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光影】In Hynix for you-4【完结】

原作背景:OW再集结 末日铁拳越狱后

配对:双飞组 光影组 两CP分量大概各占一半

在海力士寻找黑幕的故事 配合前文食用更佳

电梯:1  2  3

OOC预警 

------------------------------

海力士公司的监狱门至少有三层电子机关,每一层都是无比厚重的铁板。能称上是国际的安保公司,法斯瓦尼建筑师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在这些方面的确做得完美,虽说门的美感非常使人诟病,而且其内的光景就更是不堪入目了。

上世纪设计的洗脸池和板床,沉重得使人发呕的青沥色墙壁。肮脏而陈旧,真是和犯人相配的地方,和优雅一词格格不入。是的,塞特娅毫不掩饰地在脸色上表示对这种地方的厌恶,而即便如此的抵触,不知过了多久,塞特娅最后也只有拿起床上放着的用来消磨时间的读物,和平常在办公室阅读资料一样交叠双腿在上面笔直地坐好。

今天清晨,秩序之光协助黑影解除猛禽士兵机甲上的自爆装置之后回到了办公室。可还没到太阳最耀眼的时候,法老之鹰和她的部下就以杀人嫌疑为由将她武力关押了起来。

“法斯瓦尼建筑师,请您务必配合。”那时的法老之鹰眼神中透露出一种血光,那种冲击远胜于她火箭弹的溅射能力。

铁打的物证,还恰好没有不在场证明……这一切实在太巧,巧到甚至让她觉得这才是黑影的阴谋。

然而现在想找些也无济于事,秩序之光已经与世界相隔了。她在房间唯一能感受到的声音是她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她无法接受一切来自外界的信息。塞特娅认真看着书近乎一动不动,仿佛一个人偶。空气似乎也因为没有起伏而逐渐凝重下来,将室内的每一个事物愈发压紧。

塞特娅不为所动,她所崇尚的秩序是有序的,可以自我优化的。世上有负责寻找真相的人,他们也是世界的秩序之一,塞特娅深信自己建立的秩序会回护回护它的人。不过塞特娅承认,希望能打破现状的事物快点到来。

像是三大主神听见了她内心的声音,即刻就回应了她。

监狱门随着声音一层层打开,塞特娅放下手上的书,目光立刻投了过去。可是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一个箱子漂浮在半空中,漂进了房间来。塞特娅认识那个箱子,是装着自己作战服的箱子。

此时门关上了,漂浮的箱子被慢慢放到了塞特娅的床上。

塞特娅几乎同时站了起来,她知道这是谁的把戏,她知道是她的话做得到。

此时此刻,光学迷彩的效果消失,那是对方第一次向自己展现出真实的模样。瘦削的身子,看起来同是黑皮肤,但皮肤比自己稍白一点,全身的穿着显示出一种诡异的紫色魅影,超脱常态的嵌进身体的电子纹路和那早已猜到的的半边刘海给带来了塞特娅不适感。这个人简直冲击了塞特娅的审美。

“真是不堪入目。”塞特娅几乎是脱口而出。

黑影皱着眉头摊开手:“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第一句话?”

“真不巧,我只记得是我放过了一个自认为没被任何人发现的白痴。”

“……”黑影一时无言,只好打开塞特娅的装备箱,“别废话了,快穿好你的装备跟我走。你待在这不安全。”

秩序之光此时反而放松了起来,惬意地坐回自己的床上甚至没有正眼看黑影说道:“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承认自己就是罪犯的事情?”

“可是他们现在就是在把你当罪犯!你待的那个混蛋费斯卡集团可根本不关心你一个建筑师的死活,我们只能靠自己活下去。”

黑影两手一舞,随即给塞特娅展现出了一个悬浮透明的显示板。上面显示了被忽略在一侧的海力士发过去的法斯瓦尼建筑师的监禁说明。然而放眼望去,上面更多展示的是费斯卡集团对建筑地居民的强压管理,对反对者的暗杀进程。

塞特娅对公司干的不干净勾当还是知道一些,但这么庞大的内容还是第一次接触。她明白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但她就和她的老板一样说服自己——这只是为了更重大的和平作出的必要的牺牲。秩序之光将人生都献给了秩序,她始终坚信完美的秩序才能带来美好的世界。

或者说,除了这点,她又该去坚信什么呢?

“死心吧,我不会跟一个黑爪的人走的。”

这个人死板得让黑影头痛。她一一罗列了这一事件的经过,亮出证据指出幕后黑手,可即便这样,眼前这个固执的女人仍然不愿意离开这个等死的地方。

监狱不是久留的地方,已经到了黑影不得不离开的时间。她不情愿地合上塞特娅的装备箱,竭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闷气悄悄地溜出了房间:“你要改变主意随时都可以叫我,直接叫就行。”

然而从话语中听出了自己被监视的含义,塞特娅不由得露出了厌恶之情。

 

就这样,塞特娅抛弃了送到面前的逃走机会,一心念着着自己应该还有其他的选择,更加符合程序规范的其他路线。闭上眼睛。她又陷入了漫长的等待。

这之后又过了多久?在被送来两顿囚饭之后,塞特娅估计目前已到夜晚。和黑影那次静悄悄的来访不同。塞特娅清晰地听到监狱门一层一层被解锁的声音,这是海力士监狱工作人员开门的方式,塞特娅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案件出现了新的情况,有人需要向自己询问详情,她甚至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

迎面而来的却是四名戴着头盔全副武装的漆黑士兵,和海力士的安保人员有着完全不同的装备,风格看起来更像是雇佣兵。这时候塞特娅才确信,黑影没有一句是在骗她。  

完了。

塞特娅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呼唤那个被自己赶走的人,只是想着要直面自己做出的选择,哪怕是死亡。

就在这时,塞特娅面前忽然闪现出紫色的光芒,黑影不可思议地瞬间移动了过来,

“电磁脉冲启动!”雇佣兵受干扰一时失了神,她手里的小型冲锋枪随即对他们进行扫射。遭受攻击的士兵们开始胡乱开枪,大口径步枪在窄小的房间内造成了巨大的声响,其威力远超黑影的武器。

受黑影电磁脉冲的影响,限制秩序之光机械臂的电子器物失效,塞特娅左臂重新恢复运作,她立刻生成椭圆形屏障保护了两人免受流弹的攻击,多余的子弹射在了沥青的墙壁上,深深地嵌入其中。

有备而来的雇佣兵身着结实的防弹衣,黑影的一次攻击难以全部击倒,塞特娅立刻从黑影为自己带来的装备盒里抓起光子发射器进行协同攻击,这才制服了眼前的四名敌人。

而与此同时,秩序之光隐约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是什么燃料在消耗时的噪音,越来越近,而且越来越快。

下一秒钟,只见黑影被冲过来的高大的蓝色背影卡住脖子抵在了破损的沥青墙壁上。

“终于抓住你了,黑影。”那是法老之鹰的声音。

 

法芮尔的语气中昂扬着得意与自信:“我就说肉眼亲自确认一下比较好。监狱门被打开还发生了枪战,警报却完全没有触发,怎么想都是你这种顶级黑客才能做得到的事情。”

法老之鹰的手指毫不留情地嵌进肉里,被抵在半空中的黑影感到呼吸困难,淡紫色的冲锋枪从手中滑落。趁法老之鹰狠狠盯着自己的间隙,黑影转动左手腕竭力丢出一个信标,正好在法芮尔的身后。可是肉身直接被对方强力抓住的现在,能不能从对方手里逃离也是个问题。

“我劝你不要做什么小动作,黑影。即使是我的手枪在致命处也能让你一招毙命。”跟在法芮尔身后的安吉拉看清了这目前的情势,冷静而带着凌厉杀气地举起了枪。

“白痴……你们不过,一直…在帮混蛋做事……”黑影不服输地嘲讽道。然而迎来的是更痛苦的窒息,她甚至在耳边听见了自己脖颈上的肉被扭曲的声音。

法芮尔回忆起现在仍躺在病床上的重伤的士兵,回忆起末日铁拳逃脱那天满地的安保人员尸体,她忘不了他们的家人哭泣的声音,她忘不了自己母亲失去的那一只眼睛。法老之鹰似乎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唯独你们黑爪没有资格这样说。”

疼痛甚至让黑影的意识恍惚起来:我真是个傻子,在这多管闲事,结果怕是要把自己的命搭上了。然而黑影意想不到的是,将自己的生命都置之度外的塞特娅此刻竟然会为了她将光子发射器对向了法老之鹰。

“她现在只是救了我而已,你没有必要这样对她。”

同一时间,安吉拉立刻将手枪对准了塞特娅还未来得及戴上头盔的脑袋。若是情势所逼,她绝对不会犹豫开枪。

“救了你?除了证明你们确实是同伙以外还能有什么?我的队员可是因为她死了一次!!”法老之鹰甚至将黑影再举高了一点。

“不是黑影他们早就炸成渣了。同伙没错,是我送隐身的她上天解除了你队员的自爆程序。你们根本不了解真相。”

塞特娅往黑影身上贴了一层薄薄的护盾,并用发射器将她举起。法老之鹰见这样的黑影也无法逃脱,这才勉强松开了束缚她喉咙的手指。

“咳!咳咳……”悬浮在空中,受护盾的保护,终于摆脱压迫的黑影连续地咳嗽起来,身体受光子发射器的操控,她翘起的半边刘海目前几乎要顶到天花板上。

在这个小房间内被法芮尔火箭炮控制的两人是不敢随意行动的,此时腾出空的安吉拉马上检查了倒地雇佣兵的情况:“都还有气。”

安吉拉踢开了他们所有的武器,用手铐将他们拷住,然后开始用手杖进行紧急治疗,而在这时意外发现了掉落的监狱门钥匙卡。

“为什么外来的雇佣兵会有海力士监狱的钥匙,警报和监控都像给他们让路一样毫无响应?这正证明了这是你们公司自己演的一出戏。”黑影双手一挥,闪耀出的紫色屏幕里显现出了监狱和警报的开关记录,海力士高层人员的谋划过程等一系列证据。

“前几天的逃狱事件就是海力士的人自己开的监狱门,再叫当场击毙逃犯的士兵作出逃狱目击证言。这样既减少了需要管理的罪犯人数,又向世界证明了受资助后的海力士公司所拥有的所谓强大实力,最后吸引更多的投资。”黑影一一道出真相。

塞特娅继续说道:“为了不留下任何痕迹,海力士高层打算用意外死亡的方式连士兵也灭口,在问出机甲自爆方法后将设计师也杀掉——用从我这偷走的的光子发射器。”

“最后再暗杀掉秩序之光,一切死无对证。这就是你所服侍的正义,法老之鹰。你们不过被骗得团团转而已。”

安吉拉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摇摇头:“所以你就要对这些公司集团进行黑客攻击,洗劫资金,威逼利用为你们服务。而不去考虑这可能会对最底层的平民造成的影响吗?法芮尔刚才就说了,唯独你们黑爪没有资格这样说。”

“我知道你肯定早已放弃了从明面解决问题,但我认为必须有人站出来,”艾玛莉军官向前走近一步,向黑影伸出手说道:“把你的证据全部交出来,验证属实,我就不把你交给国际。”

黑影讨厌法老之鹰的眼神,那种军官做派的眼神。饱含着自信与坚定,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么天真和幼稚。就像肆无忌惮绽放光芒的耀日,刺得黑影浑身难受,然而却毫不在意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西沉。那是习惯于黑暗中生活的人最为厌恶的感觉。

“……并且像事件从未发生一样释放秩序之光。”

黑影最终还是将证据交了出去。

 

此时,法老之鹰的小队成员已经全部赶来,在艾玛莉上尉的命令下收拾现场。雇佣兵受到关押,秩序之光重获自由并且再次得到哨戒炮监控管理权限。这一切都是法老之鹰的擅自决定。在这发生的事情暂时被隐藏起来不被公司发现——但法芮尔也明白,这都瞒不了多久。

于是她和安吉拉一起,马上飞回医院,询问受伤的三名士兵真实情况以作为口供,为之后的审判做充分的准备。奔波结束后,两人回到家没有休息一下,法芮尔立刻开始整理证据,安吉拉也过来帮忙。

安吉拉攥住恋人发热的手,有些担忧地说道:“法芮尔,你这次可是要挑战自己的上司呢。”

“总有人要站出来伸张正义,”法芮尔放下手中的笔,将手盖在安吉拉的手掌上:“有胜利女神在我身边,我怎么可能会输呢?”

“只怕是你以后可能没法再做首席安全官了?”安吉拉说。法芮尔转过头,将两人的额头轻碰在一起,呼吸喷打在彼此面庞,安吉拉充分地感受到对方的热量。

“真那样我就可以完全在守望先锋工作,天天和你一起执行任务。”

“这样也不错,不过……还是先让我在海力士陪你吧。”

“对了,”法老之鹰忽然正襟危坐起来,这时安吉拉仔细看才发现,法芮尔是真热,脸颊都在发烫,“这件事过去后,我就去告诉我妈,然后我们就去……结婚吧?”

话音刚落,安吉拉弹射般扑向了法芮尔,让法芮尔躺在地板上对着就是一阵猛亲:“终于开窍了!你这混蛋!”

 

按照法老之鹰的安排,黑影被转到了海力士另一间囚房,并且由秩序之光亲自监管。有关塞特娅的证据也在法芮尔手里,她相信这个能被称为“秩序之光”的印度女人不会乱来。黑影待的房间屋内屋外全都密密麻麻地安上了秩序之光的摄像头,一有可疑动作立刻就可以把黑影灼成黑炭。

“你会不会有一种神奇的感觉?现在我们的位置对调了。可是我是绝对不会放你出去的,黑影。”秩序之光端坐在自己架设的光子椅上,面带嘲讽地看着趴在床上的黑影。

黑影翻了个身,变成仰躺的姿势,眼球用力向上顶,勉强看到一个倒过来的秩序之光,黑影那样子就像在翻白眼一样:“是我倒霉,不应该因为你留在海力士。”

“你会作为吸引黑爪救援的诱饵一直在这里……”塞特娅从椅子上站起来,弯腰低头直视黑影仰躺着的眼睛。两人靠得极近,只剩几厘米的间距,黑影甚至能清楚看见塞特娅护目镜上的点点灰尘。“我知道你本性不坏,也不想滥杀无辜。你加入黑爪也不过是为了资源,我们的公司也可以提供给你。”

黑影用手指戳了戳塞特娅的额头,露出邪恶的微笑:“要是我说不呢?混蛋费斯卡,我最讨厌你们这些严守纪律的死板东西了。”

秩序之光没有说话,只是露出轻蔑的笑容,用指甲作刀刃样在黑影的脖子上轻划过去,似乎在表明自己对她性命的所有权。

“不过……我不讨厌你。上一个维护我的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黑影以平淡的语气说着,像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那样。

“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

“你看,你以为在凭自己的意识救我,这就是你被我黑了的证明。”黑影手臂一撑,忽然起身亲吻了塞特娅的唇瓣。

塞特娅没有怎么回应对方,但也没有躲开,任由对方的嘴唇缠上来:“哼,小毛贼,你还差得远呢。”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