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Of my justice-5【完结】

前暗影守望现黑帮头子法芮尔×黑医安吉拉

出于另一些原因没有成为首席安全官的法芮尔。有一部分私设

莫姨作为大BOSS出现

OOC可能

联系前面剧情观看更佳 1  2  3  4

急着填旧坑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脑洞出了新坑

越写到后面越嫌弃自己写得好菜……(ಥ_ಥ)

之后……嗯,可能有车吧?

希望带给大家愉快的体验
---------------------

爆炸产生的火事与烟雾被花洒的喷水除去,法芮尔带着暗鹰帮的打手们与黑爪的士兵在地下商场展开了激烈的枪战,现场火花四溢,暗鹰帮的人数是对方的两倍,人数优势不一会儿就在战斗中体现了出来。可只要有莫伊拉·奥德莱恩存在,法芮尔明白他们一直会处于危险之中——当务之急是营救齐格勒博士。

“法芮尔!”看见安吉拉向自己跑来,法芮尔立刻迎了过去将她抱入怀中。

“抱歉……”“我们先离开这!”

确认目标安全后的法芮尔果断回头下令,打算让恋战的帮众们就此撤退。可还没等她吐出第一个音节,士兵们全被夹杂着黄色和紫色的巨大光柱浸射。

“屈服于我——!”那是莫伊拉的聚合射线。搞不懂其中的道理,但法芮尔知道它既能让受伤的友军恢复活力,又能逐步吞噬敌人的生命。那光柱受莫伊拉手掌控制角度,现在正要移向自己和安吉拉。

法芮尔抓住安吉拉正握着治疗仗的手,迅疾躲在了丰盈的货架后面:“找掩护!它没法穿透实物!”本可一举歼灭黑爪士兵的暗鹰帮帮众瞬间溃散了阵型。法芮尔紧紧拥住安吉拉,用宽大的背部承受并减弱从货物缝隙间投射过来的光柱残余。

“呜——”

安吉拉心头一紧,她清晰地看到些许血液从内部流出染红了法芮尔的衣服,在这种高科技武器面前,对方即使现在身着防弹衣也如同裸体一般无力。

“撤退!都快撤退!!”鹰头的话警示着弟兄们面前人物的危险性。

一切都发展的太快,齐格勒博士现在才感受到自己因紧张而引起肾上腺素的激增,她感到心脏很压抑,不可抑止地在法芮尔怀里做着深呼吸。安吉拉一脸焦急地说道:“我们,别出现在她的视野范围内…她右手的光束也会破坏人的身体。”

法芮尔轻拍安吉拉的肩膀以安慰她平静下来,并逞强地保持笑容回应:“嗯,我知道,那玩意儿不能穿过实体也不能穿过屏障——但她还有更可怕的东西,”法芮尔一手拉着医生逃跑,一手开枪阻击瞄向她们的敌人,“我们一定要去外面开阔的地方!”

在看不见的地方,传来了莫伊拉逐步逼近的声音:“法芮尔?那我可要好好招待一下难得一见的熟人了。”

两人还没到出口,健身球大小的黑色能量球随着清脆的几下叮叮声赫然从天花板、货架弹跳着出现,接近生命体时,像昆虫的节枝那样伸出细小的光线进行吸食破坏。地下商场琳琅满目的商品如今全成了祸害,让整个空间显得极其狭小,快速撤退的暗鹰帮帮众们被这来回弹跳的黑球以各种刁钻的角度紧随,身体接连出现异样而倒下。安吉拉出现了吐血症状,法芮尔也不意外,即使受到纳米光束的治疗,仍旧疼得站不起身子。

“该死……!”眼看那生化腐蚀球向两人越靠越近,法芮尔本能般扑向安吉拉。

“什……唔!”安吉拉被对方有些粗暴地推倒仰躺在地面上,法芮尔用自己的整个身体盖住她免受腐蚀球的伤害。

“别动,我一定会保护你的。”这是脸贴脸的话语,安吉拉能明显感受到那看似沉稳实则夹杂着紊乱的呼吸拍打在自己脸庞上。安吉拉被锁得无法呼吸,甚至无法回话,对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颈窝上,有些杂乱的头发摩擦着脖子有些发痒,肩膀被有力的双臂紧箍,胸部受乳肉挤压,腹部被贴得近乎黏在一起,法芮尔连大小腿的腿肚都压在自己腿上。

安吉拉看着法芮尔咬破嘴皮不想发出呻吟:“呜,啊……啊——!”来回弹跳的腐蚀球不断从法芮尔背上汲取生命能量。

“…法芮尔,法芮尔!”她用生命保护着自己,不是街头混混,不是暴力份子,更像那种救人于水火的消防员,营救人质的特警,或者是什么其他代表着正义的职业,在安吉拉想象中她本应该会成为的那种英雄。不管过去如何,在现在,在这个瞬间,法芮尔就是她的英雄。而作为守望先锋前成员,守护这种英雄真是她身为天使女武神一直应该在做的事。安吉拉不能让法芮尔死去,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英雄消失。

好在那球的威力随着体积的变小也跟着削减,安吉拉可以用治疗仗恢复她所受到的伤害。“没事的,没事的……坚持住!”本应如此。

接连受腐蚀和恢复的同时影响,法芮尔的身体细胞竟出现了撕裂又再生,泯灭又活化不断循环的过程。她既在死去,又在复活,她在不断地经历死亡的折磨。法芮尔没有力气再抱住安吉拉,从她身上摊下,惨叫声穿透了安吉拉的耳膜直刺心脏。“不——!”

莫伊拉应声马上找到了她们的位置,法芮尔的状况令她不由得惊叹:“唔噢,这正是我设想中的类似反应。我想和你合作确实是正确的。”

安吉拉身体僵硬着没有动作,眼睁睁看着法芮尔在她面前不断地翻滚挣扎着,痛苦夺取了法芮尔的思考能力。缺乏女武神作战服的她太无力了,甚至连自己也救不了。安吉拉的手掌绝望地轻抚上法芮尔的手,而恼怒的心绪又使她放开,选择攥住手枪。安吉拉错了,莫伊拉是自己无法原谅和接受的人。平日心如止水的医生习惯人的死亡,如今气愤的心情让她气血倒流。抓住奥德莱恩靠近的瞬间,安吉拉弹射般坐起身子,双手握枪对着她不停地扣动扳机。安吉拉出乎意料的反抗让莫伊拉也瞬间愣神,身体被连中三弹,在向后倒的时候急忙化为烟灰。黑爪士兵此时连忙接近,想夺走安吉拉的武装。令人惊异的是,法芮尔以出奇的意志力爬到了安吉拉正面前,她发出怒号,身上不断漂浮起来又破碎的紫色烟雾威慑着他们不敢靠近。

隐在士兵身后治疗自己的莫伊拉惊叹道:“你这个女人…竟然会对别人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伤害?”

“我的医研,是为了人们最后都能拥有普通人的生活……而不是让他们变成不死的怪物!”安吉拉甚至要继续开枪,而面前的法芮尔却压住了她的枪口。然后,法芮尔露出笑容,颤巍巍地从喉头中挤出几个字:“我的钟表…调快了……”

安吉拉在一开始也是蒙圈的,但她也想起了这代表着什么意义。都快二十年了,过去在守望先锋基地里,这是他们几个最爱调侃的话。

“午时已到。”

面前的黑爪士兵接连倒下,听到暗鹰帮的增援部队来了,法芮尔的身子也整个瘫倒了。“混蛋杰西,现在才来……”安吉拉一个伸手把法芮尔抱在怀中,心疼地看着她现在扭曲的样子。

 

之后,法芮尔立刻被送到了齐格勒博士的研究室,莫伊拉从此销声匿迹。帮派内的成员为阿里亚等牺牲的弟兄们都举行了葬礼。被逐出的布雷尔最后也被承认是暗鹰帮重要的一名成员。

营救齐格勒博士的当天,法芮尔和麦克雷本在带兵偷袭莫伊拉·奥德莱恩的据点。正打得热闹时,从小道消息那听到莫伊拉亲自去抓齐格勒博士,这才连忙分批两队。莫伊拉的据点里有很多关于她的研究的参考记录,麦克雷一并为齐格勒博士搬来,作为解救法芮尔的参考资料。

安吉拉由此开始通宵达旦地攻略莫伊拉的生化腐蚀。可就算是对天才来说,跨越一种技术也绝非易事。尤其在开头,安吉拉的工作十分艰难,法芮尔的身体情况越来越糟,几乎就不能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身旁法芮尔的哀嚎更加深了安吉拉的心理负担,她从未如此焦急地期待自己的实验能成功。

法芮尔一直神志不清,被绑在手术台上不停地叫喊道:“我不想变成那个样子,让我死!”

万万没想到,安吉拉竟然给了她一个清脆的巴掌。法芮尔脸上那不像人肌肤的碎渣触感让安吉拉难以置信。

“你最不应该对医生说死这个字……”说着,安吉拉的眼泪却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她还没能解释自己对她产生了多大的误会,她还想和法芮尔赴那场从最开始就约好的酒约。她还没能向她道歉,还没能亲口向她说出…她还是自己一直喜欢的那样子。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时间给她带来了什么?安吉拉想一一弄清。安吉拉怀念法芮尔过去为自己弹吉他时那温柔的模样,她想一边听,一边给对方讲述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最后,能一起补回两人缺失的时光。

为此,身为医学界骄傲的齐格勒博士甘愿独自鏖战多个不眠的夜晚。法芮尔帮派的小弟每天都会有人来帮忙,麦克雷也时而带一些好烟以表慰问。过了有多久呢,几周,几个月?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安吉拉能看着法芮尔的身体一天天稳固下来,时间过去了多久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法芮尔的神智也恢复了。每天能坐在床头谈天就是给安吉拉最大的奖励

“法芮尔,把手伸过来。”手肘撑在床边,上半身随意地摊在法芮尔的病床上,安吉拉笑着对她说出这样的要求。长期的工作让安吉拉的面容有些憔悴,黑眼圈重了不少,但她由衷的笑容显得非常幸福。

上半身靠在床上的法芮尔有些疑惑,但仍颤巍巍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手掌被安吉拉两手上下覆盖住,没想到的是,医生的手竟比自己还要冰冷,这让法芮尔有些难过地垂下了头。

“嘿嘿。”但是安吉拉仍然笑得很开心,把玩着法芮尔麦色的大手,接着又让掌心贴到自己的脸上。

安吉拉的脸颊非常柔软,甚至让法芮尔的手指忍不住轻轻动了动。本来害羞地侧过头去,但马上法芮尔又转头回来,正视着安吉拉有如海蓝宝石美丽的双眼。

“安吉拉……”在百无聊赖的病床上,法芮尔思索了很久,认为一些事还是要先和对方沟通好。

“我身体恢复了以后,可能也还会继续追杀黑爪的成员…我想,你可能会讨厌。”

这一句话让满怀笑意的齐格勒博士回到了严肃的神情,她先是叹了口气,挤在一起的眉头表明了她的无奈。

“守望先锋已经解散了。”

“我知道。”

“那你没有必要再做这暗影守望的工作了。”

“不,我不会停下来的,总有人要站出来,我不忍心被动挨打。而且……”法芮尔顿了顿:“安吉拉你也不是完全反对这种事吧?我知道,你也明白有些时候必须出手。如果我们一起——”

安吉拉将头侧到一边,这样法芮尔看不见她的表情:“你有你的正义,我也有我的。”

“我们——”

安吉拉“嗖”得一下头又转了回来:“但,我们的最终目标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会一直协助你。我会让你不受伤害,也会监督你不去做出无谓的伤害。”这可是那个会压下自己愤怒的枪口的法芮尔,自始至终都有些温柔本性的法芮尔。当时是不想让自己杀人,还是说为了避免激怒那些士兵?都一样。

法芮尔听后喜不自禁,将内心想法脱口而出:“太好了安吉拉,我会用这条性命一直保护你的,你是我最珍爱的人。”

安吉拉听完先是愣了一下,脸颊有些发红,然后慢慢向法芮尔靠近:“我也爱你,法芮尔。”

两人交换了一个深情的亲吻。

 

“说起来,比起安吉拉你的白大褂,我觉得晚上的黑医装更好看呢。”

“原来~你是喜欢那种吗,法芮尔?”

评论(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