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Bastet’s Protection-2

设定:埃及守护者法芮尔×半猫神安吉拉

刺客信条起源古埃及末期AU

故事部分受起源游戏启发 神话部分可能不太严谨,如果出现问题请多多包涵,欢迎指出

--------------------------------------

淡金发色的女子将手轻放在法芮尔的伤口处,血不再流了,裂开的皮肤逐步开始愈合,显现出健康的古铜色。疼痛开始缓解,意识逐渐恢复,法芮尔硬着头皮让自己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天蓝色的连体短裙,紧致地勾勒出了眼前女人的身材曲线。外露的胳膊与白腿都带着金色的配饰,头上深金色的头冠是猫的样式,这些都是高贵的装饰。法芮尔感到不可思议,她竟真的遇到了现实存在的贝斯特神,这让她连忙挪动身子,做出尊敬的姿势。

“女神大人。”

而那女人只是摇头道:“你们的贝斯特神,可是只黑猫不错吧?而我是白皮肤。”她轻推法芮尔的身子,让其做出一个方便治疗的姿势,“我的名字是安吉拉·齐格勒,一个被贝斯特神出手相救的希腊人而已。”

虽未完全搞清楚状况,法芮尔首先真挚地表达了感激之情:“谢谢您……救了我。”

安吉拉扶着法芮尔平躺在地上,继续进行伤口的治疗,一边说道:“你拯救了无辜的人民,不管肤色和立场。无论是从埃及的神还是希腊的神来看,你都是应该受到守护的人。”

“咳,咳——我是一名守护者,从古埃及王国开始就背负着守护埃及土地上人民的使命……”法芮尔这时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随即从包囊里拿出象征着自己身份的,刻有荷鲁斯之眼的守护者徽章,展示给眼前的女神看,“我是吉萨的法芮尔·艾玛莉。”

金发女神接过对方的徽章,仔细端详了一番,又认真地盯着法芮尔的脸看,将上面的荷鲁斯之眼与法芮尔右眼下的纹身对比,那是如出一辙的图案。“我也只是偶然在病人口中听到过,没想到守护者在这个时代仍然真实存在。”

“毕竟…现在也不是过去那个埃及了。”

伤口基本处理完毕,安吉拉看着守护者仍旧憔悴的样子,打算再做些什么,于是她拿着手中的水囊起身:“你待在这好好休息,我出去接点水。”

不一会儿,安吉拉带着鼓鼓的水囊回来。正在小睡的法芮尔这时眨巴起自己还想闭上的眼睛,朦胧地看着眼前人。安吉拉拨下塞口,将法芮尔上半身扶起来,以一个合适的角度将嘴口递到她的嘴中。一咬到囊口,法芮尔就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水囊快速地回归干瘪状态。

“慢点慢点,别呛着了。”看起来恢复得不错,这让安吉拉很放心。

“谢…谢……”法芮尔仍然十分困倦,脑袋一点一点的,惹得安吉拉一声轻笑。

“噗,”安吉拉轻拍法芮尔的箭头,“安心睡吧,周围都没人。如果有异样,这附近的小猫们会提醒我的。”

 

第二天清晨,法芮尔精神百倍地醒来。可能也有女神治疗的原因,她似乎很久很久没有睡过如此舒适的一次觉了。她先是放纵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发现腹部似乎有一种柔软的压迫感。低头一看,是昨晚的那只白猫蜷缩着睡在自己的腹肌上。

女神昨晚对自己的帮助,法芮尔记忆犹新,如果是一场梦,那也太过真实了。所以……这只猫确实就是女神本人。认清了这个现实之后,法芮尔联想到自己昨天逗弄这只小生物的情景不禁羞红了脸,感到十分害臊,又觉得对她十分不敬。

法芮尔微微坐起身,她不能一直都这样躺着,但这又会扰到女神的熟睡。然而,动物总归是比人类更要敏感,仅这一微小的动作,就让白猫察觉,并让她醒了过来。但是,她没有立刻离开法芮尔,而是四肢站立在了她的肚子上,用那湛蓝的大眼睛盯着她,自己的白尾巴扭着翘到天上。

法芮尔也好奇地盯着这位女神到底想做什么,而两人都没有动作,就这样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眨眼时两人同时闭上,又同时睁开。

对峙了一阵,这只白猫终于动了,但是是在向前走。即踩在了法芮尔的胸上。出乎意料的是,白猫接下来伸出了自己的前肢,用手掌拍了拍法芮尔的脸颊,然后又用那小白爪摁在了法芮尔的嘴上,连着挤压好几次。

柔软的肉球抵在自己的唇边,要说实话,法芮尔感觉非常舒服,但又为自己这样的感觉感到有些害臊。

做完这些小动作的白猫开心地眯起眼睛,终于从她身上跃下,同时身上闪着蓝光,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过程化作了金发女性。

白天仔细一看,这确实是一位高挑的女性,只比法芮尔矮了半个头左右。

“法芮尔,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一改猫形态那调皮的样子,现在的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女神请问,我会全部回答。”法芮尔站起身来,背挺得笔直。

“不,我不是女神……你找到了你要找的那小队人,打算怎么办?”

是在说那一队反抗军的事。

“从昨天的事也能看出来……他们做的事情太偏激了,我希望他们能跟随反抗军的大军,去和真正应该交战的人战斗,而不是在这找平民发泄。”

“但这种人,其实是很难听进你的好言相劝的。”

法芮尔露出一个自嘲式的微笑:“是啊,毕竟我既不是辩论家也不是法官,只是一位守护者。我只是受到了反抗军的委托,最终决定权并不在我手上,实在不行,把他们都抓到他们原来的老大面前就行了。”

“这样……”女神沉默了一会儿,认真思考着什么:“我昨天看见他们往孟菲斯去了。”

一听这话,法芮尔喜出望外,两眼闪烁出激动的光芒:“啊!真是太谢谢您了!!”她简直开心地要跳起来,连忙收拾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准备离开这座神殿。

“我去买早餐,然后就赶过去。女神您想吃什么?我可以帮您带来。”

直到法芮尔提到早餐这两个字,安吉拉才醒悟过来,她已经有多久没有吃人类的食物了。“不……不用麻烦了,我只要变回猫的形态,四处找一些猫能吃下的东西饱腹就可以了。”

这让法芮尔大吃一惊,她从小就一直认为埃及的神明们都是吃着人民献祭的最好的食物:“怎么会这样……人间有那么多美味,身有人类的味蕾,却没有品尝,那也太可惜了。”

这话让安吉拉有些难过地低下了头,她怎么会不知道人间美味有多好呢?可在那件事发生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人的目光之中。

法芮尔眼球咕噜一转,热情地对安吉拉说:“那您在这等着,让我买来最好吃的早餐带给您吧,虽是根本比不上的不起眼的事,但我也想以此报答一部分女神的救命之恩。”献给安吉拉一个阳光的笑容,法芮尔从神殿离开了。

 

那是整个法尤姆里最好吃的烘焙面包,回来的法芮尔这样说道。一看到守护者的徽章,那位女老板竟十分激动地多送她了一人份,说着什么这是过去受到守护者帮助的小小感恩。

“女神,面包可还和您胃口?”法芮尔亲切的问道。

确实不一般,刚一拿到手中,小麦粉的芳香就扑鼻而来。不软不硬,有着恰如其分的嚼劲,入口时夹杂着甜腻,从敏感的味蕾酥到了整个味觉器官,给人以十分惬意的享受。

“真的,非常好吃……”

和朝气蓬勃的法芮尔共进早餐,这样的场面也让安吉拉感到十分温暖。许久不曾再经历,甚至甜腻得让安吉拉有流泪的冲动,变红的眼圈没能逃过守护者的鹰眼。

“女神,您…怎么了?”还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对,法芮尔有些迟疑地问道。

“我不是女神,不是贝斯特,你只管叫我安吉拉就行了。你城里有个诊所吗?那以前是我的家,只要生病的人都能来看病。可在这里的埃及农民起义时,因为我们收留了一些希腊人和罗马人,我们诊所的人都被杀掉了,包括我的家人。”

突然谈起这么严肃的问题,法芮尔原本的笑容都僵硬了,她垂下头,静静地听着安吉拉的讲述。

安吉拉的声音中带着哽咽:“我本来那时也要被发现了,但我突然受到贝斯特神的守护,变成了一只猫,这才逃过了他们。我获得了一部分神力,但刚成为猫的我十分混乱,浑浑噩噩地过了不知道几个月,我才逐渐恢复人的知性。我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你才拒绝作为人出现,毕竟人看到早该死掉的人一定会引起慌乱。抱歉,安吉拉,我不知道你遭遇了如此悲伤的事情。”这让法芮尔的内心十分难过,而又极其愤慨,身为一名保护无辜人民的守护者,她实在不能坐视不管。

“你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吧,安吉拉。像你这样帮助别人的好人,不应该遭受如此待遇。我带你去没人认识你的城市,跨过沙漠,穿梭丛林,横跨尼罗河,重新开始。我向拉神发誓,一定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守护者带着自信的微笑,向对方伸出了手。

究竟谁是谁的天使,谁又在拯救谁呢?

安吉拉握住那炽热的大手,身体前倾,紧紧抱住了她。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