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In Hynix for you-3

这章是双飞主篇,基本都是糖,不知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让大家感到很甜

2是光影篇,有一定的剧情联系,若有兴趣观众老爷可以走电梯

前篇:1 2

原作设定 在海力士的故事 OOC可能 文笔渣注意

-------------------------

法芮尔给安吉拉一五一十地解释了她和公司目前所处的状况,并以家里不安全为由,提议两人去海力士公司附近的酒店度过这一夜,然后……

“安吉拉,我让守望先锋的飞船明天就来接你回去。”

“你这是要赶我走?我这次来果然很不受你欢迎。”就算面对面了,法芮尔竟依旧在拒绝自己。少有的主动就被这样对待,安吉拉实在无法置若罔闻。

“不,我只是觉得你在这也不过徒增危险,还不如回到守望先锋帮助需要帮助的——”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你就是想说我是个累赘。”安吉拉意识到自己似乎气过头了,话开始说得过分起来。

“不要这样好吗?安吉拉!”法芮尔提高嗓门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

“你难道觉得我就不是一个务实的人吗?法芮尔·艾玛莉!别对我也做出一副守护者的样子!我又不是只会需要你保护的人。”

安吉拉说着气势汹汹地去门口套上大衣,一脚踏出了客房门:“你就不问问你自己内心怎么想的吗?你难道真不想我过来陪你?真是……这房间你自己睡吧!”

法芮尔连忙踏步过去攥紧了安吉拉纤细的手臂:“你给我回来,这么晚了还要去哪里?!”

上钩了,倒不如说,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孤身在外。虽然有些胡来,但只要用这种招数安吉拉坚信能直接让逞强的法芮尔闭上嘴,结束目前这毫无意义的吵架,乖乖做自己听话的小鹰。

安吉拉本要挣开法芮尔的手,结果对方死死攥住,甚至连整个手臂都动不了。安吉拉直盯着法芮尔褐色的眸子示意,这才得以松开。安吉拉脱掉外套时感到生疼,刚才被抓住的地方竟完整地烙下了法芮尔的红手印。

法芮尔脸偏向一旁躲避安吉拉的眼神。“抱歉……”小嘴微动起来,嘀咕般细碎的声音好不容易传到了安吉拉的耳边。

哎,明明过分了的是自己。安吉拉想着,焦虑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做了一次深呼吸平静心情,将眉头舒展开来。

接着,将身子贴近法芮尔,手环上了她的脖颈,双脚踮起,两唇相依。法芮尔十分自然地接受了这个和好吻,本能地用手扶住安吉拉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沉浸在许久不曾再见的恋人的亲吻中,逐渐向床边靠去……

 

第二天法芮尔终于放下心来,陪安吉拉玩了一整天,两人重新挑选了配套的手机。期间治安良好,也再没有紫色骷髅头短信的骚扰。社会安定,就像两人所期望的那样。法芮尔心想,如果每天都能如此的安宁,那便是她最大的快乐。

然而事实证明胡思乱想是不行的,好景不长,危机再次出现。逃狱的警报传到了作为猛禽小队队长的艾玛莉上尉身上,这让她不得不立刻返回海力士。所幸,逃狱犯人被值班的小队成员当场击毙。

“那些犯人看到我们就凶恶地发起猛攻。还好在队长的严格训练下,我们立刻展开了反击,迅疾将其击毙。”当场的队员对法芮尔说道。

我可不记得我有教你拍过马屁。法芮尔暗自吐槽一句,心想海力士明早又要上新闻了,虽说显现了拨发资金后强大的安保能力,但能让犯人逃出来也是挺难堪的。

法芮尔看了一眼身后急匆匆换了女武神作战服跟着过来的安吉拉,这里没有人受伤,只剩下了尸体,但她仍紧皱着眉头看着那一地的尸体,也许该带她离开这里为好。

安吉拉看到倒地的犯人遍布全身的灼烧,让人感觉他们在被火箭炮命中前就已经半死不活了,哨戒炮密集的光束简直令人望而生畏。不得不说,真是有些……残酷的死法。此时的安吉拉没注意法芮尔逐渐走向自己,反应过来时已被对方的手掌挡住视线。

“法芮尔……!”安吉拉轻声抗议着,但同时她已经被法芮尔推着转了一圈,然后被对方环抱住,自己的后背贴到对方的胸前。

“好啦不看不看。”法芮尔温柔地小声说道。

“我从小就看惯了。”安吉拉挣扎起来,但法芮尔并没有放开她。

警报仍然在轰鸣,海力士公司上下各部门都徐徐过来凑个热闹,人越来越多。

“可是没有必要啊,听话。”法芮尔说完,转头向自己的三名队员露出鼓励的微笑:“一会儿你们三个就有得赏了,加油,我先送齐格勒医生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是!”猛禽队员们向队长敬礼,一齐回答。

“你这小鸡崽子……”

嗯?那是博士的声音吗,大概是他们听错了。

然后齐格勒博士就这样被法芮尔半推半就地宠回了家。

 

本以为事件会就此平息,可那只是其中的一环。接下来的一天,海力士公司仍未放松警备。清晨,猛禽小队准时集合开始新一天的巡逻,法芮尔负责带队,安吉拉也跟着她一起。昨天的那三名队员虽受奖励,但仍保持军人的严谨作风,神情严肃地听着艾玛莉长官的指示。

“……那么,我们走!”一声令下,喷气轰鸣,全员腾跃升天。

地下的建筑给人以灰蒙的感觉,太阳还未出现,来不及的给它们漆上金黄的色彩。早起的商人已经在自己的店铺里陆陆续续将货物展出,地面上一片祥和。可是天空,却出现了异样。

“上尉,我们机甲上的弹幕端口自己打开了!!!”惊慌的无线电音突兀地刺进法芮尔的耳蜗,让她立刻转身找寻发声源。

他们暂时失去了空中移动的能力,就像是要发射火箭弹幕一样,全身上下的子弹一齐裸露在队伍人面前,而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机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温,似乎立刻就要爆炸。

“全体队员散开!!快散开!——”

此时,一个蓝色椭圆形的光子屏障从下面升起,向无法移动的军人贴去。

安吉拉此时立刻看见了军人们身上萦绕的紫色像素碎片:“法芮尔,他们被黑影入侵了!”

“什么!该死!——”看不见隐身敌人的法芮尔发出一顿咒骂,这是最让她讨厌的无力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紧接着,即将爆炸的军人们失去悬浮能力迅速向地面下落,不知何时机甲已经不像刚才那般高温。法芮尔及其他队员迅速冲下去,可由于刚才散开的一大段距离,这让他们始终无法追上坠落的队员。

一瞬间,他们耳中只听见了机甲碎裂和血肉分离的声音。

“英雄不朽!”安吉拉将手抬起,血肉模糊的躯体瞬间被耀眼的金光所包裹,他们的身体逐渐变得完整,恢复了呼吸,而流淌的鲜血和粘在身上的铁皮依然让这些军人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怖。

安吉拉立刻向猛禽队员们下令:“还有一个刚才没有死!赶快!把他们都送到医院。”

未受伤的军人们和法芮尔一起将伤者直接搬运到天空,安吉拉在空中用治疗光束维持着他们的生命。眼看他们迅疾离开这里,塞特娅也从街道拐角离开了案发现场。

“制造光子屏障有时间间隔,我没法救到他们……”

在空无一人的街道内,她仿佛对谁说着。

 

要问齐格勒博士,为什么不等最后一个人也死掉再使用重生,那自然是因为她不愿意让人经历“死亡”的的体验,那是一种纯粹的黑暗与极致的痛苦。不过要说实在的,那就是她本身就有能力让伤者留在人间。齐格勒医生目前正在主刀,伤者的生命在纳米光束的增援下现在可以说是无忧的。不过这对于博士来说并不算轻松,多处脏器的破裂,粉碎性骨折的骨渣,其中一处就能夺人性命,而坠落者可包揽了全部。刚被复活的人也不能大意,重生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完全相同的效益,他们一直都在重症监护之中。

所以安吉拉,几乎站了一整天,太阳从东升到西沉。一看见安吉拉回了办公室,法芮尔立刻蹿了进来,带着热腾腾的盒饭和一篮她爱吃的水果。

“安吉拉,今天真的辛苦你了!我给你带了吃的。”

安吉拉带着疲惫的神色接过盒饭,在办公桌上二话不说吃了起来。法芮尔抽开椅子坐在安吉拉的对面,先是靠在椅背看着对方,然后是用手撑着下巴半摊在桌上,最后是整半张脸贴在大臂上仰视着安吉拉,不过对方认真吃着饭并没有理会她,甚至也不看一眼。

怕是累到发脾气?虽对外人都保持着微笑,但实际上加班劳累后安吉拉经常闷闷不乐,但一想到对方只是唯独对着自己生气,法芮尔不禁有些开心和骄傲,然后想着怎么宠对方开心。

“安~吉~拉~~~~”好,完美地拖了一个长音。

而安吉拉只是瞥了一下自己,然而不屑地将眼神移向一边。

法芮尔无奈地嘟起了自己的两颊。

忽然,法芮尔被捏住了鼻子向上抬,整个脑袋都仰起直至被拉到坐直才松手。

“你现在还觉得我来这没用吗?嗯?”带着怒气的质问。

不过在法芮尔看来,这就像是在邀功和急切地想得到认可一样,一想到爱人真实的小心思自己就甜腻了心。法芮尔站起走去坐到安吉拉的身边,用自己的肩膀蹭着对方的肩膀说道:“不要再说这句话了吧?都是我的错是我太低估安吉拉了,我的世界第一医生在哪里都有威力无穷的作用。你想什么时候找我就什么时候找我,我这只蠢鹰马上过来见你,绝对不敢有意见!”

“好啦,你别说了,我都害臊。”安吉拉两手抱住法芮尔的手臂,头靠上她的肩,宁静地享受对方的触感和温度。

“安静让我靠会儿。”安吉拉闭上了眼睛。

“嗯。”天使的守护者应声,僵硬地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生怕自己稍微挪动身子就会给爱人带来不适的感觉。

 

此时艾玛莉上尉的脑子胡乱地过滤了一些信息:机甲坠落的三人即是昨晚击毙逃犯的三名猛禽士兵。她想这绝不会是巧合。机甲出了这样的问题,法芮尔在安吉拉手术期间本打算去询问一下猛禽机甲师——那个十分爱惜自己设计的海力士老头。可是在那发现的,却是他的尸体——被光子发射器的光束灼烧至死的尸体。

-----------------

薯片太太的催更技术真的可怕,简直治好了我的拖延症

下章的双飞光影……怕是要打起来【X

不过其实大家都是小天使!绝对不刀!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