极其沉重。法芮尔又感到自己情绪的崩坏了,夜晚总是让人很脆弱。

不应该这样的,若在猛禽小队绝不会感到如此难受。她可是法老之鹰,是火箭女王。可是现在的她……是谁?是当年稚气未脱的孩童,还是在军中无能为力的女兵?法芮尔将手背贴在额头上,心里越发陷入一片混沌。不能再浪费宝贵的休息时间了,白天的工作还那么漫长。想到此,法芮尔一股脑地把自己埋在枕头里。而这时,她却看见了微弱的一闪一闪的绿光。

顺着光源看去,那是自己手机的新消息提示。本以为又是哪里的骚扰短信,打开一看发送人却是:安吉拉·齐格勒!

[今天我们的工作都结束后去一下靶场吧,穿好你的猛禽。关于上次的飞行方法,我还有些想法。] ——2:17

这真是一种伟大的力量,法芮尔此时几乎感受不到之前的压抑了,只剩下在手机光芒照射下纯粹的开心到傻笑的表情。


------------------

真是感谢各位,你们的小红心是我发文的动力【比心】

知道自己还是有很多不足,会努力做得更好的_(:з」∠)_

在圈子里吃了一年的粮总想贡献些什么,如果能用文章让观众老爷感到哪怕一点点的愉悦,那么我也会很高兴啦!

评论(3)

热度(67)

  1. 最爱小鹰法芮尔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