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Of my justice-3

前暗影守望现黑帮头子法芮尔×黑医安吉拉

成功在圣诞节赶制出!祝大家圣诞快乐!

前接剧情 1  2

主要是甜饼 最后有些小虐

抱歉这么久没更文!

-----------------------------------------------------

欧洲的寒冬给予人身体别样的倦怠,在难得的假期里,安吉拉午睡自然醒来后一直卷在被窝里。暂时忘却掉所有工作,和普通的空闲女子一样,随性地刷着手机,颓废地浏览着可能引起注意力的东西。

齐格勒博士今天不假思索地发短信取消了和法芮尔的酒约。厌恶暴力的的安吉拉本就很不喜欢法芮尔与街头混混同流合污,加上现在得知她还是暗影守望的人,这更加让安吉拉难以接受。这并不是偏见或者歧视什么的,齐格勒博士以前也救治过一些暗影守望的人,她很清楚他们的行事方式,他们的残酷,那些让她厌恶的样子。但这也是守望先锋的一部分,无奈的齐格勒博士全心于医疗,尽可能回避这些与自己理念相矛盾的事物。如果可以选择,她一定不愿接触这些阴暗之面。就像现在,齐格勒博士选择拒绝。

在不经意之间,安吉拉在床上又睡了过去,但忽然被短信铃音吵醒。

【博士,真的对不起,我完全没有归咎您的意思。】

【我知道博士尽了自己的努力,无论生死,结果怎样我们都应该接受的。还请让我正式对博士回以感激之情。】

【请千万不要回拒邀请,我们还有很多需要交谈的事情。】

设给法芮尔的短信音效叮叮地接连响起,本想选择无视的安吉拉最终忍不住拿起手机。结果没想到法芮尔·艾玛莉竟然还是个一句句发信息的烦人精?

“叮叮,叮叮叮叮叮……”

【事关齐格勒博士的人身安全,我希望与您交换信息,以便让我们更好的保护您。您帮助了我们的帮众,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这一点无需您的同意,我们也会将保护尽到底的。容我再重复一遍,请不要再从事黑医这种危险职业了。】

拥有着专属护卫的自己需要一些混混的保护?本来两人的相遇就很偶然,当作现在不认识她难道会出什么事?安吉拉心里满是不屑,正打算回绝对方时,界面突然一口气刷出了一堆信息。

【安吉拉,我想跟你说说话】

【安吉拉,我想跟你说说话】

【安吉拉,我想跟你说说话】

【安吉拉,我想跟你说说话】

【安吉拉,我想跟你说说话】

【安吉拉,我想跟你说说话】

【安吉拉,我想跟你说说话】

【安吉拉,我想跟你说说话】

……………………

………………………………

安吉拉本人瞬间呆住了,嘴唇惊异得微张,感到有股暖流向内心聚集。

【我刚才网卡了,信息发出去了吗?】

“噗——!”安吉拉承认她刚才笑出了声,内心的温暖化作一种抑制不住的笑意,她笑得全身发抖,身上的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外面的冷空气趁此机会透进心窝,但从憋笑到忍不住狂笑的安吉拉根本没有感受到寒意。

这让她想起法芮尔刚入伍时和自己用手机聊天的那段日子,两人经常因为地区网络延迟出现各种笑话。那时的感觉让安吉拉回心转意,她现在又想了想,认为法芮尔不应该是那样的人。暗影守望也不完全都是那种被仇恨染身的人,比如麦克雷。安吉拉最终抓起衣物,做好出门的准备。虽说现在出去要比约定的时间早一些,但在屋里待了快一天,在这无事的假期,不如早些出去看看。

 

一走到街上,安吉拉止不住骂刚才那样想的自己像个傻子。她又裹紧了一点大衣,冷风透不进身子,但刮得她的脸颊寒冷发麻。现在的她就像一坨行走的被子,四周花花绿绿的装饰对受寒的人来讲毫无乐趣。

安吉拉不由得感叹,自己内心深处仍对法芮尔有着热忱的感情。她知道自己以前喜欢过法芮尔,那种心情可以追溯到几年前,自己陪她去参军的时候。路途当天已经在车上了,自己还和安娜在手机上争执,说着自己女儿入伍了也不来送一送之类的话。那时候也是冬季时间。虽说对热带地区来讲不存在寒冷,但那风也很凄凉。

那时候的法芮尔只有十八岁,却有着普通女子难以匹敌的一米八高大个子。她年少气盛,器宇轩昂,骨子里又是一个细心温柔的人。和她在夜晚时间到了入伍地点,前往提前预定好的宾馆,在那等到第二天参军报道。安置好行李打理洗漱完,换好睡衣的她来到自己的房间,看到仍旧耷拉着脸的自己,亲切地过来问自己怎么了。

安娜那些不管不顾的话语气到自己还不够,还要说出来伤害她的女儿吗?安吉拉不忍心,只是咬着嘴皮摇摇头。

只见法芮尔担忧地嘟着嘴,好像忽然想到什么小跑出门,然后拿着一个大东西进了安吉拉的房间。定睛一看,是她珍视无比的吉他。法芮尔说想给安吉拉表演,脸上洋溢起热情而阳光的笑容。法芮尔既又蹦又跳的演奏激情的摇滚乐曲,也坐在椅子上弹出轻柔的歌曲,可以说是将自己学到的最好的一切都用来取悦安吉拉了。无论哪一种都让安吉拉内心泛起暖意,让她露出幸福的微笑。

法芮尔倾献的演出结束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安吉拉本以为自己也可以睡个好觉,可没想到自己会被噩梦惊醒。安吉拉突然醒来,仅能看到的是穿透床帘照射进来的街灯,额头和脖颈后出着冷汗,虽没看时间,但安吉拉就是能知道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之前梦中的惊吓就已经把安吉拉的内心给掏空了,现在一旦闭眼,那些凶恶的双眼仿佛就会从各种角落出现并盯着自己,吓得安吉拉头皮发麻。

或许是临时脑子发热,安吉拉想到去和法芮尔一起睡,而且毫无理由地,内心就是笃定法芮尔肯定会迁就自己。那样想着,安吉拉小心翼翼地打开法芮尔那边的房门。

躺在床上的女子迅速一个摆头看向自己,这让安吉拉有些惊讶。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安吉拉道着歉,身子轻轻挪进来把门关上。

“不,没有……我根本没睡。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只见安吉拉抱着枕头径直走过来做上了法芮尔的床铺:“我做噩梦了,一个人睡不着。”还没等法芮尔回话,安吉拉主动地掀开她的被子钻了进去。柔软的身体隔着衣服贴上法芮尔,发丝的清香扑鼻而来,这让她一个激灵,不知手往哪儿搁的她直接将手臂叠在安吉拉的手臂上。

“你是……失眠了吗?”安吉拉轻声问。

法芮尔吞咽了一次口水,她有些紧张地回答道:“我想是吧,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失眠的感觉。”法芮尔轻调了一下姿势,让安吉拉的背部能完全地贴上自己,拉起被子捂住漏风的角,免得对方着凉。“不过我想,你在身边就不会失眠了吧?”

安吉拉心跳加速着,她能感受到法芮尔喷洒在她发丝间的呼吸,感受到紧抱自己的臂膀,被贴得密不透风的甚至有些发热的背部,交叠在一起的双腿。她的整个身体都被法芮尔守护着,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热气包裹着全身,让她的双颊发红。太温暖了,太幸福了,法芮尔所带给她的是无可匹及的安全感。

“嗯……晚安,法芮尔。”

“晚安,安吉拉。”

如果可以,安吉拉真想和那时候的她一起睡到天荒地老。那时的她确实是那样想的,齐格勒博士很擅长分析自己感情的变化,她止不住对那个温柔深情的法芮尔的喜欢。只可惜,什么对她来讲都很短暂。第二天醒来,床上只剩安吉拉一个人,桌子上有法芮尔留下的信纸。她去入伍报道了,因为看自己睡得太沉所以不愿意叫起来。安吉拉环顾房间,她的行李已经全部被拿走了,干干净净,只剩下安吉拉活动过的痕迹。即使面前有法芮尔给她热好的早餐,也无法回热安吉拉落寞的心。

 

现如今,走在街上的安吉拉鼻子冻得近乎没有了知觉,戴着手套的双手捂住鼻腔,嘴巴向上呼气,指望能让鼻子稍微缓过来一点。明明是这么冷的天,街上却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安吉拉略显不解,抱着一丝疑问走向与法芮尔约定的地点。

不过还好的是,法芮尔进军队之后仍然与安吉拉保持着联系。可以说是幸运,教官们并没有限制新兵手机的使用。几乎每个周末晚上,安吉拉都会和法芮尔聊到深夜。法芮尔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新来的教官如何,旁边的战友怎样,训练多么的艰辛,枪械多么的有趣。她向安吉拉分享成绩得到队里首位的喜悦,第一次实战的惊奇,被教官严惩的难过,安吉拉也感同身受。还有一次,法芮尔因为吉他弹得好,被选入文艺部门参加表演。她还没在那么多人面前表演过呢!说出来满脸自豪。

不过,在新兵训练结束后,法芮尔被分配到另外的部队里去,手机一类通讯物品也变成禁止使用的了。下一次聊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安吉拉不知道,法芮尔也不知道。某一日,闲暇的齐格勒博士坐在实验室出神,忽然受到消息的震响,她欣喜地打开手机,结果是安娜来通过自己间接询问法芮尔的情况。

这该说什么呢?安吉拉叹了口气,决定给法芮尔的短信铃音换一个与众不同的音效。

 

马上就要到约定的酒吧了,可远远望过去,那里似乎传来了一些惊叫。一些民众正从那边慌不择路地逃走。发生了什么?安吉拉不安而谨慎地向前走去。逆流而上,挤开人堆,安吉拉看见了不忍直视的一幕。暗鹰帮和赤狼帮竟在那当众厮杀起来。赤狼帮成员的尸体一个接一个倒在道路旁,有被活活砍死的,有腹部被打了好几枪死掉的。而暗鹰帮的成员似乎还好,只有少数倒地,看来他们是动真格想把对面弄死。两边的帮众小则十多岁,大也不过五十,然而却都把生命浪费在了这种暴力上。

有一个挺立的身影在暗鹰帮中间伫立。那是大衣沾满鲜血的法芮尔,她手上的拳刺全是血迹,甚至带着被刺下来的肉块。她凶暴神情中的戾气即使隔着远远的一条街也直击安吉拉的胸口,那种愤怒的,充满杀戮欲望的表情让她绝望又害怕,但最多的,是失望。

这才是现在的她的本性,经历暗影守望洗礼的暗鹰帮帮主法芮尔的本性,她只是因为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这样而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安吉拉毅然转身返回居所,她喜欢的法芮尔,可能早就不存在了。安吉拉越加快脚步,越觉得她的内心绞痛得厉害。

天快黑下来了,呼气时的白雾越发明显。街边点亮了灯光,这时齐格勒博士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圣诞节,一个值得当地全民庆祝的节日。而偏偏就在这样的日子里,竟还有人在自己面前死去,有人失去重视的人。难以接受,不能接受。

安吉拉孤身一人走在灯红酒绿的街道一角,气得眼眶湿润。

“今天好冷啊。”

评论(9)

热度(54)

  1. 白桦树下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