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短篇】鹰有所属

情人节快乐!希望大家都能磕CP磕得开心!原作背景 清水糖 约会前夕 帮对象剪头发

-------------------------------------

207X年2月13日中午1点43分

艾玛莉军官将行李箱拉到脚边,一屁股坐在了等待椅上,刷起手机打发无聊的时光。

【我有喜欢的人了。】

【诶~你还是我们以前认识的木头队长吗?我们还以为中尉会嫁给事业】

后面跟着一排排坏笑的表情。

【那个人很优秀,光是和她在一起就让我心里很舒适,我也很想对她好。】

【照片~照片~照片!】

正愁怎么应对这群起哄看热闹的家伙,航班的广播通知响起了,是法芮尔的那一班。

【登机了,再见。】

今明两天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日,不过为了情人节能和恋人一起过,法芮尔理直气壮地向海力士公司请了假,抓紧时间从吉萨飞回直布罗陀监测站。守望先锋重建了,有很多熟悉的面孔都回到了那里。他们这周正在陪小美做基地新年装饰,齐格勒博士也难得愿意临时放置那些需要处理的文件资料,好好地放松一段时间。

到了机场几经辗转,等到法芮尔用证件滑开基地的大门,已经是晚上七点。刚一进门,法芮尔就迫不及待地给博士发消息。

旅途奔波总是有些劳累,法芮尔径直走向一直供自己暂住的房间。这一条路安全官再熟悉不过,她还记得小时候的自己在这和齐格勒医生玩躲猫猫的日子。不过现在和记忆中的样子稍有出入,一路的走道两侧都被挂上了发散着柔光的红灯笼。这和博士在聊天软件上发来的照片一模一样,她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拍下来的。听小美说,这是中国新年的喜庆标志。

放置好了行李,安全官再拿起手机一看,安吉拉几分钟前就已经回了消息。

【诶,到了?这么快?我还说我们年饭结束后去接你,那你要过来吗?大家都在这里。】

法芮尔快速地敲打起了手机屏幕:【不用了,我洗个澡的时间你们都差不多要回来了吧。】

等待了十几秒,博士的回复马上传了过来:【好的,你还没吃饭吧?想吃点什么?我们在中餐馆。】

法芮尔只是稍加思索了一下,输入了脑子里第一个弹出来的菜名:【那…博士,土豆红烧肉拜托了。】

【ヾ(❀^ω^)ノ゙好的,我尽快】

法芮尔似乎透过这个表情看到了恋人含蓄的笑意。可是她知道,博士平常并没有发颜表情的习惯,可能只是输入法自动提示出来顺手点了而已。话虽如此,一联想到对方的笑容,就足以让心里有暖意流过。

艾玛莉中尉满意地放下手机,开始整理行李箱的东西。

齐格勒博士回完短信后,马上就叫来服务员点餐,接着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怎么啦齐格勒博士?”小美见此问道。

安吉拉顺势面向守望先锋的大家微微鞠了一个躬,抱以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大家,我得提早回去了,法芮尔刚到基地。”

“法芮尔?感觉好久没见那个小姑娘了!”林德霍姆工程师举着酒杯说道,他稍微喝得有点上头,第一反应还是对方小时候的模样。

这时莱因哈特一个大杯碰过来,同样醉醺醺地说道:“别吧托比昂,人家现在可比你高太多了!”

查莉娅冲着博士挥挥手,说:“博士再见,我们到时候会好好送小美的。”

温斯顿看着医生点点头,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

“亲爱的再见!”声音最大的当然还是那位莉娜飞行员,几乎完全盖过了身边莫里森说的“路上小心”。

当齐格勒博士回到基地,用证件打开法芮尔的房门时,正看见对方站在电源插口前吹头发,埃及女人的后颈被豹纹睡衣一遮一掩的,手臂活动间小麦色的皮肤清晰可见。

“法芮尔!”艾玛莉队长应声转过来,放下饭盒的安吉拉直接过来拥住了她。睡衣所包裹的柔软触感下是坚实温暖的躯体,博士踮起脚,用自己的脸颊向法芮尔的脸蛋蹭蹭。

“安吉拉,我真想你!你是提前回来了吗?”法芮尔用空出来的手回拥对方。

“嗯,他们吃完饭还要去送小美去机场赶回中国过年,我就为了给你带饭先走咯。”安吉拉回应着,勾住军官的腰部一起坐到沙发上,“快吃吧,等下就凉了。”

法芮尔将吹风机丢到一旁,刚打开塑料袋的结,一阵喷香就扑鼻而来。安全官立刻撕开了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这时候她才发觉自己原来有这么饥饿,随即狼吞虎咽地将饭菜塞入肚囊中。

“别吃太急。”安吉拉说着,伸手帮忙把法芮尔垂下来的头发撩到耳后。但她发现,只要她低头吃饭,头发仍然要垂落下来,直接靠在了饭盒边上,特别容易沾到东西。这可让齐格勒博士有些没法忍了,临时用手把自家小鸡崽的头发束起来放在背后,然后自己四处张望房间里有没有多余的头绳。

然而,并没有。博士索性一直用手束着恋人的头发。法芮尔也看这样有些太麻烦对方了,于是一句话没说认真吃饭。

“唔…谢谢你。”快速解决掉饭食,法芮尔边擦嘴边道谢。此时中尉是挺直了背坐着的,安吉拉仔细打量她的头发,已经完全是超过肩胛骨的长度了。

“法老之鹰……”忽然叫起自己代号的博士让法芮尔好奇地转过头看着她,“你上次穿猛禽装甲是多久?”

安全官少许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嗯…最近没什么大任务,大概是三个月前?”

“怪不得,你现在这发长戴鹰头盔肯定是会多出来的。要不让我给你剪剪头发吧?”

法芮尔自己也用手感受了一下自己头发的长度,感觉确实长了不少:“那…拜托安吉拉了,我去拿剪刀。”

安吉拉跟上去,找了些干净的报纸。两人重新回到沙发上,法芮尔乖巧地坐直,将后背交给恋人。安吉拉一手拿着剪刀,另一只手拿着叠好的报纸,用以装集剪下的头发。

法芮尔只听到身后“咔嚓”“咔嚓”的响声不断传来,紧接着是碎发滋滋掉在报纸上的声音。也不知恋人剪得怎样了。虽说内心非常想看看安吉拉认真剪发的样子,但她一点都不能动。法芮尔这时不禁幻想,要是有个无人机就好了。

静坐了一段时间,法芮尔听到报纸上的头发被“唰唰”倒进垃圾桶的声音,马上问道:“安吉拉,剪完了吗?”没有立即得到回应,安吉拉只是从背后起身,然后走到了法芮尔面前坐下。对方将手里还夹着细碎黑发的剪刀象征性地张合两下,然后笑着说道:“前面的也要剪一剪哦。”

说着,安吉拉已经将剪刀伸进了法芮尔刘海里,额头能感受到剪刀刀身表面冰凉的触感。接头发的小块报纸被安吉拉拿起,抵在了法芮尔的眼前,她只好暂时闭上眼睛。又是一阵“咔嚓”的声音,因为是正面,博士剪得更细致,也更缓慢了一些。失去视觉的法芮尔闻着恋人身上的淡香味,碎发窸窸窣窣掉下的声音都被双耳捕捉。

小块报纸倒了好几回头发,最终安吉拉作业完毕,放下工具,双手轻轻捏扯着法芮尔的两颊:“好啦,剪完了哦?睁眼吧。”

安全官的第一个感觉是,额头能接触空气的面积似乎更大了一点。齐格勒博士拉起法芮尔走到镜子前,在一瞬间,法老之鹰沉默了,或者说,她瞪大了眼,呆若木鸡。虽说背后的头发已经剪到刚好齐肩,但……

“……………………”

“为什么变成了齐刘海!?”沉默之后是爆发的惊异。法芮尔抓着自己的刘海不知所措地原地转起了圈。安吉拉两手将对方固定住,调皮地笑道:“不也挺好看嘛?法芮尔小时候可喜欢这个发型了~”

确实,上回留这个发型已是几十年前的事情。可三十多岁的人再用这个发型未免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安全官现在就能想到小队里的的家伙们看到自己发型时的笑声了。

“这实在是有些难为情……”法芮尔害羞的样子深得博士的心,安吉拉挽着她的胳膊煞有介事地摇晃起来,劝解道:“我在资料上看到埃及艳后都是这个发型,不也是很威风嘛?明天就这样陪我出去玩哦?”

法芮尔的脸逐渐发红,用一根手指挠着头,显得十分纠结,最后支支吾吾地答应道:“唔嗯…当然要,陪安吉拉出去玩啦……”

“哈哈,我可爱的尼罗角蝰!”

这时,走廊外面传来人群的脚步声,大概是吃年饭的人们回来了。齐格勒博士打算去看看大家的情况,给法芮尔使了一个眼色,问道:“要不要和我出去跟和他们打个招呼?”

一听这话,法芮尔吓得连忙摆手,现在就顶着这个发型出去见人没有点心理准备是会炸掉的:“不不不!明……我明天再见大家吧,你就说我已经睡了。”

“嗯…那好吧,”安吉拉拉开门,前脚刚跨出去,又立刻收了回来面向法芮尔说道,“我的房间和以前同样的位置没变,你用自己的卡就能打开,要记得哦?”

正当安吉拉再次要出门时,法芮尔又喊住了她:“安吉,等一下!”中尉一下走到了门口,在博士身子面对她时悄悄用手将门关上。

安全官严肃认真注视着博士的蓝眸,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想吻你。”

安吉拉露出了慧黠的微笑,连眼角间暴露的一丝得意也被法芮尔尽收眼底。两人默契地接近彼此,交换了一个漫长而甜蜜的亲吻。

“爱你,法芮尔,我想你很久了。”

“你是我生命中最珍爱的人,安吉拉,情人节快乐。”

“噗…真是的,不是还没到嘛?”蠢蠢而又可爱的恋人总是惹得安吉拉轻笑。

“就是现在想说,明天也对你说,你想听几遍说几遍,最爱你了。”

 

第二天,两人腻歪地黏在一起,痛快地玩了一天,使尽了所有情侣之间的活动项目。其间,法芮尔抽空发了一张两人的自拍照给自己小队成员。

【世界最美女票.jpg】

【嘿兄弟们,不是说要看照片吗!该说什么不用队长我教了吧?】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