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夏日

CP:双飞组无差 休闲日常向 原作背景守望先锋再聚后 OOC可能 仓鼠首次出没的设定注意 越写到后面越傻屌 祝阅读愉快【X

----------------------------------------------

放置好实验样本,齐格勒博士打开手机确认时间。手机桌面壁纸是与法芮尔在宾馆房镜中的合照,于它上面浮现着的,是当日的时间与日期。现在是上午八点三十分,距离样本的改变还需要好几个小时。想起今天是法芮尔差不多可以拆绷带的日子,安吉拉打算趁此时机去守望先锋基地的医疗部门看一看。

脱下白大褂和长裤,穿上清爽的连衣裙。如今已是炎热的八月,平时都在实验室工作的博士虽很少受到烈日的炙烤,但并不代表她不知外面酷热的可怕之处,从空调房外出时那被无形热浪吞噬的感受尤其令人无法忘怀。涂好防晒霜,手提小包,一把抓住遮阳伞,博士面带微笑前往了爱人所在的地方。

阳光贯穿淡薄的云层照射在大地上,为一切事物都染上一层刺眼的亮黄。还不到上午九点,这太阳竟能和正午相匹敌。法芮尔所在医院的后门有一片广阔的场地,采光尤其好,医务人员就在这晾晒某些衣物被褥,这里也修筑着简易的运动设施,不少病人会来此锻炼。法芮尔抓起背心擦拭脖颈与侧脸的汗珠,带着伤痕的硬实腹肌同时暴露出来。环顾四周,太阳一大,场地上许多人都已经回去了。忽然,法芮尔的目光在一个明显不属于这里人穿着的身影面前停下。白色的连衣裙青绿的裙边随着轻风飘动,神清气爽的配色给人带来夏日的清凉感,裙下露出的是比衣物更为白皙的美腿,在阳光的照耀下小腿肚柔美的轮廓更为清晰。她撑着遮阳伞,可以看见阴影下湛蓝的双眼亮铮铮地望着自己。眼神交汇的瞬间,由衷的喜悦之情上涌,法芮尔连双眼都不禁笑了起来。

刚到医院时安吉拉给护士小姐问了好,得知爱人果然不在病房里。以法芮尔的性子,好不容易能肆意活动了,可不会乖乖躺在病床上。问到了去操场的路,安吉拉马上赶了过去。在那里,法芮尔很好找,爱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她是当地罕见的深色皮肤,更重要的是她是整个场唯一一个在打篮球的女子。以红色为主调的运动背心,黑色短裤,黑色的马尾绑在后脑勺,她很像是一个在学校的运动女孩,洋溢着青春的风采。可惜,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两人也早过了可谓青春的年纪,可只要和她相处,总是会有青春的感觉。安吉拉马上从一旁的自动贩卖机买了矿泉水,但没有立即叫她,而是看着她一个又一个投球。有力的跳跃,紧绷拉直的坚实肌肉,认真锐利的眼神,汗珠从耳背徐徐流淌至脖子成熟而性感。法芮尔的跳跃力度不是特别大,手臂的移动幅度也不是很得心应手,可看出身体并没有完全适应剧烈的运动。

场地越来越晒,法芮尔也热得停了下来,安吉拉撑好伞向她走去,打算给她一个惊喜。然而就在这时,两人四目交汇了。她们都往对方走去。安吉拉伸手将拧开的水瓶递给了法芮尔。再也没有比运动后可以畅饮一瓶冰水更释放的了。

“谢谢你,安吉拉!”法芮尔继续往阴凉处走去,她可不忍心看着安吉拉跟着自己在烈日下受晒。“身体看来恢复得不错,可以理解你想动的心情,可也没必要在这么热的天打球……”。两人走进了室内,温度一下降低了,安吉拉指了指法芮尔一旁的毛巾以示使用。紧连着室外场地的是病人的复健室,这里有很多病人在进行复健运动、

法芮尔一边擦脸一边说:“晒晒太阳也不错呀,一直在床上,都要躺到肌肉松弛了。”

安吉拉立刻否认道:“不,那只是病人一般的应有的休息。”

两人一同坐到座椅上,开始起闲谈:“别担心,那太阳挺像我家乡的太阳,还算习惯的。你看最近夏运会要到了,不练一练怎么行?”

“诶,法芮尔…你不知道吗?夏运会并没有篮球项目。”安吉拉略显诧异的问。

“什么?真是过分,明明连足球都有。”

“那是趣味足球……别名卢西奥轮滑鞋与扩音器的体验时间。”

“就是那个踩到黄亮亮方块还能蹿上天的那个?那我也可以穿着机甲参赛了吧!”

安吉拉用手掌抵着下巴和半边脸蛋,侧头看着法芮尔,自己试图挽回已经跑偏的话题:“我是说篮球……你刚才明显手抬不上去吧,不如做一些其他简单点的运动?”

法芮尔惊讶地挺直了背:“你…你从什么时候看的我?真是的,都不叫叫我。”

安吉拉冲法芮尔一个挑眉:“这不是叫你了吗?法·芮·尔?我觉得你在室内弹吉他就挺好的。”

法芮尔展露出无奈的苦笑:“拜托啦医生,你明明知道这样会吵到其他病人的,再说谁帮我搬过来……”

“不不不,”安吉拉连忙否认,“我说的可是空气吉他,法芮尔你以前可喜欢这样玩的。”

“哦不——饶了我吧安吉。”法芮尔双手遮面埋进了两膝之间。

两人的交谈没头没脑却很欢快,她们都非常享受与对方在一起的时间。忽然,一声“咚”的巨响打破了和平,震颤了整个室内,声音像是哪里遭到了撞击,所有人都在抬头看有无任何异常,但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

“刚才的声音是在操场。”安吉拉说。

“没错,很明显。”法芮尔与安吉拉同时站起来,谨慎地走向室外。放眼望去,一切与刚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不,并不是。跑道旁多出了一个摊着的小小棕色背包,一旁趴着类似玩偶的东西。法芮尔一手抓起了背带,才发现这个背包是真的小,可能只适合人类婴儿佩戴,那么它可能不是背包,而是残破了一部分的,更接近于婴儿固定带之类的东西?法芮尔猜测,并把视线移向了那个玩偶——

“它是活的。”安吉拉突然说出的话让法芮尔心里一颤。

那个不知名的橙色小玩意儿身子有着微弱的起伏,那是生命呼吸的状态,只是它脸着地趴着一动不动,两人都不敢贸然接近。

法芮尔小心翼翼地伸出了她的腿——这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大长腿真好。然后脚尖抵在不知名生物的肚皮上,轻轻地将它翻了个身。它翻过来的瞬间就像个汤圆,整个身子上的肉都跟着抖了抖。它肚皮微鼓,有着纯白色的毛,但现在染上了一些灰尘,四肢和鼻头一样是粉红色的,脸部也是白色的,左右各有三根触须,额头的金属片发出危机的气息,告诉人们它并不是普通的生物。

两人都可以看出来,无视大小的话,它应该是一只仓鼠。可对一只仓鼠来讲,它实在太大了,活脱脱有人类婴儿的大小。

“安吉,先别靠近,万一有什么危险。”

“好,你也小心。”

法芮尔拍了拍它的肚皮,用指节敲了敲脑袋,又拍了拍脸,它仍然没有任何反应,只能从过于微弱的呼吸声判断它是昏迷而不是睡着了,奇怪的生物。可再怎么说,以它的体型,也不可能造成刚才那样震颤的响动。

安吉拉见这只小仓鼠似乎并没有危险,提议道:“要不我们把它带回实验室,说不定可以查出是哪个研究部门在搞的鬼?”

“我同意你的观点。”法芮尔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手抓起了这只大仓鼠,像搬东西一样夹在腋下用单手抱起。不得不说这只生物真的非常柔软,法芮尔又将它地往身上挤了挤,仓鼠仿佛玩偶样一发出了咕叽的声音

“咳……”她似乎看见了安吉拉给她的一个白眼,好吧,不能再玩了,反正她也碰过比这仓鼠更加柔软的东西。

两人刚向前迈步,一声非常靠近她们的震响让整个地面都颤动起来。法芮尔下意识用另一只手护住安吉拉,接下来的瞬间,一个带着火焰的巨大无比的球从她们面前经过,这个灰黑色的金属球非常大,比夏运会卢西奥他们踢(pen)的球还要大,甚至有足球球框那么高。看来那就是震颤的罪魁祸首没错了。

面对这种高科技武器,法芮尔心里一开始是想的完了,尽量先让安吉拉逃走。可接下来她们发现,这个火球只是在距离她们十米的外围做圆周运动,本意可能是不想让她们逃走。

由于规律实在太好掌握,两人默契地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三、二、一,冲——!”

法芮尔携着仓鼠与安吉拉风驰电掣般冲进了室内,而万幸的是那个球并没有跟来,而是继续在原地打转。

 

之后托比昂被通知前来处理这个不知名的球体,然而只要一接近他就会被弹飞。伟大的工程师曾猜测它是出现故障的智械,随行的堡垒不愿意用武力强行破坏它的机能。可为了修理,无论如何都是停下来才能做到的。工程师与警卫队们尝试过多种方法阻止它,却仍然被全部弹飞。听说父亲被多次弹上天的布里吉塔在之后赶来,使用盾击出乎意料地停下了它的动作,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另一方面,被齐格勒博士确诊为脑震荡并成功治疗的大仓鼠如今被关在一只笼子里。自它醒来后便充满攻击性,发出不知名的声音并一只咬着鼠笼,检查后却发现它没有任何病症。法芮尔曾抱怨它太吵了而将它搬走。调查后发现,基地里确实没有任何研究动物相关的博士,这让两人不知所措十分发愁。莉娜与宋哈娜在消息里看到了那只生物的照片,结队跑来玩。让人感到神奇的是,在她们夸完这只仓鼠非常可爱之后,它变得尤其老实,甚至还故意躺倒卖弄自己的肚皮。仓鼠成功赢得了两人的喜爱,以至于莉娜以猎空者之名作为保证可以管好仓鼠,让法芮尔和安吉拉同意将它放出来。两人也不想一直把精力放在它身上,索性交出了钥匙。

仓鼠终于从笼中逃出来了,它出来后冲向的第一个目标却是,一只笔。

它立刻在纸上写道:“I’m Hamond.”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