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Deklination Canon-8

博士智商忽然掉线【感觉一不留神写成了搞笑文

OOC可能

---------------------------------------

齐格勒博士这一周来睡得特别好,在靶场的训练结束后,每次都是倒头就睡,也是因为这样,最近的心态也比往常更加积极向上了。与法老之鹰在空中的经历使她心情愉悦,逐渐能够适应的身体让她感到努力有了回报,更重要的是,两人互相关心,彼此照应,仿佛在空中踏着圆舞曲,相随身边,形影不离,好似科幻片里的场景,而这又让齐格勒觉得十分浪漫,法芮尔对她的热心照顾不减当年,这让安吉拉莫名感到很放心。

两人一边练习着更为复杂的动作,一边进行着闲谈。

“博士,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去的那个纹身店吗?”

因为急坠急升的进行,法芮尔一句话的声音忽大忽小,安保官看着自己说着,眼神认真得像是在数被自己看着双脚的人做仰卧起坐的个数一样。

“当然,我一直觉得那个老板的刀法很厉害。”

“那你应该也还知道他的店是建在废弃地铁里的,”上尉顿了一顿,然后说道:“可是那群归零机兵就是通过地铁来到吉萨的地面……那个大叔首当其冲成为了被害者。涌进来的智械立刻对周围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包括我们以前把流浪儿童送进去的那家福利院。”

“……!”安吉拉表露出惊异,世界上无时无刻都有人离开这个世界,而生命中的过客竟也猝然死去,未绽开的花朵随即凋谢,仍然让人心头一紧。

法芮尔立刻又补充说:“不过福利院在我们的掩护下已经搬迁并与城中心的另一家合并了,里面的人并没有受伤。”

似乎沉浸在刚才的悲伤中,博士仅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那也是因为你们的拼命保护吧,可惜世界上的儿童并不是都有这么幸运。”

“世界的话就会有世界的维和组织……总之一定有人会站出来的。”

“我还以为你已经放弃守望先锋的执念了呢,上尉。”

安保官认真地摇摇头说:“不,从来都没有的事。但无论是不是守望先锋——”

只要是能伸张正义的地方,自己都想去贡献力量。

下半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耳麦一声紧急的铃音打断了。法芮尔接通了电话突然神色一变,立刻搂着博士降落,然后马上冲回休息室卸下盔甲。上尉的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她的焦急,而这种表情安吉拉只在战场上见过——可如果是紧急备战,为什么又要脱下战甲?

此时法芮尔已经换好常服,往安吉拉身后的靶场出口跑来。

“出什么事了?”安吉拉被她带得也开始焦虑起来。

“孩子有麻烦了!”

“——???”安吉拉满脸震惊,她确定她没听错安保官那浑厚的嗓音。

法芮尔与安吉拉擦肩而过,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立刻出了大门。但又在门口停顿了几秒才离开。

然后空荡荡的靶场留下了一脸懵逼的齐格勒博士。不仅如此,在听到那句话的一刹那,安吉拉感到自己心很塞。

“……她不是没有结婚吗?”一头雾水的安吉拉还没找回状态,飘飘然地顺着走到了靶场的门口。而那里,聚着几个眼熟的埃及军人鬼鬼祟祟地在议论着什么,没记错应该是艾玛莉上尉的下属。

这让安吉拉更加不解了,皱着眉头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那几位军官一惊,转头看向博士,明显做贼心虚的表情让安吉拉明白他们肯定说不出什么真话。“我们……是路过的,嗯路过。”

逗傻子呢?

安吉拉内心五味杂陈,完全没搞懂状况的她只好先收拾东西。看了看时间,才刚开始训练不到半小时。可是,没有法老之鹰也飞不起来的自己只有提前回到屋里,然后展开一段脑子中不可抑制地涌现出的感情大戏。

从这一天起,安吉拉取消了每晚在靶场的训练,而有些令她意外的是,法芮尔竟也不闻不问就直接答应了。虽然不解,但再去问又显得很是尴尬。这下子两人每天固定的见面时间就没有了,由于工作差异,连打照面的机会都很少再有。

可是越见不到,医生的内心反而越不踏实。在医务室静坐无聊,反复翻着法芮尔那次来后自己补上的病历,她的名字像是有磁力,一直吸引着医生的目光,看着看着,医生还越发觉得自己把她的名字写得很好看。不过安吉拉并不想再写第二次,能不受伤,不来医院,永远是最好的。

齐格勒博士没有拍照的习惯,虽然去过很多地方,但她可以肯定说,并没有见过比自己的国家瑞士更好看的地方。不过,仅与法芮尔共享的天空是一段自己从未接触过的光景。在飞行练习比较稳当后,安吉拉骄傲地拿出手机拍了不少照片。夜晚的埃及城,漆黑空中的星星,被光束牵着的法芮尔,法老之鹰蓝色战甲的背影……抛开那似有若无的防护功能,安吉拉不得不说承认猛禽盔甲还是很帅的。空闲时分,安吉拉经常摸出手机翻照片,然后欣赏起那几张自认为抓拍得特别好的蓝色战甲照片。不过博士当然没有打算挑选哪张设置成壁纸或者屏保什么的,那实在太害臊了,这种事只适合那种刚恋爱的少女做。

是的,安吉拉发现自己对法芮尔有一些好感。对待感情方面博士看得很清楚,不过这也是心理上正常的感性反应而已,也没有羞于承认的必要。安吉拉对最开始法老之鹰用公主抱救起自己的画面历历在目,她偶尔也回想起法芮尔穿卸盔甲的间隙时露出的健硕而性感的身体,明显的腹肌,安吉拉甚至回想起五年前她对自己那个有力的强吻。

不过这些仅仅是一种感觉,自己对很久以前的恋爱对象也曾有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加上看法芮尔现在对自己那刻意保持距离的态度,安吉拉觉得自己以前确实给了她很不好的回忆,或许她现在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再和自己有什么纠葛,而且安吉拉也没有忘记法芮尔所说的“孩子”,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去做一些多余的事。

还是算了吧……安吉拉想想自己也已经不是要去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然后悲惨收尾的恋爱的年纪了。

可是以自己对法芮尔的理解,她不应该会对这些事藏着掖着。所以她保持着严肃医生的神色,抓起来到医院的猛禽队的伤兵就问:“你知道你们队长有孩子吗?”

“啊?不不不,怎么可能!”

“没有啊!您可千万相信我们长官是清白的!”

“这误会可大了!谁告诉您的?看我去揍他。”

得到了一批人特别惊讶的反应,去搜了下资料,法芮尔确实没有结婚,而且绝对没有什么私生子之类的,什么都没有,确实和她的队员所说一样——干干净净,清白到和她的肤色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过了一段时间,安吉拉仍然放不下这件事,决定还是亲自去问问她。也算是给自己这个多余的感情一个交代,以免老是影响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出人意料的是,法芮尔并没有接电话——明明是对自己各种消息都秒回的人?或许真改变心思了吧,因为那个“孩子”。

可齐格勒博士的内心是坚定的,既然下定决心,就一定要问出个答案。她打算直接去海力士公司找她。不过,猛禽小队的办公室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路过的职工见博士在空空的办公室呆站着,遂过来查看。

“请问艾玛莉上尉可曾提到过‘孩子’?”

“上尉之前是去了一次福利院。”路过的职工回答。

天啊,自己到底在纠结个什么问题纠结了这么久,博士恍然大悟。

 

询问到了地点,安吉拉决定去看看那几个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孩子现在的样子。在海力士协助后自己很少再单独行动,安吉拉一个人来到福利院时有一些小紧张,但更多的是一种新奇感。

现在她已经走到了门前,工作人员应该已经通知了那群孩子自己的到来。安吉拉做了个深呼吸,扭开了门锁。

“热烈欢迎天使姐姐——!!!”六个孩子用英文齐声呼应,这其中还混杂着哨声和掌声一片片五彩纸屑洒在了安吉拉金色的发丝上。明明他们认不认识自己都不确定,这还真是热情得把博士吓到了。

走进门一看,这原本只是个四人宿舍,但棱角通过连线挂满了彩花与气球,仿佛是在进行什么活动,孩子们手里还拿着那种制造气氛的拍手,有两个嘴里含着口哨。安吉拉一眼看见的是那个站在后面的最高的青年,她确定这就是当年那个为同伴抢食物并和老板战斗的小勇士,现在已经快和法芮尔一样高了,计算一下,今年大概刚成年。

这六人中有四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用流利的英语为安吉拉介绍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年龄,但每个人还努力地说明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喜欢吃的东西,以及……最喜欢法芮尔的哪个方面。

“姐姐叫我名字和摸我头的时候最温柔了,我最喜欢!”

 “我觉得上尉成为法老之鹰的时候最帅了,天使姐姐肯定看过新闻吧!”

“不,我觉得大姐穿迷彩服军装的样子才是最帅的!大哥根本比不上!”

 “你说啥!”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根本停不下来。安吉拉从他们的神情中看见了精神活力,他们的生活一定很幸福,这也一定法芮对他们特别尽心的成果。

“你们不要再吵啦——!”没等安吉拉说话,还未脱离稚气的最小的女孩子一声大吼,全场安静下来。

这些孩子真的很欢迎安吉拉,而且一点也不怕生,仿佛自己是他们的老朋友。在之后的聊天里提到,这个场景的布置是为了给即将参军的大哥加油打气做的,还没有来得及拆掉,听说博士的到来,就再次用上了。

还以为是给自己准备的安吉拉内心有那么一丢丢的失落。

小家伙们说,自从他们在福利院生活起,法芮尔一直在给他们提供生活费和学费,每半年至少会来看他们一次。可这个月明明是该她回来的时候,却总是推来推去就是没空过来,大哥参军还等着她签字批准呢,可着急了!

要说法芮尔在干嘛的话,安吉拉内心倒是很清楚。

这时,孩子们语气一转,似乎在提醒自己他们说到了重头戏。

“于是我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就说我要跳楼了,把电话打给大姐,果然十多分钟就回来了!”孩子们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

“你们这样会挨揍吧?”安吉拉露出一种的微笑说道。

老大挠着头回答:“可被骂惨了,明明我是反对这样做的,结果大姐还就冲着我骂。让我们再也不准这样了”

我也很想骂你们呢。

安吉拉没有说出心里话,仍旧保持着微笑。

“齐格勒博士真的好漂亮啊。”这时候话题忽然又转到了自己身上,真不愧是孩子的跳跃思维。

“不过……你们为什么对我很熟呢?我可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安吉拉质疑道。

其中一个孩子迅速地接了话茬:“因为大姐每次回来都会提到你诶!还把照片给我们看,当然熟了。”

另一个孩子紧接着应道:“没错没错,博士上电视的时候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还给我们放了五六遍,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那是她以为天使姐姐早就去天堂享乐了啊!这都不懂!”

………………

孩子们再次噼里啪啦地说起来,场面又一片混乱了,但自己好像都听到了一些某人不得了的内心想法。

“我给大姐说,既然你一直喜欢天使姐姐,她又到你们公司来了,为什么不带给我们看看呢。可大姐每次都不理我。”

“对对对,还说什么和我们一样大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了,一点表示都没有!”

“我说你们说得太多了啦……!”稍微大点的孩子此时已经停下八卦,在捂住小朋友的嘴。

此时的安吉拉只能勉强挤出微笑,连笑容都无法好好保持了,僵硬着脸不知该摆出怎样的表情。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法芮尔应该对这些孩子说了很多真心话。

此时六个孩子统一好了后,一起对她说道:“没想到齐格勒博士会一个人亲自来看我们,真的很感谢您,以及您以前对我们的照顾。”

孩子们真的是非常热情,和埃及的天气一样感觉快把自己烤化了:“不不,不用这么客气,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以后也会来帮你们的。”

其中一个孩子感叹道:“法芮尔姐姐真是太可惜了,连续错过了这么多好事情,给大哥的壮行会不来,这次连天使姐姐的接待也错过了。”

说起来,最近确实不见法芮尔的身影,安吉拉问道:“那你们知道艾玛莉上尉去哪里了吗?”

孩子们的大哥回答说:“阿努比斯设施附近似乎查到了智械的动向,大姐当天回来给我签了字就立刻走了,我想她现在一定在前线。”

安吉拉的内心此时有一些不安,小声自言自语道:“可她怎么什么都没有给我说……?”

想着,安吉拉似乎也有些急了,失去了作为医者应有的冷静,她迅疾转身出了门。

“我去带法芮尔一起回来见你们!”

-------------------

晚上就出成绩了,内心忐忑_(:з」∠)_这几天比较忙大概都不会更文了吧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