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光影】In Hynix for you-1

原作背景:OW再集结 末日铁拳越狱后

配对:双飞组 光影组【双飞已经确认关系 光影刚开始】

提醒:鸡光只是工作关系 工作关系 关系 系

OOC可能 其实可以算上个长篇文的后续故事

-----------------------------------

安吉拉已经快一个季度没有见到法芮尔了。当然,如果光是这样安吉拉还不会那么愁苦,以前两人无论出差多久都会保持固定的视频通话联系。可唯独这次很奇怪,几乎全是安吉拉主动过去问候,而且无论对方有没有空,只会通话几秒钟的时间,语气大多也不够自然。也不是说怀疑,只是这让安吉拉总有些不安。

“哦齐格勒博士,你这是有些不高兴?”在守望先锋基地里四处游走的莉娜见安吉拉在一旁发神,特来搭话。

“哦,不是……我想我大概是昨天没有睡好吧。”安吉拉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回应道。

自己和法芮尔的关系并没有在众人面前公开,尤其在安娜回来之后,法芮尔更是没有想好怎么开口。安吉拉自己倒是无所谓,但她决定等到对方哪天做好心理准备,因此在这种情况,安吉拉还是不打算说出口。

要等到多久呢?

安吉拉也不知道自己问的究竟是法芮尔多久回来,还是多久公开关系。

 

自从末日铁拳从海力士公司逃出后,公司已经乱了套。法芮尔当时就立刻赶了回来控制场面。国际舆论都谈到公司内部的奸细,可法芮尔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相关线索,而公司内部成员死亡的事件接连发生,法芮尔的回家之旅似乎遥遥无期。听说黑爪里有超高级的黑客,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越狱的混乱状况,公司请来了费斯卡集团的得意门生。

秩序之光——塞特娅·法斯瓦尼。听说她在印度创造的乌托邦城市堪比天堂。

在海力士公司的协助下,她将公司里特别是监狱处装上了密集的哨戒炮,先不论大量的哨戒炮本身就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一旦有非工作人员出入必定会触发警报,紧接着武装部队就会赶来进行强力镇压。最重要的是,这种哨戒炮由神秘的光子技术建成,并不和普通的摄像头一样,它并不会通过黑客入侵而失效。

塞特娅如她的称号一样,可以给所经之处带来秩序的守护,这正是海力士公司所需要的。

法芮尔此时正陪着这位贵客检查公司里哨戒炮的状况……话是怎么说,但实际上就是看着她把哨戒炮一个个摆正,和墙棱平行,或者和墙壁上的装饰线条构成一条直线。然而,光是摆好还不行,每个哨戒炮的“眼睛”还一定要整齐地朝向房门。

当然,法芮尔不得不承认这样一番调试下来,看起来确实赏心悦目。

此时她已经和秩序之光在公司里转了快半个小时,这期间这位从印度来的女性竟一句话也不曾说起。若不是刚来时她进行过自我介绍,法芮尔甚至怀疑她会不会说话。不过这样也好,法芮尔也并不擅长那种官气十足的对话,感觉这位随时紧锁眉头的思考者也很难聊得起来。

而一阵面前突如其来的印度口音让法芮尔内心一震:“艾玛莉上尉,你们的国家一直是这样的吗?”

塞特娅正透过大楼的透明玻璃看着闹市熙熙攘攘的人群。

“嗯,是的,从古至今,大家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法芮尔点头回答,微笑中饱含着对国家的骄傲与爱。

两人走着,塞特娅继续说道:“如果让费斯卡集团来协助,我们可以让你们过上更秩序和便利的生活。”

秩序放在首位吗……还真是费斯卡集团的风范。法芮尔听闻过费斯卡控制里约却最终被起义赶出去的事件。这位女士还真是连思想也得到了费斯卡的真传。

法老之鹰干练地说出了内心所想:“我想你这样不对,法斯瓦尼建筑师。人民最能接受的还是人民集体选择的秩序和生活方式。而不是别人给予的框架乌托邦。”

塞特娅迟疑了一阵,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嗯……我也许是该反省一下自己了。”

法芮尔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冒犯的话,有些不知所措,但好在对话也就此草草结束。安吉拉要是知道了又要说自己木头了吧,法芮尔在内心深深地叹了口气。

巡察结束,送别了高贵的建筑师后,法芮尔甚至觉得身边被对方凝结的空气全都疏散开来,给以人清新与自由之感。法芮尔一屁股坐在自己办公室的转椅上,像孩子一样的转了一圈,然而就在她拿出手机的瞬间,方才轻松愉悦的心情便荡然无存。

四个安吉拉的未接电话???

法芮尔立刻打了回去,可是对方的手机却已经关机了。

发生什么了……

法芮尔觉得自己心都急得绞在了一起,正当她打算给守望先锋联系时,她的手机忽然黑屏并马上出现了一个紫色的骷髅头。

法芮尔很熟悉这个标志。海力士公司死于非命的成员生前都接受过这个头像的匿名人发来的短信,上面大多叙述的是他们死亡当天家庭或公司即将发生事件的人物地点或时间。很显然,这个匿名人知道很多,而这次对方发到了法芮尔的手机上,这预示着什么呢……

这个紫骷髅给法芮尔的短信只有短短的四个字:吉萨机场。

这是一个充满了她和安吉拉回忆的地方,可是这除了彼此应该没人知道……这个人究竟偷偷了解了自己到什么程度?对方到底想表达些什么?这难道是自己会死去的地方吗,还是说……

法芮尔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不好的事情,给这个骷髅头发了一条威慑短信,然后果断地把手机丢到地上一脚踩烂。紧接着她奔跑起来,迅疾穿上猛禽机甲飞向机场。

 

现在在工作时间,法芮尔不回自己电话非常正常。快要登机了,安吉拉无奈地关掉了手机,不断地劝导着自己不要生气。

既然法芮尔不好好和自己说话,那么就自己过去找她。与其内心纠结,不如亲自去问个清楚。向温斯顿请了假,安吉拉收拾好行李,自己前往埃及。

到达吉萨机场,安吉拉挤在人群中,拖拽着行李刚走了一会儿,便听到天空中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喷气背包的声音。她抬头一看,是那比天空更为湛蓝的猛禽机甲。

“安吉拉!你来这里做什么!”上空传来了近乎是怒吼的声音,老鹰的眼神投射出一种凶煞,这让安吉拉浑身一颤,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到来会这样不受欢迎。

可法芮尔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安吉拉没有预料到,甚至说,忽然让她哭笑不得。法老之鹰猛然向地面一个冲刺,在人群中抱起安吉拉就向无人的远处高空飞去。

“法芮尔,你干嘛?我的行李还在那。”安吉拉幻想过法芮尔很多种接机方式,也考虑过她根本不会来,可她偏偏没有想到竟然还会这样。

“那个不重要,你和我待在天上才是最安全的。”法芮尔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紧蹙眉头的守护者一瞬让安吉拉心跳加速。

法老之鹰抱着自己的天使在废弃大楼的天台上着陆。

“把你的手机给我,安吉拉。”法芮尔向自己的恋人伸出了手。

虽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法芮尔那幅认真的样子几乎让安吉拉自动抬手将手机给了她。安吉拉的手机有着和她头发一样的颜色,手机壳则是两人的翅膀。

法芮尔知道安吉拉有备份自己信息的习惯,所以接下来的动作一气呵成,毫不犹豫。她用最大的臂力将安吉拉的手机摔在地上然后用脚踩碎,确保信息卡已经完全破坏。

“法芮尔!你究竟在干什么?”三个月没见的恋人再次见面的第一反应是让自己丢掉行李然后摔掉手机?她其实还很喜欢那个手机的样子的。安吉拉长久以来不明所以的恼怒最终还是爆发了。

“抱歉。”少言寡语的法老之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对方紧紧拥在了自己怀中。虽说隔着冰冷的铠甲,双方都无法感受到彼此的温度。拥抱时,安吉拉无法看到对方的脸庞,但隐隐约约地感到法芮尔似乎很是难过。

 

“你敢动安吉拉就杀了你”

黑影再次看了看法老之鹰砸掉手机前给自己发过来的最后一条短信。她其实只是想做个好心人,告诉对方她的恋人现在的位置而已。这让黑影不禁感叹到海力士公司真是从上到下都招了一群白痴。

然而恋人重逢的好戏黑影并没能看到,虽说法老之鹰很蠢,但她还是找了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黑影在自己的监控室里盯着安吉拉的行李箱已经有五分钟了,它的主人仍然没有回来,而惊奇的是也没有人来偷,就一直放在原地。黑影自己甚至有种在帮她们盯行李的错觉。

实在不耐烦了,黑影不停地切换海力士公司的每一个监控画面,最终,她在海力士的食堂停下了按键的手指。在食堂的角落,黑影看见了那个光子建筑师。

“真是无序。”她看着食堂哄乱的人群不屑地说道。

秩序之光的吃饭方式可以说是让黑影惊呆了。她的每一勺都均匀无比地盛着每份饭菜相同的质量,动作优雅而淑女,给人一种古代贵族的感觉。到最后一勺,她的饭菜在同时被吃完一点不剩。

强迫症真是可怕。不过惊讶之余黑影也意识到看着别人一点点把饭吃完的自己也是挺无聊的。如果对方看到自己把脚翘在桌上吃方便面,是不是要被气死啊?这样想着,黑影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感觉十分有趣,黑影又多了一个关注秩序之光的理由。

秩序之光的哨戒炮确实无法被自己控制,出现了自己黑不了的东西,这仿佛是给黑影的一个挑战,她一定要找到哨戒炮的构造图并想办法黑掉它。

“我可以黑掉任何东西,以及任何人。”就像她立志成为的那样。

评论(12)

热度(63)

  1. 白桦树下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