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Of my justice–1

黑帮头子法芮尔×黑医安吉拉 新坑 

这是一个法芮尔没有得到母亲存活消息,没有成为中尉,也没有成为首席安全官的另一条世界线故事。这一个世界的她或许更为乖戾,更为冲动,但她想要捍卫正义和保护所爱之人的心不曾变过,安吉拉是她所处黑暗中的光,令她憧憬,但也犹豫是否要去触碰。

电梯: 1  2  3  4  5  R18番外

---------------------------------------------

第一章

热闹的市街,熙熙攘攘的人群,纵观古今,无论科技如何进步,这总是人类史上不可或缺的画面。有为自己奔波的人,也有为别人奔波的人,要说大家都有什么共同点,那必定是对彼此来往之人的一种漠视。太过孤注一掷,那便忽略了身边可能发生的事。

一个衣着上有着猎鹰标志的男人混在人群之中,与不远处一个带着红色头巾的男人保持着固定的距离。这个暗鹰帮的人已经追随那个男人很久了,语气中表露出十分的不耐烦。

“鹰头,我可以打他了吗?跟着这打歪我鼻梁的家伙半小时了有意思嘛?”他在无线电中与称为鹰头的老大通话。

“耐心一点布雷尔,如果你真想揍飞他的话,那就一定要跟紧他。现在还不是时候。”暗鹰帮的头目用无线电压低声线回道。头目的名字叫法芮尔,对外称号为法老之鹰,而她姓却不得而知。虽为女性,她有着不输男人的身高与体格,她带领着弱势的小混混们成立了帮派,与当地的势力产生争斗。由于某个未公开的原因,她和小弟们分工进行对敌对帮派成员的跟踪任务。

“这里是阿里亚,报告鹰头,目标与一黑衣人物进行接触。”

“保持对原本目标的跟踪。”法老之鹰压低了自己鹰喙状的帽子进行移动。

没过一会儿,又传来了布雷尔的声音:“鹰头,我看到他和黑衣人碰头了,可以现在下手吗,保证两个都能抓到!”

“不要心急。”

几分钟后,法芮尔跟踪的人物也与小弟们之前描述的人碰头了。据所掌握的消息,这回是最后一个。

“布雷尔,你现在可以去揍个痛快了。猎鹰帮兄弟们听令,捕获目标,活口。”话音刚落。法老之鹰就用消音手枪打断了着红色头巾的人的腿,然后将枪顶在了那个黑衣人的额头,一个上挑掀开了他的兜帽。然而露出的只是一个满脸惊慌的少年的面容。

他举起双手,两脚都吓得发抖:“求求你…饶了我!我只是被老板说穿着衣服过来找几个人……”

糟糕,真正的线人应该在之前的目标里!

法老之鹰立刻朝无线电里大吼:“小心——”

“鹰头!我这有埋伏!!”随后的几声惨叫,布雷尔震耳欲聋的声音简直要刺穿了法芮尔的耳膜。

“可恶,被摆了一道!!”留下两人看守,法老之鹰立刻赶往事发点。

到达时,布莱尔已经重伤倒地,敌方故意没有将子弹打到要害部位,然后一群人对他进行了一顿猛揍,这是典型的帮派混混的报复勾当。

“布雷尔!坚持住——!”法老之鹰拼命呼唤着自己的兄弟。

“抱歉…鹰头……我没能……”

“别说话了!你能活下来的!我知道有能救活你的人!”

 

法老之鹰曾听闻这个城市里有一位神乎其神的黑医,那个人近乎可以让任何人起死回生。当然,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昂贵的,不过比起那多少摞纸,法芮尔更想救活自己的兄弟。那位医生总是在夜晚秘密行医,受着许多私人保镖的护卫。黑医行走在暗处,曾也为其他帮派头子救过命,身为猎鹰帮鹰头的法芮尔自有方法找到联络方式。

法老之鹰一刻不离,拖着布雷尔走进了黑医的临时据点。

“拜托了,救救他吧!你们只管开价就行!!”

“鹰、头……!”被拖在法芮尔肩上的布雷尔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连再发出一个音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无视法芮尔的请求,两位黑医保镖将他们挡在门外:“请出示您的预约号,若没有就请回。”

“拜托!人出意外了怎么来得及预约?我们有钱可以付!求你们了!他快死了!”法芮尔在门外大吼。

而与慌张的法芮尔相反,黑衣保镖平静地掏出了枪,顶在了法老之鹰的额上,冷漠地说道:“来这里的人个个最不差钱,博士一会儿还有预约,不能让你破坏了宝贵的休息时间。”

“快滚吧,别逼我们动手。”另一个接着说道。

就在法老之鹰用执拗的眼神死盯着枪口的时候,她看见门缝后有双湛蓝的眼睛望向自己。蓝眼睛的主人戴着黑色的面罩,同样穿着黑衣,紧身的样式勾勒出她身体柔滑的曲线,奶金色头发的微卷表现出对方黑衣下掩饰不住的一种雀跃与骄傲。

“够了,让他们进来吧。”

然后她开口了,法芮尔在那一瞬间完全不惊异是她在对保镖们下令,因为她就像那种值得人去守护的光辉女性。

“是……”两名护卫一下收回了武器,唯唯诺诺地答道。

女子注目着法芮尔小心翼翼搀扶身旁人进门的每一个动作,手臂肌为支起对方肩膀而鼓起,步伐为避免拉扯对方伤口而小迈。

果真是她。医生内心笃定道。

等两人到自己面前了,医生才想去打量那个伤员——浑身是血,沾着满衣服的鞋泥印,枪伤只经过了简单的止血包扎。

“就是他了吧,准备手术。”医生向身边的护士示意。

“可博士,下一位客人不到两个小时就会来了,您要休息,我们还要为他准备手术室……”

“没事,这种伤要不了多久。”医生打断了护士担忧的话,立刻让她们开始准备。

正在法芮尔打算跟着被放置在推床上的布雷尔一起进医务室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挡在了她的胸前。

是那位美艳的医生,她开始说话了:“你,请去休息区等待。外面有我的保镖,未经允许你别想逃。”

法芮尔只好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听话地退到了一旁的椅子坐下,看着那位医生进去并关上了门。

法老之鹰手肘放在膝盖上,手指交叉握着陷入了紧张的思索。如果真像传言那样医术高明,将布雷尔完全治好,两人行动起来可能还有机会。可如果将布雷尔脱离生命危险后先要求付定金,那就不是一个尴尬的微笑就能解决的事了。

原因很简单,整个猎鹰帮的资金可能都付不起那个漂亮的黑医姐姐的价格的零头。法芮尔不禁又使劲皱了皱眉,骄傲的道德心正在谴责着她。可这也很无奈,救人之心胜于一切。

法老之鹰此时就像一只手无足措的小鸟一样在原地左右跳脚。所幸的是,在漫长的等待过后,布雷尔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还换成了病人用的干净衣物。虽然身上缠了很多绷带,但基本上可以自理行动了。

和病人一起出来的医生一眼看到乖坐着的法芮尔,她好像屁股就没脱离过椅子。开门声响起的一刹那,只见法芮尔一抬头,眼神放光地盯着自己的朋友,紧接着马上小跑过来确定对方是否完全恢复。拍拍肩膀顶顶腰,又使劲握了握对方的手,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完全表露出她喜悦的心情。

“他的各器官组织基本都正常运转了,但身体还不能经受运动,需要卧床休养。”

金发的医生把话说完了,然而法芮尔甚至不曾看她一眼。医生不禁皱了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不过完全被无视这一点确实使她有些不爽。

“法芮尔·艾玛莉。”她双手抱胸,字正腔圆地叫出了法老之鹰的姓名。紧接着不仅法芮尔猛地看向她,连她的朋友也转过头来,带着远胜过法芮尔的惊讶。

“医、医生…您……?”比起医药费的事情法芮尔现在更在意的是对方竟知道自己的完整姓名。

“你竟然还没有认出我吗,傻瓜?”医生摘下了自己的面罩,那是一副令法芮尔怀念的面孔,为此她也狠敲了自己的前额,为自己的愚钝而叹息。

不过紧接着,法芮尔转换为一种惊异的表情:“齐格勒博士……您、您怎么在做这种事?您明明白天有那么体面的工作……”

安吉拉·齐格勒,世界顶尖的著名医生,凭着优秀的纳米医疗技术成为守望先锋的一员,在守望先锋解散后回归战地医生的本职,局部战争平息后她继续从事纳米医疗手段的研究,又发表了多篇重大论文,又一次取得整个医学界的注目。齐格勒博士数次受媒体邀请上镜,优秀的学识,绝伦的容貌,吸引了全球众多粉丝。

这次是安吉拉发出了一声叹息“而你如今又为什么放着体面的工作不找,做起了混混头子去街角打架呢,法老之鹰?”她说着上下打量法芮尔的穿着,主黑色调的卫衣和长裤夹杂着天蓝色的线条,披着中间开线的黑色披风,衣肩上印着帮派的标志,活有种自己就是特工的感觉,“不过我倒是很感谢你,给我送来了好多濒死的帮派老大,他们可真是富到流油的肥羊。”

被故意念出了自己在猎鹰帮自称的名号,法芮尔有些不好意思地压低了自己的鹰头样帽子,在看不见齐格勒博士表情的情况下低声说道:“我只是想贯彻正义。”

“原来你的命是被正义延续下来的啊。”一句无关痛痒的玩笑话掩饰了安吉拉内心的情绪。她印象中的法芮尔还是七八年前穿着军装的样子,可自从她被埃及军队除名后,便再无音讯,恍若人间蒸发。如今再见到她,比起数不清疑惑,更重要的是止不住的欣喜,不过齐格勒博士并不是那种喜形于色的人。她仔细思考一下,如果有人会完全那样失去存在踪迹,肯定也是因为遭遇不得了的事情。

“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是被隐瞒了死亡的真相。”安吉拉说着,看不见帽檐下法芮尔作何表情,只能看见那紧抿的嘴唇。

“……”

“要去喝一杯吗?”安吉拉打破沉默问道。

法芮尔摇头,凑近小弟身旁扶住他:“不了,我得把布雷尔送回去。”

安吉拉偏头道:“明明是头子却要亲自送自己下属回去的吗?”

“他们把命交给我,我也要用命守护他们。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没什么狗屁上下级关系。”

法芮尔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布雷尔,步履蹒跚地走出了门。

“不过我想我们可以抽时间好好谈谈。”安吉拉前倾一步追加道。

此时法芮尔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停下脚步,“对了,要谈的事……”她转身直视医生,语气坚定地说道:“齐格勒博士,您最好还是不要干黑医这一行了,危险程度并不是私人保镖就能抵御的。”

忽略掉黑衣保镖的怒视,法芮尔带着布雷尔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黑医所在的地方。

目送法芮尔离开后,安吉拉回到了休息室。低头看着自己桌上的时间表,才反应过来接下来还有客人的预约。“真是的,我大概没睡好吧,下回得少接点活。”

 

法老之鹰走在回猎鹰帮据点的小道上,感叹自己还好溜得快,对方都没立刻想起付钱的事情。自己真的是神运,那位医生竟然会是那位齐格勒博士。而在时布雷尔笑嘻嘻地说道:“鹰头,第一次听见你的姓诶,我还记得你原来说自己没有姓?”

法芮尔故作怒状,食指指着布雷尔的鼻子警告道:“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唯独这个你不能说出去,知道了吗?”

布雷尔吓得立刻举起双手:“是是是!鹰头我错了,谢老大救命之恩!”

是的,军人世家艾玛莉一族怎么能出现被剔除军籍的军人呢?

此时此刻,法老之鹰的手机忽然响起,说是阿里亚等人依靠布雷尔被群殴期间给目标装上的探测器,抓住了真正的线人。

“小子,你也算没白被打。”法芮尔笑着重拍布雷尔的肩,加快了回去的步伐。

 

拷问室

一拳,又是一拳……法老之鹰的拳刺不断重击在被固定于座椅的俘虏的嘴上。开裂的牙齿嵌进口腔内壁,分不清是内壁还是牙龈的血直从嘴角流下。紧接着她又倒了一盆冷水在对方身上,红色头巾的男人本能地颤抖起身子睁开眼。

法芮尔一把抓住俘虏的领口,直逼着他呼吸困难。她露出发自内心的憎恶的表情怒吼道:“还不快招来?!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事!”要说平常,她根本提不起劲对一个街头混混勃然大怒和残暴对待。不过她现在,可能是因为有了一个明确要去守护的目标。

评论(6)

热度(68)

  1. 白桦树下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