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同人】守望小学生

当小法拉发现自己不再是OW基地唯一的孩子…玩闹故事 轻松愉快向 全员宠孩子
小鸡仔→天使 麦克雷→安娜 运用未改前的旧设 布丽吉塔比法拉小四岁

---------------------------------------------------------

守望小学生

每当寒暑假的时候,为了便于照顾,安娜就会带着小艾玛莉来到工作的地方——守望先锋基地。这是每年法芮尔最期待的时光,在这里,她可以把玩平常看不到的高科技玩意儿,听叔叔们讲战斗中的精彩战绩,最重要的还是可以见到漂亮温柔的安吉拉姐姐。

但是现在,独自一人的小法拉什么都没有。守望先锋的特工们都有自己的训练或工作安排,小艾玛莉只能面对自己不得不对抗的命运——寒假作业。即便是已经成为一名初中生的法芮尔,她也仍然很讨厌做作业。孤单地坐在齐格勒博士的房间内,面对着摊开却一片空白的试卷,法芮尔夹着手中的签字笔百无聊赖地将其转来转去。

“嗷!简直写不下去……”一把将笔摔在桌上,烦躁地用头抵在桌边,法芮尔无奈地小声喃喃。她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距离安吉拉姐姐做完实验回来还要三个小时!

记得以前还在小学的法芮尔每次不想做作业时,妈妈就会耳提面命地告诉她:“如果要成为英雄就一定要好好学习。你看,周美灵是博士,安吉拉也是博士,温斯顿是科学家,杰克和噶比也都是军校出来的……”

可自从安吉拉姐姐告诉自己杰西其实是个捡回来的小混混后,法芮尔就再也不信妈妈那唬人的话了。那家伙还可以天天跑到守望先锋基地本部找妈妈教他射击,明明亲女儿都好不容易才能有一次几乎摸到真枪。哼,想想就真的想揍他一顿,自己再长高点就好了。

但是,如果自己好好完成了作业的话,无论是妈妈,还是安吉拉姐姐都肯定会夸自己的。一想到她们的赞美,小法拉终于舒展眉头,再次拿起笔来。安吉拉回来以后妈妈再过会儿也会陪自己做跆拳道训练,一定要加油。然而,才兴致勃勃地做了几道题,法芮尔就被难题卡住了!高昂的学习斗志在绞尽脑汁却无从下手的思考中逐渐被泯灭,法芮尔双手抱住脑袋,生气地嘟起嘴。

“好气啊!”

就在这时,从门口跑进来一个褐色头发的小女孩。她看起来很小,貌似只是个中年级的小学生,白皙的皮肤里还透露着一种娇嫩的感觉,但她头戴着的那一个钢板前橼的帽子又给她带来一种硬气。她带着笑意,十分活跃地跑到法芮尔面前,好像完全不介意面前有这么一位陌生人的存在。

这里除了我怎么可能还有小孩?法芮尔一脸诧异,她的印象中根本没有这号人物。

“你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

褐发女孩在法芮尔面前昂首挺胸,骄傲地说道:“你好,我是布丽吉塔·林德霍姆,今年十岁了,爱好是打造盔甲,现在的梦想是让小白飞起来。爸爸说,我可以到这里来找你玩。”

“…小白……?”你这爱好可真超出了你的年龄应有的,当然法芮尔忍住了吐槽的冲动。

“哦,那是我家的猫咪!”小女孩立刻回应道。

“你的爸爸,难道是托比昂叔叔?”法芮尔问。

“对没错,想必你一定是法芮尔了!”

看来是来了个麻烦的小家伙,法芮尔挠挠头回答:“对,我确实是法芮尔·艾玛莉。但我现在不能陪你玩,我有作业要写,你也不能在这里乱玩,这是齐格勒博士的房间。”

但凡是个孩子,听到作业肯定都想溜之大吉了,更别说面前这位还是个小学生。然而出乎法芮尔意料的是,布丽吉塔反而往桌上一凑,踮起脚尖看她的试卷。

“别看啦,这是初中的物理题,你还没学呢。”生怕小女孩一个脚滑,法芮尔连忙抓住她往外推。

“法芮尔,这道题明明很简单的,你怎么用了这么复杂的方法呀?而且你是不会接下来的步骤了吗?”小女孩稚嫩的嗓音引起了法芮尔内心的一丝慌乱。

法芮尔仓促地把布丽吉塔定在地板上站好,正经地说道:“这可是初中的题,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褐发女孩有些不服气了,激动地身体前倾争道:“这种题我爸爸早教过我了!我爸爸可是工程师,他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我必须要按老师教的方法做,安吉拉已经给我讲了一遍了,她可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你大骗子,谁能比我爸爸聪明,他能造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

“安吉拉可是天才!以后绝对是医学界的第一人,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有第二个!”

“胡说!我爸爸最聪明!”说着来气,布丽吉塔竟然从腰带抽出一个小锤示威。

法芮尔也是上头,完全不怕对方那点威慑:“谁怕你了!你爸爸的身子还是安吉拉姐姐帮忙调养的,能比吗?!”

没想到的是,平常听话乖巧的法芮尔此时竟和小学生一个水平开始争吵,而且完全忘记自己作为大孩子的身份,和对方打起架来,并且愈演愈烈。

桌椅吱呀的摩擦声,小锤的碰撞声,以及小女孩特有的尖锐嗓音炸成了一片,直引来了走廊上的莱因哈特。大山一样的男人赫然屹立在门口,扭打在一起的两个孩子瞬间愣住。

虽然是人小,但打起来却特别凶狠。法芮尔的衣服被撕开裂了几个口子,而布丽吉塔胳膊上多处淤青。

“哦天哪!你们两个捣蛋鬼!”莱因哈特发出惊叹,连忙把两人分开,一手抓起一个小朋友。

 

“莱因哈特叔叔,不要!不要——!”只听见法芮尔声嘶力竭的劝阻声,安娜循声望去。当她看见莱因哈特一边胳肢窝夹着一个不安分的孩子走到训练靶场找她时,内心是不可思议的,一旁的红围巾牛仔小伙同样愣住。

壮汉用那一如既往的粗犷声音说道:“抱歉安娜,安吉拉有点忙,我想找你帮忙处理一下她们的伤口。”

莱因哈特说着放下她们,安娜立刻上前一步接住这两个鼻青脸肿的孩子,蹲下身担忧地问道:“你们究竟做了什么?”

“夫人。”此时麦克雷快步取来靶场内的备用药物,弯腰递给了她。

莱因哈特大大咧咧地笑着回答道:“她们俩竟然打了一架,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布丽吉塔能和法芮尔打平手。”

自听到莱因哈特要带自己去见妈妈,法芮尔的鼻头一直红着,止不住地抽泣,这下肯定要被妈妈骂了。

然而事实并非往法芮尔所想的方向发展,安娜一边为她敷药一边说:“你以为这是谁的女儿,法芮尔可是我教的,她一定让了那孩子。”

“那还真不一定,”莱因哈特在布丽吉塔身边蹲下,旁人看来仿佛感受到了楼房倾倒般的压迫感:“布丽吉塔也是我的女儿,认真起来还真不知谁胜谁负。”说着还轻拍了拍小女孩的背。

“诶?”小法芮尔瞬间懵了,就在安娜给法芮尔上完药离开要去给布丽吉塔治疗时,法芮尔还是忍不住冲着布丽吉塔吼叫:“果然你才是大骗子!你刚才还骗我说你的爸爸是托比昂。”自己最喜爱的偶像竟然有着这样的小讨厌鬼女儿,别提法芮尔内心有多难过了。

一顶大帽子忽然扣在法芮尔的头上,不但遮住了她直盯着眼前父女的视线,而且连同她的声音也被压到非常小声。

用脚趾头猜都知道那是杰西的帽子,此时他盘坐下来,正用食指戳了戳法芮尔的大臂试图引起注意:“那是‘教父’呀我的小祖宗,和干爹差不多的。”

“这样……”即便如此,法芮尔还是带着情绪地噘起了嘴。

麦克雷又用手指戳了戳她:“喂,不要不开心啦,这么羡慕的吗?”他轻凑近法芮尔脸颊边,小声说:“让我当你干爹也是可以的哦?”

法芮尔猛地把帽子怼在麦克雷脸上直接把他推倒地:“滚啊混蛋杰西!”

“法芮尔,别闹了!”安娜闻声一回头,小法拉马上又变回乖巧坐着的孩子。

给布丽吉塔敷完药,安娜听了两人打架的情况后重新回到法芮尔面前,表情上挂着副指挥官特有的严肃:“法芮尔,还记得我说教你体术是为了什么吗?”

法芮尔怯怯地回答:“是…强身健体,保护自己和别人。”

“不是用来和别人打架的对吧?你现在都是初中生了,不要和小孩子争起来。”安娜抚摸女儿身上新贴的膏药,有些怜惜地说。

“可是是她先动的手……!”法芮尔委屈巴巴地为自己辩解,

安娜覆上小法芮尔毛茸茸的脑袋,手轻抚着柔软的黑发:“我知道我的女儿很懂事的,我说了让布丽吉塔之后给你道歉,你们都在基地玩,要和睦相处,知道吗?”

“唔嗯。”法芮尔嘟着嘴点了点头。下一个动作,她将帽子从摊在地上的麦克雷脸上枪了回去,说着“对不起,杰西哥哥”,然后将帽子深深地扣在自己的头上,灰溜溜地离开了训练靶场。那帽子对于小女孩来说还是太大了,不仅遮住双眼,甚至还盖住了她的鼻梁。

“你没事吧杰西?”艾玛莉副指挥官向牛仔伸出手。麦克雷闻声立刻抓住对方张开的手掌激动地站了起来:“当然没有!令千金还是会控制力道的。”

拉起麦克雷,安娜望向法芮尔离开的门口说:“你还是油嘴滑舌,谁看不出刚才那一推用了全力?她有自己的脾气,也是麻烦你了。”

“不不,千万别这么说,夫人。我才是数次来守望先锋基地叨扰,给您带来不少麻烦。”麦克雷给安娜行了一个绅士礼。

另一旁的父女,莱因哈特不管布丽吉塔的哭泣,果断收掉了她身上所有的机械工具。他手握扳手在布丽吉塔面前摇晃以示拒绝:“真是把你宠坏了布丽吉塔,你处理好之前我不会还给你哦?”

 

难过的小法拉顶着大帽子在基地里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逛,最终不知何时,她在安吉拉的实验室门口停下,看着天使认真实验的样子,自己的抽泣停下来,呼吸逐渐平静了。

室内的安吉拉由于器材的遮挡,错眼看成了麦克雷的帽子在飞。她一阵惊诧地探出头来,发现了一只小小的法芮尔。帽子盖住了她的表情,但从那一动不动的样子里,安吉拉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怎么啦,法芮尔?”安吉拉弯下腰来问她。这时法芮尔终于将帽子取下来,发红的眼角接触到空气感到冰凉。她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一股脑地抱住了安吉拉。她对法芮尔来说,就是沙漠中的甘露,有它就能度过沙海,也是烈日下的冰块,有它就能回归冷静。法芮尔久久地拥抱着她,天使是她的火和水,只要在她身边无论多难过都会展开笑颜,一切都总能好起来。法芮尔十分任性地,不知道自己抱了多久。

两人在实验室门口以拥抱的姿势维持了好一段时间,安吉拉轻拍法芮尔的肩膀,每次说想移动却只会被法芮尔抱得更紧。无可奈何之下,虽然对方已经是初中生了,安吉拉也决定将她横抱起来,坐到实验室的沙发上。还好对方发育得不算快,但总归还是比以前成长了不少。以现在的体格,安吉拉能公主抱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乖,乖。”法芮尔还是一言不发,她坐在安吉拉大腿上,只是静心感受着安吉拉轻揉自己的头发。哎,写题比不过小学生,哪里敢说出口。

过了一会儿,走廊上传来轻巧的小孩奔跑的脚步声,褐色头发的女孩出现在了门口。

安吉拉认得她,可以说是看着她出生的了:“嗨,布丽吉塔

布丽吉塔蹦跶几步走到两人面前,法芮尔看见她先是把头撇向一边,然后又转回来直视她,最后终于从安吉拉身上跳了下来,与布丽吉塔对视。

布丽吉塔缩着身子左右来回晃动,低下头道歉:“对不起,法芮尔姐姐,我不应该和你打架的。”

反观法芮尔,她呆若木鸡站得笔直,愣住不知该怎么回复,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唔…嗯……我也不应该下重手的,对不起把你伤着了。”

“我们和好吧,”布丽吉塔说着绕到了法芮尔,给对方的双肩装上了什么东西:“这是我新做的肩甲,送给你,希望你不要生气了。”

法芮尔扭头一看,肩甲之间还连着蓝色的披风,这就有些像十字军的战士了!“哇,好帅的!”她忽然喜笑颜开,就地转了好几圈,装作手里有火箭重锤似的用力挥舞起来:“谢谢你,布丽吉塔,我超喜欢它!”

自己的制作受到了认可,布丽吉塔也开心地跳起来,两个女孩很快就打成一片,开始了孩子专属的假象对战。“噗……!”明白了原来是小孩子吵架的安吉拉也因她们的滑稽笑起来:“你们真可爱!”

评论(2)

热度(49)

  1. 最爱小鹰法芮尔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