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Bastet’s Protection-5【完结】

设定:埃及守护者法芮尔×半猫神安吉拉

刺客信条起源古埃及末期AU

故事部分受起源游戏启发 神话部分可能不太严谨,如果出现问题请多多包涵,欢迎指出

OOC可能,祝阅读愉快

电梯:1  2  3  4

--------------------------------

战争总是来得出其不意,凶险而迅猛,法芮尔决定与无形者组织一起辅助埃及的军队抵抗侵略,从此便与安吉拉分道扬镳。待局势终于脱离一边倒时,一不留神就已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无形者们本意并不是替如今这种埃及的王朝卖命,一旦正面战场可以僵持住,他们就脱离了军队,以组织内部的做法,仅刺杀敌方的关键人物。

法芮尔因守护者身份受到了组织内部十足的好奇与热烈的欢迎。无形者的首领为她详细解释了她奇特的透视视觉——“鹰眼”,并告诉她组织内很多人和她一样,都继承了这种远古文明的能力。无形者教导了法芮尔如何运用自己的视觉,传导了刺杀的技巧,受益于法芮尔受伤自动恢复的神力,她很快就成为了雷厉风行解决目标的暗杀者。法芮尔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她不必成为王朝军队的走狗,成为战役上的杀人机器。

但她没有忘记,这都得归功于守护她的安吉拉。许久不见,她时常想到安吉拉,她的话语她的经历,让法老之鹰每次刺出的袖箭都沉重几分。她也受组织指定过一些非致命的目标,无形者和上古维序者的争斗一直让她有所质疑。很多时候,她非常想与真正身为普通民众的安吉拉聊一聊,可在混乱的战争中,与至亲之人失联也是常事。

法芮尔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刺杀罗马前线管理粮草的军官。清晨一早,她只身驾马前往目标所在的大农场。法芮尔外披深蓝色的长袍,戴着兜帽,用布料像缠木乃伊一样遮住自己的面容,唯一暴露在外的乌黑双目透露着谨慎和防范。

前行的道路都是些农田间的交错小道,几头托运货物缓慢移动的大牛让法芮尔不得不勒住缰绳,小步小步地前进。法芮尔观望四周,在这里的也不过都是辛勤劳作的一般农民,在罗马人占领此地之后仍让他们继续着本该有的生活,只是供给对象变了而已。

守护者的视线掠过几片绿油油的作物,直接锁定在了一个人好似怀念的亮金色头发上。扎起熟悉的马尾,发尾稍卷,额边有细微的碎发翘起。身披的褐袍被竖着剪开成了三片展现出清凉的感觉,被风吹起时可以看见胳膊和腿上的金镯熠熠生辉,绚烂夺目。她站在一间木屋外面,农场的人三五成群的围着她,平和地讨论着什么。

法芮尔忽然觉得面前这两头慢悠悠的牛有些烦人了。一走到十字路口,她立刻挥鞭,马儿踏着蹄啪嗒啪嗒地来到金发女人的身边。周围的农民见此人来势汹汹,又背带武器,很快就散走了。

法芮尔这下可以看见对方的正脸了,标致的蓝眼睛,仍旧白皙的皮肤,可能是背光的原因,她看起来有些疲惫。但在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湛蓝的眼眸又瞬间精神饱满。

“安吉拉!”

“法芮尔!”

两人都对对方出现在这个地方感到不可思议。

法芮尔轻身一跃从马背跳下,在注视安吉拉的第二眼时,神情从惊喜变成了疑惑,她不解地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在这?”

安吉拉露出淡淡的干笑,解释说:“我混在难民里来到这边,是以人的形态哦?”

“我不是说这个,”法芮尔着急地摇摇头,“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齐格勒大夫双手抱起臂说:“就像你为了人民去抵抗侵略一样,我觉得在这战场前线,无暇被顾及的人们会需要我作为医者的救治。况且,在这边的话,我的肤色不容易被受到针对。”

“你都知道这里很危险……”话还没说完,安吉拉忽然伸出手,牵住法芮尔的手走进面前的这个木房。房屋里的柜子陈列着各种药草由于装不下而冒出来,守护者能叫出名字的种类只是极少数,桌上摆放着制药用的仪器,桌腿间是几桶水,墙角还修了加热用的火炉,大概是个专门制药的屋子。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进门后安吉拉松开了手,重新抱起了双臂:“所以你又是为了什么不顾危险,跨越整个战场,跑到罗马的管辖区域来?”安吉拉紧抿双唇等待面前人的回复,想着多半也不会是自己期待的答案。

守护者顿了一下,心想安吉拉是可以信任的人,便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当地的管理者是我的刺杀对象。了结他之后可以破坏罗马军的供给。”

安吉拉发出一声不屑:“啧,这些也是那群无形者教你的吗?一个职位总会被后来的人不断地替代,单靠个人的能力是无法改变历史的,即便是法老王也一样。已经快两年了,我给你的力量,被你用来成为了游刃有余的杀人机器。”

法芮尔呆愣在原地,被安吉拉说得哑口无言。

安吉拉忽然继续说起来,情绪越发激动,仿佛欲把积攒两年的心绪一吐为快:“你去军队后,我越想越后悔没有把你拦下来。想要挽回,却完全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你。”

“不,等等,安吉拉,不要再说了。”法芮尔一把拥住了安吉拉,这时她才感知到对方身上其实沾染着许多工作的砂砾污渍。这让她感到扎心的疼惜,往日那只洁净的白猫竟已长期没有清洁过自己了。她感叹:“我这些年也真的非常想你,想见你的!”

代表着质疑而相交的两臂在高大的埃及女人灼热的拥抱下被迫分离,但安吉拉没有回拥法芮尔,而是愤怒地攥拳击打在了守护者坚实的背部。安吉拉压抑的低吼里夹杂着喉头微弱的泣声:“可是你根本没真的来找过我!凭你们组织的信息,怎么可能完全不知道有着神力的大夫的动向?”

确实,忠于职位的法芮尔始终将任务放在首位,而笨拙地把心中的想法都仅仅压抑在了内心深处。这让守护者无法反驳,她放开了安吉拉的身子,胆怯地低下头,喉舌间勉强挤出的“对不起”是如此的苍白无力,与眼前的高个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法芮尔忽然觉得自己要被这间房子里面的药草味压抑到窒息了。

安吉拉用食指指节猛敲了一下法芮尔的额头,沮丧而又有些无奈地转过身向药房外的农田走去,那失落而柔弱的背影让法芮尔内心一紧,不假思索地大踏步追了上去。

听见了守护者靠近的脚步声,安吉拉也并没有回头,只是伸手指向了远处大风车旁的高塔,平静地向法芮尔叙述道:“你要的目标白天都在塔楼顶处理文件,只有塔顶和底门入口各有一个士兵把守,对你来说不过轻而易举。但就我而言,那名罗马粮草官在占领农场后也没有对农民进行压迫。教授先进的农作技术不说,还叫士兵帮忙建设基础设施,可以说是非常照顾这里了。如果发生了刺杀事件,下一个管理者多半再不会对这里的人那么轻松了。”

法芮尔仔细记住了安吉拉告诉自己的所有信息,但她现在并不想和对方谈论任务,可是,语言贫瘠的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叫着对方的名字:“安吉拉……”

对方终于转过身来看着自己,长叹一口气:“两年不见,甚至可能永远不见。战场上什么都会发生,神力也不是让你不死的力量。这里是你们可能争取解放的地方,我就想你可能会来也说不定。”

这句话让法芮尔倍感惊喜,但也更为愧疚,她瞪大眼睛坚定发誓:“真的很抱歉安吉拉!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再失联了……”

两人互相长久地凝视着彼此的眼神,是真的太长时间没能好好看看对方了。她们最终交换了一个亲吻以示和好,安吉拉带着守护者去了自己现居的房屋,共进了时隔已久的第一顿午饭,了解彼此近年来的生活情况。然而午饭后,守护者有些难堪地提出自己不能在此久留。

“安吉拉,这始终还是敌军的管辖范围,我怕我的出现给你带来麻烦。”

“所以你还是打算去刺杀,是吗?”安吉拉再次叹了一口气。

法芮尔抿紧嘴唇,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已经又伤了安吉拉的心了:“我……请给我一点时间,”守护者走到了安吉拉屋门外,“别担心,我暂时不会离开,就一直潜伏在农场里。”

安吉拉没能直视法芮尔的眼睛,只是低头十分缓慢地拉上了屋门,就仿佛等着对方会改变自己的决定那样。

然而,木头而又执拗的守护者并没有,就那样被关在了门外。她把东西收拾好挂在马儿的背上,牵着来到山脚下,自己爬到半山腰的石块上,取了一个可以透过窗看见安吉拉的角度坐下,眺望那时隐时现的亮金色,沉思着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下午,安吉拉重新回到药房制药,她反省自己中午可能有些过头了。不想拖累自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但自己都没有问她水和食物的物资是否充足就生气地将对方拒之门外了。大夫在自己脑海里默念了三遍,希望能在法芮尔下回出现时给她提供补给。然而整个下午守护者都没有出现,当太阳西沉,天空被琢上金橙的亮耀时,法芮尔的身影却突兀地出现在窗口。她带着不明所以的笑容说出一句:“我去塔楼了。”不等安吉拉回话便快速离开。

法芮尔绕到塔楼背后,避开士兵的视线,借突出或凹陷的砖块身轻如燕地爬到了楼顶。现在正是罗马粮草官的下班时间,开心地想着回家放松,完全忽视了窗口太阳的余晖投射下来的阴影。办公大门被踹开,埃及女人扛着比自己还高大的士兵的尸体,大挥手将其甩在了这个粮草官的面前。袖箭刺穿了这位士兵的喉头,室内没有任何武器,手无寸铁的粮草官吓得蹲在自己办公椅和石壁之间,发出苦苦央求:“别、别别!别杀我——!”

深皮肤的守护者一脚踢开椅子,抓住粮草官的衣领单手将其按在墙上,另一只手伸出袖箭抵在对方的咽喉上。刚夺去一条性命的袖箭遍布血红,血液滴落在粮草官的腿部,竟还有一股温热传来,直接把对方给吓尿了。

法芮尔露出狰狞的表情,故作凶暴地怒喝道:“听好了我只说一遍。停止给罗马军的粮草补给,不然你就和地上这家伙一样。我会一直监视着你,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上班,不听死,跑路也死,记好了。”

法芮尔放开对方,将右手“呼”得一横甩,袖箭上的血飘在粮草官身上,吓得他猛地一抖身,直接腿软跪在了地上。“哼,真是弱不禁风。”法芮尔看着对方逐步后退,从窗户钻了出去,一个信仰之跃消失了。

 

威胁结束后法芮尔第一时间去给安吉拉报了一个平安,但也没有长留。接下来的几天,守护者一直紧密监视着粮草官,那个软弱无能的家伙果真按法芮尔的要求做事。法芮尔将安吉拉叫到农场,指着那个被自己吓得魂不守舍的人,向她证明自己并没有杀他。这让安吉拉也稍微放心了一些。

尽管只是几天,但这下成功拖延了罗马军的节奏。从组织那得到埃及军队即将反攻的消息,法芮尔立刻来到了安吉拉的房屋门口。安吉拉一开门,一个叼着红玫瑰的俏皮法芮尔伫立在自己面前,这真是出人意料。

法芮尔将嘴边的红玫瑰拿回到手上,花朵轻贴到安吉拉柔软的脸颊说道:“安吉拉,你愿意和我去环游世界吗?”

忽然投来的浪漫提议炸得安吉拉瞬间茫然:“诶……?”

“我想好了安吉,这是我的最后一次任务了。我决定脱离无形者组织,然后我们两个人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帮助想要帮助的人。”

法芮尔的语气很认真,坚韧而清纯的眼神盯地安吉拉两脸直发热,这让她忍不住直接吻向了对方的唇:“我以前就这样想过……我们两个在一起,可以去任何地方。”

这之后法芮尔告诉安吉拉这里即将再次成为战场的消息,两人奔走相告农场的人民提醒避难,希望尽量减少战火带来的损失。两人也收拾好行李,准备开始新的旅途。

天使借鹰隼的羽翼飞翔,拥有天使守护的鹰隼绝不会陨落。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