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Of my justice-4

前暗影守望现黑帮头子法芮尔×黑医安吉拉

出于另一些原因没有成为首席安全官的法芮尔。有一部分私设

莫姨作为大BOSS出现

OOC可能

联系前面剧情观看更佳 1  2  3

-----------------

本应替人贯彻正义的地方本身也污腐不堪,那我为何还要去憧憬那种地方,为恶心的家伙出生入死?

法芮尔在正式军营服役期间,自己所在小队的军功被军官篡改,申诉时反被军官的人暴力殴打。那时的法芮尔听到母亲的死讯还没多久,再加上听见那个混蛋军官说下回上战场要把她所在的小队全送去当炮灰,法芮尔怒不可遏,直接将军官打成了重伤。随即,法芮尔·艾玛莉便被军队除名,带着偌大的失望离开。

破旧的出租房里,法芮尔背靠在发黄的墙角,双腿在地面上打直坐着,自己处理斗殴后留下的伤口。她将伤口处的衣物撕开,本就被刀具四处划开的衣服更加破烂了。用蘸着药水的棉签接触已经坏死的皮肉时,被刻意压低的呻吟从口中逸出,她两指捏住叼在嘴边的银针,瞪大双眼直盯着伤口将其缝合起来。

在最宝贵的年纪里,理想被现实粉碎,失去了名誉,亲人也都不在身边。难以言喻的不甘和恨意堵塞了胸口,悲恸甚至无法化为泪水。仅凭一身空虚的正义感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不加思考地和街上的混混斗殴,可笑地把自己当做伟大的民间警察,而实际上自己也不过靠抢夺他们的钱财勉强过活。

那是我最颓丧的时期。

忽然,一个敲门声响起,法芮尔立即握住手枪站起身,以为是哪个敌人找上门来。她谨慎地轻脚走过去,身子贴在门的一侧,小心翼翼地伸手打开门,紧接着迅速收手持枪瞄住进门的人。

可还没反应过来是谁,法芮尔突然眼前一阵发白,脑子瞬间眩晕,甚至连枪都握不住。大概过了1.5秒的时间,法芮尔醒悟过来了这是谁的把戏,她记得她小时候也深刻遭遇过。

“抱歉,我的手比我脑子行动得快。”死都不变的牛仔帽和围巾,烟味通过深沉的嗓音和话语一起被吐露出来,这家伙的胡子渣比以前更多了。

“杰西,你怎么不报名字?”法芮尔将枪放在一边,一脸嫌弃地问道。

“我那时候在抖烟,给忘了。没想到你开门那么快。”麦克雷摊开双手耸肩回答。法芮尔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而就在这时候,他给了一个能改变我这种垃圾人生的问题。

他问我要不要加入暗影守望,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明白那时候是杰西和加布里尔的关心。虽说不像原本的期望,但我还是完成了我的梦想。法芮尔从此隐遁于世,不断磨练自己,和BW的成员执行任务。

但那段时光实在太过短暂,恍若自己如梦初醒。还没几年,守望先锋内部发生矛盾,随即因那爆炸而解散了。大家都不知所踪,法芮尔自己也一脸不解。她不肯放弃自己仅有的正义,为了查出解散的真相,她组建帮派一直追查着黑爪的行动。

 

当然,齐格勒博士对此一无所知。这些都是法芮尔想亲口告诉她的经历,她趁着圣诞节把帮众们全部赶回去过年,在约好的酒吧一直等着安吉拉的到来。

【博士,你到哪儿了。我在这里等着你。】

然而已经超过了约定的时间十多分钟,法芮尔感到不放心又发了一次短信。

【怎么还没来,路上出什么事了吗?如果需要我可以过来接你。】

实际上这时的齐格勒博士已经回到家,现在看到短信她才意识到,之前她甚至忘了告知法芮尔。

【抱歉,今天我不想来了。】

没有表情,没有理由,只是冷冰冰的一条短信。安吉拉本身也不想多解释什么。

法芮尔实在想不通,明明之前都说要来了,为什么忽然会变成这样?她仍然死缠烂打,不断地劝导。可眼见安吉拉已经连短信都懒得回了,终于还是放下了手机,皱着眉头失落地从酒吧离开,

【小心莫伊拉·奥德莱恩】

这是法芮尔发给她的最后一条短信。

安吉拉绞尽脑汁思索,发现她知道这个名字。她是一位基因科学家。在数年前,此人的论文曾在医学界,不,可以说整个科学界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她十分佩服这个坚持钻研自己领域的女人,并为她所遭遇的非议感到遗憾。每一个研究者都应该明白,科技本身并不存在好坏,这都取决于使用它的人,高科技仅仅代表着高效率,精进的技术。也是那时候齐格勒博士才明白,这个看似人人皆知的道理,其实并没有被很多人真正接受。

但齐格勒博士并不认识这个人,对她唯一的印象应该就是报纸上的那对可以称得上酷炫的异色瞳。自从论文受到学界批斗,她就不曾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她是谁?为何能会盯上自己?不得而知。

但这确实是法芮尔传达给自己的危险信息。为了回应这份担心,齐格勒博士对预约患者的身份仔细查了又查,并尽量挑安全的时间地点就诊。这样下来的几个星期,齐格勒博士的工作十分顺利,没有遇到一点意外,她甚至为自己的安排能力得意起来。没想到的是,齐格勒博士泡沫般的幻想一碰即碎。

预约用的手机中,忽然收到了不同寻常的短信。

【发信人:莫伊拉·奥德莱恩

我很欣赏你的医学技术,齐格勒。我知道你白天在实验室做的样本都没有取得理想的反应,而你的时间还花在这种地下式的救治可真是浪费过头。同身为学着,我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绿洲城做专门的实验研究?你可务必仔细考虑一下。】

大概没有谁会答应和素不相识的人离开吧?所以说齐格勒博士看到这条短信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对方究竟了解自己到了什么程度?连自己白天和夜晚的工作都能了解得一清二楚,一定自己的人里出了问题。

【不,谢谢,我有自己的方式。】

齐格勒博士将所有可能有问题的保镖和联络员全部替换掉,接下来过的仍旧是安宁日子。这段时间,法芮尔以及她带领的暗鹰帮一次都没来找过她,可以说是非常舒心了。

因为患者的审核变得严格,预约也少了很多,一晚没活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身着黑医服饰的安吉拉也在自己的医疗据点里游手好闲起来。

自己的房间外忽然传来敲门声,负责处理预约的联络员向齐格勒通知道:“238号患者的内脏忽然出现问题,需要紧急救治,他现在正在自己的地下超市后台里,无法移动。要去吗?”

躺在床上的齐格勒一个打挺坐了起来:“238号?以前不是给他完全治疗好了吗,怎么会这样?我们立刻过去看看。”根据记忆拿起可能需要的设备,齐格勒博士和保镖们立刻前往了患者所在的地方。

现在是晚八点,正好是人们吃饱饭出来闲逛的时候,超市里的人非常多。成群结队的黑衣人即便选择了最偏僻的路线,仍然会吸引到许多的目光。有些路人还以为是某种警察而特意让出路来。

顺利进入后台,帮忙开门的工作人员已经因为老板的病急出冷汗。说是后台,但有一半的空间都被用来临时储货,灰尘漂浮在空气间,说不上很干净的区域,但不乱碰也还没关系。不是挑剔地点的时机,顾客是一位临近退休的商业老板,他正躺在废旧沙发上,身体内部的疼痛让他持续辗转反侧。安吉拉立刻拿出医疗设备,而黑医保镖们同时在门旁都架好了枪。

“大爷,您撑住,我正在为您治疗。”齐格勒博士拿出医疗仗为其传输治疗光束,同时拿出其他仪器进行扫描。这位病人之前也是这样恢复了内脏机能,安吉拉了解他的情况。可问题是,为什么会再次发病?

“您之前吃了什么吗,会变成这样?”安吉拉一边治疗,一边询问道。

而病人只是摇摇头。死咬着牙关看起来非常紧张。就在疑惑的时候,安吉拉猛然发现病人体内有紫黑色的不详粒子,这也许才是罪魁祸首。而这时安吉拉的治疗光束正失去连接,只恢复不到一半的程度,238号老爷子突兀地坐起身来,拼命地挪动步子往门口逃跑。他的冷汗遍布额头,恐惧使得他奔跑时的表情格外扭曲。

“对不起博士!我一定会给你加倍的钱的——!”他撞开门逃走,听闻此声时,已不见其人。这时候博士看见,地下商场的客人全部慌乱逃走,门外的保镖们竟已经全被干掉,门外被一群全副武装的黑衣特工队围住,那个服饰是——黑爪。

此时,房间内忽然闪现出一个拥有异色瞳的橙色短发女人,身着着诡异的紫白色衣服,身后背着像是储存和加工某种物质的背包仪器,其中延伸出来的细水管通过臂膀一直连接到她的双手手腕。

“莫伊拉·奥德莱恩!”

莫伊拉站得笔直,一米九的高挑身姿压迫着安吉拉,强势的眼神在警告安吉拉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好惹:“看来不用自我介绍了。跟我们走吧,不会伤害你的。”

齐格勒博士攥着医疗仗环顾四周,确认自己真是被堵得严严实实,没有任何突破点,现在除了乖乖就擒别无他法。是自己太天真了,如果联系法芮尔,肯定能得到更多情报并加以防范。

“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能带来美妙的科研进展。”看见安吉拉放弃了抵抗,莫伊拉露出冷峻的笑容。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定要是我?”

“哦呵呵呵呵——!那是当然,世界上能起死回生的医生可不多。我的基因改造和你的纳米技术结合,很有可能让无限再生、不老不死的人!”

安吉拉一边走近莫伊拉,一边快速思索着要怎么才能留下讯息引导救援。而就在这时,她看见了门外一个对着黑爪士兵举枪的男人。就在对方要扫射的一瞬间,安吉拉迅疾抽出自己腰带上的小型冲击枪,对着莫伊拉的头就扣下扳机。

刹那间,枪声四起。莫伊拉在子弹到达前一瞬间突然消失了,安吉拉滚到一旁的掩体,随即把枪口对准面前的黑爪成员。他们正遭受背后男人的扫射,爆掉他们的脑袋可谓轻而易举。说实话,安吉拉真的不喜欢炸开的脑浆。战斗在数秒内结束,安吉拉收掉了几个人头,其他大多的人都受冲锋枪的扫射而倒地。尚且温热的鲜血在这个后台储物室的门口淌成了小湖,如果可能,齐格勒博士是不想看这种血腥场景的。

手持冲锋枪的男人立刻向齐格勒博士冲来,身上带着一股冲动的傻劲儿。外衣暗鹰帮的帮徽表明了他的身份,不仅如此,安吉拉觉得这个人的面容有些眼熟。

“博士!我是布雷尔,被您救活的那个,我来带您离开这里!”

“只有你一个人吗?”——“抱歉,我已经被暗鹰帮除名了。”

两人迅速逃出了后台房间,往地下商场的出口跑去。

“???”

布雷尔换弹夹的同时说道:“上个月阿里亚牺牲了,圣诞节那天我带着兄弟们把赤狼帮按到死里打。然而鹰头看见了把我狠揍一顿,肉都被打下来了,还把我驱走,还说再看见我随意闹事伤人的话直接把我揍死。”

安吉拉忽然感到了内心被掏空的痛感——所以当时的法芮尔并不是想干架,而是在阻止血淋淋的斗殴?那样的厮杀并不是她的本意!自己都误会了些什么,完全理解错了!

“——啊!”一颗子弹突然从布雷尔的背部搅进了身体里。两人回头一看,原本胸腹被子弹塞满的士兵居然都站了起来,一颗黄色的球体在室内上下弹跳,是它迅速治疗了他们!

刚才为躲开子弹而消失的莫伊拉出现在房间里面,手上还在汇聚着类似的能量球。“我不知道你竟留了这一手,齐格勒博士。”

“不,这并非我的计划……”

布雷尔忍住疼痛要向莫伊拉开枪:“别担心,我给弟兄说了位置了,鹰头肯定马上就会来。”

“你说完了吗?”而还没等他扣下扳机,莫伊拉伸出右手用黑色的光束流进了布雷尔的身体,他疼得瘫倒在地。齐格勒迅速开了一枪阻止她右手的攻击,她再一次用闪现躲开子弹,黑色的物质顺着布雷尔的伤口,迅捷地破坏周围细胞,越陷越深。安吉拉马上拿起治疗仗给他恢复,让痛苦的呻吟平息下来。

 “鹰头,以前说你…不喜欢看到,人死……没想到,杀人枪法还这么厉害。我能看到,真是,赚了。”

“啊啊啊——!!!”突然又是砰砰两枪,吓得安吉拉身子一抖,黑爪士兵打在了布雷尔的腹部上:“刚才扫我们那么爽,嗯?”

“住手!!!放过他,我就跟你们去!”安吉拉喊破嗓子的嘶吼震住了还想再开枪的士兵。

“这可轮不到你来讲价钱,小姑娘……也罢,你们先别杀他吧。”话音刚落,莫伊拉再次伸出右手,将黑紫的光束缠到布雷尔的伤口上,不断浸染他的身体,伤口处的皮肉不断恢撕裂又撕裂……“啊啊啊啊啊!!!!!”痛苦的惨叫。

相对的,莫伊拉是一脸愉悦又轻松的表情:“嗯~我能感到他的生命能量正在活跃我的身体。让我看看你会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吧。给一分钟看个思路,然后我们得赶快走了,一会儿定有追兵。”

自己的生命并没有被危害,如果正确处理还能救回别人一条命。没有犹豫,安吉拉马上拿起治疗仗打算直接用大量的纳米粒子除去被污染的细胞,可在莫伊拉黑色光束的不断攻击下,布雷尔的伤只是在不停的恢复再破坏,恢复再破坏,这给他带来了成倍的苦痛,最终忍无可忍,布雷尔一手推开了博士的治疗仗。“那样……治不好的。他们是,不会让我活了,至少,要送你出去。暗鹰帮,是我家,没了…我不知道做什么,只能…悄悄借,弟兄的消息,帮鹰头来看看你的情……况……”

布雷尔眼神所看向的地方,是放置着易燃易爆的货物。

“走……!!”布雷尔扣下扳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这个区域被烟雾完全蒙蔽,消防系统立即启动,吊顶花洒全部响应。

“安吉拉!!安吉拉——!”混乱之中,博士隐约听见了法芮尔的大声呼喊。

一定要过去。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