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Bastet’s Protection-3

设定:埃及守护者法芮尔×半猫神安吉拉

刺客信条起源古埃及末期AU

故事部分受起源游戏启发 神话部分可能不太严谨,如果出现问题请多多包涵,欢迎指出

旅行多有趣啊~【幸福脸

-------------------------------------------

鉴于安吉拉并不会骑马,法芮尔找了一匹温顺的骆驼给她。在城外抱在一起,抓着手攥紧绳教学三小时后,终于能两人都驮着行李上路了。

法尤姆和孟菲斯两座城市被广阔的山地群隔开,即使是骑行也需要三到五天的时间才能到达,其间少有落脚点,炎热而荒凉,没有任何河流能在表面存活,为了能安全穿过,旅行者都必须准备足够的水粮。

山地的地形十分复杂,有许多高达百米的风化岩石,突兀地暴露出受到风力侵蚀后的基盘。崎岖不平而又巍峨奇特,是别处难得一见的风采。虽说乍一眼十分混乱,但法芮尔还是可以找到那几乎被埋没在山谷间那用于商运的小道。

“我变成白猫站在你身上,你一个人骑马快速穿越山地不是更省事?”

法芮尔自然遭遇这个问题,她除了有想让对方过人类生活这个主观理由之外,更重要的是客观现实的要求。

法芮尔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指向了不远处的荒地。

安吉拉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那是一群野蛮肮脏的犬类生物,起码有七八只聚在一起,似乎在疑惑在这个寸草不生的沙漠世界中究竟要去哪才能取得供给生命的食物。

“你是怕鬣狗……”安吉拉刚说出它们的名字,可就被法芮尔打断了。

“不,你看它们头上。”

那是四五只盘旋在低空的秃鹫,正对着地面上的家伙虎视眈眈。

忽然,有一只急速向下俯冲,叼起了鬣狗群中体型相对娇小的一只,一把扔向了山缝间自己的巢穴!里面的幼鹫一哄而上,瞬间埋没了鬣狗的身形,只能听见它发出几声惨痛的哀嚎,随即便安静地成为了它们的一顿美餐。

“如果被叼走的是你,我可会疯掉的。”法芮尔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郑重其事地说道。

面前的场景让安吉拉有些惊异地瞪大眼睛,感叹说:“能在沙漠里活下去的动物,都是凶残的家伙呢。”

“人更是如此。”

两人并肩赶路着,正是太阳高照之时,谷间低地的热量难以扩散,沙漠表面蒸发的水汽让人眼球发胀,眼前似乎有热浪在浮动。这种烈日,让在埃及生活的人都有些难堪,两人迫不得已小憩了一会儿。可为了追上反抗军小队,她们不能在白天停留太久。两人包裹好遮阳用的长袍继续行程。

天上的秃鹫对守护者来说不算什么,在它们俯冲下来之前,法芮尔会抓住手里的弓箭将其射下。为防止荒地的鬣狗群将安吉拉从骆驼上扑下,法芮尔在进入战斗时总是骑马挡在安吉拉面前,用剑刺死所有来袭的家伙。面对始终如一的昏黄沙漠感到担忧时,法芮尔自信的指路也总是让安吉拉非常有安全感。时间继续流逝着,两人不断目睹从太阳高照到黄昏日落夜晚降临,接着又是太阳升起的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

夜晚,两人随意躺在原地就能捕捉到明亮的繁星。法芮尔指着天上的哪几颗和哪几颗星星构成了什么神明,滔滔不绝地与安吉拉分享那些古神的故事。

“你知道吗安吉拉?贝斯特以前可是狮神塞赫美特(Sekhmet),威风凛凛,专门下界去毁灭那些罪恶累累的人类。后来因为太过凶残,被拉神取走了狂野和憎恨之心,变为了猫神守护人民的生活。”

“那法芮尔更喜欢哪种样子呢?”

“当然是你现在的模样,救赎永远比杀戮更为伟大。”

有时候两人也争论起来,嘴上较量着埃及和希腊的一些神明谁更厉害。最后聊累了,法芮尔让安吉拉先睡,主动承担守卫任务,然后到了后半夜,两人又轮换过来。有一次白天开始赶路,安吉拉还没睡醒。她坐在骆驼上,一边骑着,一边像猫咪一样垂头打着瞌睡。法芮尔看着那瞌睡样,一头笑了她好久,另一头又轻轻地牵着骆驼的绳子领着它拐弯。

又是一天天黑,再走下去相对危险,法芮尔决定就行路到这里了。安吉拉借着月光,勉强看清法芮尔拉扯马绳停下的样子,她也依葫芦画瓢拉住自己的骆驼。法芮尔先了下马,然后快步来到安吉拉的骆驼旁,对她伸出双手。安吉拉对上下还不是很熟,颤巍巍地抬腿将身子挪到法芮尔面前,然后一个轻扑下来,被法芮尔完全接住。

法芮尔笑容满面地抱住自己的女神,转了一个360°的大圈再温柔地将她放在地面上:“今天我们在这里的山洞过夜吧,里面避风,没那么冷。”说完,法芮尔用随身带的树枝和打火石弄出一个火把,向山洞里面走去。

安吉拉将经历了一日长途跋涉的两匹坐骑安顿好,转头竟看见法芮尔扶着自己的脑袋,突然整个身子向一侧倾倒,安吉拉一个大跨步从背后抱住她,焦急地问:“怎么了,法芮尔?”安吉拉向对方全身释放自己的治愈神力,但她却发现法芮尔的身体并没有异样。

那时,法芮尔忽然感到自己眼前发白,可以看见漆黑洞穴里的空间轮廓,甚至看见了深处有流动的线条,那是对沙漠旅行者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水源。

“没事,我没问题。”话音刚落,法芮尔喜出望外地拿着火把冲进去。

“安吉拉——!你快来看,是洞穴瀑布——!”

安吉拉紧跟进来。洞穴内是一个十分空旷的空间。瀑布有近一层楼高,在火把的照耀下,可以清晰看见地下水从瀑布顶端一条长长的石缝喷涌,流水仿佛神灵施法一般凭空出现。水最终是落到与两人同样高度的平面,分支成无数支细流蔓延到门口。

而在未被法芮尔火把照亮的角落,安吉拉敏锐地看见一些黑色的细长物体正在移动。它们发出“嘶嘶嘶”的声音,吐露着细长的舌头,猛地将身子直立起来……

“小心蛇——!”安吉拉在呐喊的一瞬间变成了白猫扑过去,用利爪抓住其中一只眼睛蛇仰起的头,尖牙迅疾刺进了蛇的体内。

法芮尔立刻反应过来,用火把砸在它们身上,可附近竟然盘旋了五六只蛇,在两人的竭力抵抗之下,法芮尔的腹部还是咬到了,她发出吃痛的哼声,捂着伤口坐在水流旁。

“没事的,没事的……”解决掉了所有眼镜蛇,安吉拉立刻又变回了治疗效果更好的人形,掀开衣服就把法芮尔的伤口抿在了自己嘴里。

法芮尔小腹中的一点被一阵湿热覆盖,柔软的唇部贴在自己的肤面。忽然前神的舌尖刮擦在伤口上,法芮尔身子本能地颤抖了一下。“唔……”

现在的安吉拉处于被法芮尔双腿夹着的位置,感受到对方身子的抖动,安吉拉用手抚在对方的背部以示安慰。当安吉拉把伤口的毒液吸出来的时候,她深刻地感受到了对方腹肌的紧致。

“让你操心了…安吉拉。”眼前女神的姿势可以说将某些部位一览无余,再加上刚才的紧张迎战,正直的守护者脸颊发烫地撇过头。

“洞穴里的蛇最危险了,走神不应该是作为一名守护者的失误吧?”安吉拉眉头紧锁,有些生气地向对方抱怨。

神力的援助让守护者的身子恢复得非常快,两人就地用面前的泉水做了清洗,接着就开始布置晚上睡觉的东西。瀑布地下太过潮湿,但瀑布之上的平地就很适合安置。互相确认后,两人顶着瀑布流逆流攀爬到了上面。

“抱歉,我的双眼刚才给了我一种不一样的视觉,弄得我有些激动。倒是猫咪女神,非常厉害啊。”先爬上顶的法芮尔向下方的人伸出手。

“什么啊……贝斯特的力量,也仅仅是针对这些小生物而已,什么蛇鼠蝎虫。”被拉上来的安吉拉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上面没有危险的动物,沙土很软,稍显湿润,但却是温热的,踩着非常舒服。安吉拉从行李里抽出卷好的毛毯铺好在地面,法芮尔正将携带的部分木材堆在一起点燃,做成一个迷你篝火以供取暖并驱散洞穴里的蝙蝠和圣甲虫。

贝斯特的神格让安吉拉得知,这名守护者身上遗留着来自远古文明的力量,这注定了她会经历许多不平凡的冒险。然而并不是每次她都能在身边,并不是每次都有机会救到对方。

法芮尔的小麦皮肤在篝火的照映下明晃发亮,猎人特有的健壮身躯投映在洞穴壁上化作巨大的影子。弄好一切的守护者光脚坐在安吉拉铺好的毯子上,一个侧卧躺了下去,一只手撑着下巴,发觉到注视自己的眼神,冲着其来源露出笑容。

那是多么朴实纯洁的笑容啊,像是面前这温暖的火焰一样包裹了安吉拉的心灵。成为一只白猫的时间太长,那种猫科动物会对饲主产生的奇妙依赖感也表现在了安吉拉身上。

这是一场缺少了法芮尔就不能完成的旅途,安吉拉认识到,她不能失去对方,她想去拥有,甚至是套住这个绝顶优秀的女人。

两人之间隔着篝火,安吉拉没有选择睡下,而是几步绕了过去,在法芮尔面前蹲了下来。

“法芮尔·艾玛莉……”

像是被老师突然点名的小学生,感到惊异的埃及女人立刻在毯子上坐正。

这让安吉拉更容易地吻上了她。

忽然贴紧的柔软让法芮尔瞪大眼睛,而安吉拉却更上一头,用舌尖顺畅地撬开紧抿的双唇,触到对方微蜷的舌头。

“唔唔……”一阵唇舌交融让法芮尔肚子里燃烧起沸腾的火焰,她一下被卷入了对方暧昧的节奏,闭上眼感受对方的情欲,化被动为主动探出自己的舌头与眼前的金发女人纠缠。两人互相交换了口中的液体,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接触才完成了这次的吻。

法芮尔被吻得七荤八素呆坐在原地,回过头来已经脸颊通红,在耀眼的篝火明光下完全无法掩饰。

看着这样的法芮尔,安吉拉露出邪魅的笑容,轻抚对方的乌黑顺发说道:“我把贝斯特的神力分给了你。以后只要脱离战斗,呼吸几下就能自动恢复伤口。一定要注意安全,我的小守护者。”

“谢谢你……我的安吉拉女神。”法芮尔的眼神仍旧有些迷离,只是在恍惚间表达了谢意。肚子内翻腾的火焰蔓延到了全身,法芮尔觉得自己身体各处都在发热,大脑尤其如此。她从未感到如此脱离控制,完全不像平日的自己,现在脑子里都是沸腾的难以抑制的冲动。

安吉拉准备起身了,打算回到自己的毯子上。法芮尔不愿意,身体比思考更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她双手抓住了安吉拉的肩膀,嘴唇亲吻她的脖颈。安吉拉在这一瞬间露出了笑意。

“你别想…就这样走掉,安吉拉。”上涌的情欲让法芮尔的声音沙哑。

女神主动向后仰躺,满意地欣赏对方害羞纠结却又按耐不住的表情。

瀑布刷拉拉的水流声掩盖了之后的声音。疲惫的坐骑们已经安然睡去,两人还在享受着这充满水渍的野外旅行。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