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锤安娜】见证我的荣耀

大锤的动画真帅!!看完有感而发,假象两人的见面和相处 OOC可能

忽然有一天,守望先锋来了一个人,他魁梧高大,气势磅礴,飘逸着金黄的中长发。

德国制造特有的重型盔甲让安娜·艾玛莉一下识别出他的来历,守望先锋攻击部队集结后已过了几天,这位名单上的负责重装护卫和突破的战士才来到了基地。这座高山走动起来盔甲衔接处的碰撞声叮当作响,他迷茫地来回看着四周,好像是迷了路。

壮汉逐步向安娜这边走来,安娜也逐渐抬起头望她,二米二以上的高度让艾玛莉军官的脖颈倍感压力。

他竟真的没看到前面,差点撞了上来:“嘿!”突然听见身下女性传来的声音,十字军骑士立马停下了脚步,盔甲嘎吱作响的声音也停止了。

“非常抱歉!女士!”对方慌张地半蹲下来,希望得到面前人的原谅,“盔甲的胸部构造比较挡视线,我真不是有意的!”那是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壮汉左目的刀伤赫然入眼,他的左眼已瞎,虽刀口的伤已经痊愈,但周围尚还存留的结痂仍让安娜触目惊心。作为世界上最出色的狙击手之一的安娜,真是难以想象失去一只眼睛所带来的苦痛。

“不,没关系,你快起来吧。”安娜连忙回复道。

骑士剩下的一只眼睛告诉安娜他的瞳孔是蓝色的,像天空一样澄澈透明,眼神中折射出精神活力,仿佛完全不受左眼的影响。

“你迷路了吧?我是这里的成员,我想我可以带你去。”安娜说着取下自己蔚蓝色的帽子,乌黑秀丽的顺发展现在壮汉面前。

“嗯,我要去找莫里森指挥官,麻烦你了。”对方直盯着安娜的面容说着,内心新奇的感觉全从他的神情里面溢了出来。安娜内心一笑,这大概也是一个没有见过埃及女性的欧洲白人。

“好的,那跟我走这边吧,鲍德里奇。”安娜转身引路。

忽然后面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音:“我叫莱因哈特!”

安娜吓得马上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

“我的名字是莱因哈特·威尔海姆!鲍德里奇是我的老师,他收到召唤的当天牺牲了,我代替他前来!”

“啊抱歉莱因哈特,我不知道这件事。我是安娜·艾玛莉,埃及的狙击手,请多指教。”安娜伸出了手,握住她的是巨大的铁手掌。

“请多指教,安娜。”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在那之后两人一起执行过很多次任务,莱因哈特一直是队友们最坚实的护盾,他举盾顶在最前面,给身后的战友们提供了良好的输出环境。每次将纳米激素打给莫里森长官时,给对手造成的强力打击都让莱因哈特叹为观止。不过,除了赶走身边的“苍蝇”,安娜极少看见他使用手里的大锤。

“我听说你的战斗力很强来着?莱因哈特。”安娜有一天这样问道。

这时他拍拍胸口骄傲地说:“那当然了,我可以一个人砸烂一排堡垒!”

“那你完全可以进攻?毕竟你还有那么坚硬的盔甲护体。”安娜说着拍起莱因哈特的盔甲,轰轰直响。

莱因哈特只是摇摇头,声音忽然沉下来说道:“不,我得保护队友,这是只有我能做得到的事。”

安娜深刻体会到了莱因哈特的想法,不过事情不会永远都那么顺利。

在一次运载任务中,智械派出了高机动性的部队,光凭莱因哈特的一面屏障根本无法阻挡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敌人灵活而小巧,子弹攻击难以命中。可运载目标不会停下,守望先锋也不会。

莱因哈特再这样举盾下去,不仅无法保护他人,他自己也会被活活打死。安娜能将他的血量维持在健康水平都已经充满压力,小队成员都在枪林弹雨之中苟活,根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敌人近乎贴在莱因哈特的脸前,穿过屏障伤害他的盔甲,然而他顾及着身后的队友,硬着头皮也不撤盾。

“莱因哈特!冲锋!”

突如其来的指挥让十字军摸不着头脑,不敢贸然执行:“太危险了!我不会离开运载目标!也不会离开你!”

“你手里的锤子是摆设吗!?”

“没有屏障那我受到集火立刻就不行了!”

“不!听我的快冲!砸烂他们!你不会有事的!我们都不会!”嘈杂的枪炮声中,两人声嘶力竭地呐喊着。

“喝——!”不再管那么多,莱因哈特放下了屏障,一股脑地撞向了面前的智械,正当这时,莱因哈特感到一瞬针扎的刺痛,身体的力量立刻释放到了极限,全身的细胞开始强力地跃动,他从未感到挥锤会如此有力。

“纳米激素已注入!”

“我感觉充满了力量——!”

此时此刻的莱因哈特冲锋装破墙完全不会感到头疼,他可以一个挥锤三百六十度直接击碎周围的智械,提升的移动速度可以追上之前骚扰自己机动型敌人,威武的十字军全身带着蓝色的光芒吸引了绝大多数智械的注意力,然而子弹打到身上不痛不痒,安娜全程为战斗狂舞的莱因哈特提供纳米生物治疗,他行动自如,所向披靡,不可阻挡。

“哇哈哈哈哈哈!!”他打出了内心至今所有的压抑,激动地呐喊嚎叫,自己从来未如此爽快地战斗过,目之所及,皆为碎屑。突然,他看见了安娜身后的敌人即将开枪,那是他冲过去也来不及的距离

“安娜!你后面——!!!”莱因哈特在冲过来的途中怒吼道。

只见安娜转身就是一个睡眠针,精准地麻醉了那个想要偷袭的智械,接着她靠近那个敌人,一发子弹一个手雷最后近身一拳,智械直接被击破。

莱因哈特冲过来的刹那看见了安娜那自信的笑容。并在冲锋引擎的震响下隐约听到了这么一句话:“论经验和美貌,你是赢不了我的。”

这是安娜的点子,那之后纳米激素加莱因哈特的战术被熟练运用起来。受宠若惊的莱因哈特觉得这样并不稳妥,向安娜表白了鲍德里奇牺牲的具体经过。然而安娜仍然鼓励他就这样战斗,并说自己可以保护好他。

“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你就一定安全。”

然而事情总不像希望那样发展,莱因哈特好似又变回了以前那个浪得飞起的小伙子——“你不会让我死的,不是吗?”

“回来!回来!”

“回盾!”“爱惜盔甲!还嫌没被托比昂骂够吗!?”

“举盾!举盾!举盾!!”

这之后,安娜每天都过着对莱因哈特边骂边打的生活。但总体来讲,莱因哈特用他的实力证明了他是十字军最强的战士,战役中屡次获胜,安娜·艾玛莉凭着优秀的战果和指挥才能升为上尉和副指挥官。

“谢谢你,上尉,我以前错得太离谱了,明明都是你在保护我。”

“我们都是为了荣耀,不是吗?”安娜为他露出最真挚的笑容。

莱因哈特郑重地单膝跪下,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样:“支援是队伍里最重要最致命的部分,从今往后我一定也会一直保护你的安全。”

 

然而事与愿违仿佛就是在叙述这两个人的人生。有一天艾玛莉上尉忽然就走了,在莱因哈特无法保护的一个小角落。他难过了很久很久,愧疚一直烙印在他的心上。

直到有一天,守望先锋来了一个人,她披风面罩护身,手握生物步枪,扎着花白的麻花辫。

他们会一起战斗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