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短篇】新年再聚

青龙×朱雀的新年下凡逛街

上位神格≠人格

OOC可能 祝食用愉快

--------------------

身在中国的神兽们都与这片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古到今,他们有的主动守护人民,有的则被人强制引导并锁在神器里压榨神力,千百年时光荏苒,更多的神兽们两者都经历过。其中,掌管着东方与南方守护重任的青龙和朱雀尤其如此。

中国的新年又要到了,青龙腾云驾雾俯视地面上的情景。人类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在太阳西沉后也过上灯火通明的夜晚。道路上车水马龙,细看,流动着庞大的舞龙舞狮队伍,而静止不动的是大商场一旁热闹的室外汇演,它们吸引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高耸的现代都市与古代的城池和谐相融,都连接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建筑的外围都挂上了红色的灯笼,整座城市仿佛都沉浸在亮红的海洋里。

耀眼而火烈,这让青龙想起了朱雀的模样,围绕它身躯熊熊燃烧的炽热让木属性的自己不由得退让三分。也不知是这热火影响了她的性格,还是它的性格铸造了那片热火。青龙记得古时有一个阶段,它们分别护佑着对立的两方族人。朱雀不断地让敌对干旱,而青龙就不断地引雨跟她对着干。

四圣兽之间难道不是和睦相处的吗?废话,当然不是。只是一群我行我素的,有时比人类还幼稚的家伙们罢了。它俩那时候,若非神之间的战斗会毁坏人间,可能早就撕起来了。不过,属性被克制的青龙其实也就气势上逞逞威风。

飞翔在上空的青龙感到龙鳞非常瘙痒,这让它强行停止了回忆。青龙狠狠地甩了甩身子,掀起一阵大风。仔细一看,是人们放的烟花炸到了自己的龙身上。这个习俗从古时一直延续到今天,让青龙也好生怀念。细细观察,烟花和古时也并不完全一样,现在的烟花可以构建出各种形态与字符。青龙环视四周,它一下就识别出了人们的方块字——烟花所写出的“新年快乐”。

“青龙。”是谁在以平淡的语气唤着它的名字,地下的常人是不会看见神兽的。声音的主人赫然出现在青龙面前,骄傲地展现自己火红的双翅。

“朱雀,你可终于来了。”

 

两神附身在了街道上的一对同性情侣身上,近距离的体验现代人类的生活。它们通过人的记忆去了解人世的变化。

“青龙,帮我买一串糖葫芦吧。”朱雀指着一家流动小商上面的样品兴奋地说道。

只有青龙所附身的女人身上带着钱,她也自然掏起了腰包,一边还说:“今年也要吃这个吗?你真是不放过和你颜色相近的东西。”

“当然是因为好吃呀,你也尝尝。”朱雀咬下一颗糖球入口后,抬手将串签伸到青龙嘴边。青龙用自己的大白牙把第二颗糖球完完整整地叼下,吞进嘴里,甜蜜地咀嚼起来。

朱雀收回串签,另一只手挽住青龙的手臂,径直向夜市小吃街走去。两人一路上几乎都是吃过去的,街边的烧烤,炸炸,卷饼都被临幸。青龙一边帮忙提东西,一边还要帮着朱雀蘸上辣椒作料。

“青龙,我觉得我们那么多年干得最有意义的事就是让他们把这些食物延续下来了。”

“你说得非常对。”看着对方越吃越嗨,青龙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自从人们进入科学的时代,他们就很少行动性地祈求神的祝福,青龙和朱雀也就重回了让东方与南方风调雨顺的本职任务。起初两人还是互看不顺眼,但随着人民凝聚一心,它们也逐渐重归于好,每隔一段时间在新年时下界相聚也是近年来说好的约定。

两人行走在拥挤的人群中,疑似夫妻的一男一女抱起哭泣的小孩,严厉地命令孩子不再哭闹。但根据神兽三个小时之前的记忆,陪那孩子一同出行的父母并不长那样。

“只是糟糕的地方还是没变啊。”青龙的双眼在一瞬间泛出凶悍的绿光,它只是轻轻动了一下手指,人贩子四肢的骨头便被周围的空气压断。一只红色的小鸟落在这仅有一两岁的孩子的肩头,确认了身体无恙后化为星火消失。

倒地的两人已经引来群众的注意,朱雀还在观察现场是否有异样,青龙却已若无其事地在一家小店买起东西了。

“让他们的警察自己处理吧,我们不需要再干涉了。”青龙用神力心电感应传到了朱雀的心里。

吸引住青龙的可能是当地特色的小吃,上一回下界时它并没有见过。只见老板用将液状的糖倒在光滑的铜板上,绘出各种神兽的形状,再用铲子定型,最后用竹筷在中间一黏,这所谓“画糖”的食物就做好了。

十二生肖栩栩如生地通过糖水作为食物展现出来。让青龙眼前一亮,不禁赞叹道:“大伯,您画得真好啊!”然后马上交钱买了一个。

青龙举着手里的画糖回到了另一位神兽身边,戏谑地说道:“朱雀,你真好吃。”

这一莫名其妙的话语让朱雀猛地回头,只见金灿灿的黄糖绘出的朱雀在青龙的手里恣肆展翅,随翅羽一起舞出的还有星星点点的火花,这仿佛看见了过去的自己,而青龙正俏皮地抿着尾尖,就好像自己被它舔到了一样,让朱雀浑身不适。

“竟然还有这种小吃!?”朱雀说完,就向老板要了三条小青龙。

 

逛完小吃街的两人来到了城区最高的一座古楼,可以饱览整个城的夜景。灯红酒绿的繁华不曾停息,下面的喧闹能传到这几百米外的距离。由于古楼的入口被封住了,这里只有这两位神兽,朱雀让火花燃烧在檐下,用以照明。

“这几百年,人们的生活变化太大了。”朱雀眺望着远方的灯火,语重心长地感叹道。

青龙点点头,对着朱雀轻笑:“对呀,我们以前的掺合,也许都只是些捣乱。”

朱雀也同样回应了一个真挚的微笑:“但那也是过去的人们认为我们是必须的,不过说真心,我觉得挺有趣的。你也知道,我们神兽能在漫长寿命中感到有趣,也是很珍贵的。”

朱雀将头一侧,满足地靠在青龙的肩头,而青龙也伸出手搂住朱雀的肩。

“那我们这次,用不破坏人们生活的方式,过让彼此都有趣的日子吧。”

“嗯。”朱雀话音刚落,两位神兽的神格从附身的这对人类恋人身上脱离,四周的星火瞬间熄灭。

 

法芮尔醒来,第一眼就看见安吉拉有着一头乌黑的顺发,扎着中国风的头饰,穿着露肩的红色旗袍,这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恋人的样子让法芮尔瞪大眼睛。

而齐格勒博士更是惊异得双唇微张开,手难以置信地捂在嘴边。本应身着便衣的法芮尔如今全身穿戴青绿色的机甲,样式与猛禽相似,但装甲都以青龙为主题,双肩是爪,头盔则是龙头,这是从未见过的设计。

接下来让人震惊的是她们的位置,这是一栋年久失修的老楼,封锁之后无人管理,无法从内部下去,距离地面有至少三百米的高度。两人都有被附身时模糊记忆,之前进食后的饱腹感仍非常真实,自身人格被压抑的感觉并不太好受,但她们还好遇到了不错的神灵。

“神仙都是这么随便的吗?”安吉拉用两指抵住自己皱起的眉头,为附身自己的神格感到发愁。

残留的神格告诉法芮尔这装甲与猛禽的使用方式是一样的。安吉拉协助恋人检查机甲是否完好,法芮尔将身上所有的开关都尝试了一遍,身上除了燃料没有任何的炸弹。

检查完毕,法芮尔选择公主抱的姿势抱住安吉拉,利用机甲从高楼离开。

“安吉拉,准备好了吗?要起飞了哦。”法老之鹰从栏边一蹬,抱着自己的天使窜上了天空。安吉拉在感到悬空的瞬间更搂紧了法芮尔的脖颈。

此时,身下就是繁华的城区,这是两人第一次有机会在这种时候从天空俯瞰人民。她们穿上自己的作战服时,所在的地方都不会如此安宁。

英勇的法老之鹰突发奇想,将安吉拉抱得离自己更近了一些,安吉拉忽然感到自己眼前发黑,视线全被法芮尔的青龙头盔挡住了,紧接着有一片柔软就吻上了自己的唇。

“唔…!法芮尔……!”法老之鹰探入舌头,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这一定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吻,法芮尔内心坚信。

高度降得更低了,法老之鹰抬头观察四周的建筑。她尽量躲避人群的视线,绕着建筑群回到她们旅游期间暂住的酒店。

燃油的声音越来越小,刚一着陆,法芮尔正将安吉拉小心放置平地,法芮尔的机甲,安吉拉的旗袍都开始褪去,变回了她们出门时的衣服,齐格勒博士的发色也变回原本的淡金。

安吉拉脸颊泛红,只看着法芮尔开心地勾着嘴角,得意地将眼神瞥向一边,活像得了便宜乱跳的孩子。安吉拉两手抓住对方的脑袋,让她的眼神聚焦在自己身上。两人深情对视了几秒,法芮尔觉得对方的蓝眼睛要把自己吸进去了,看得心里直痒痒,又呆滞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吉拉此时先走近一步,吻上了法芮尔。在交换了这个湿润的深吻时候,安吉拉终于说话了:“我们再出去玩会儿吧,被神灵附身的经历没什么体验。”

法芮尔点了点头:“嗯,想玩多久都行,我都陪着你。”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