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Deklination Canon-5

法老之鹰的英雄救美公主抱 有些冷漠严肃的帅鸡 

每当看见天使的神级走位时,我都和鸡儿一样惊叹得不行

----------------------------------------------

几个月前,隶属海力士安保公司的首席安全官法芮尔·艾玛莉引领着猛禽小队击退智械的进攻,虽损失惨重,但成功保护了埃及阿努比斯人工智能研究设施。由于该设施对全球安全都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艾玛莉军官的事迹在当天就传遍了国际社会。这起事件后,法芮尔荣升上尉,同时这也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吉萨高原再次出现了智械的骚动,这一次是归零者残余的动乱。法芮尔奉命带领新一批的猛禽小队前去压制并协助平民疏散。得到的通知称,战斗发生于一家诊所。

烈日炎炎,热带特有的高温熏烤着大地,常年行走在这沙漠中的埃及人对此无动于衷,而从北欧雪山来的女性,即便已在这待了一个月,也难以接受这种辣毒的气候。汗如雨下,好在女武神作战服并不会让身体过分地黏湿。不过,让她紧张的更多是眼前的战况,而并非天气。

安吉拉在诊所被爆破者爆破之前逃了出来,混入了被打散的寥寥无几的当地警备中,然而外面归零机兵的形成的包围圈让她无法突破。小心翼翼地藏在建筑残骸后面,听着外面嘎吱作响的机械运作音眉头紧蹙,让她握紧了手中的冲击枪——这种时候更需要保持冷静。

到达战场,首席安全官迅速地确认了战况并下达指示:“萨利赫军官,你们去轰炸对面堡垒和灭除者,一分队跟随我轰炸接近地面人的归零机兵和切割者,注意不要让溅射伤到人们!”

命令完毕后,法老之鹰迅疾启动推进背包冲上天空。几发火箭弹下去,随后就有几只智械被炸上了天。以这几炮为契机,猛禽的狂轰立即开始。而轰炸诊所的重火力灭除者见此,忽然开始了对地面人的狂轰滥炸。这让安保官等人不得不着重对平民的保护。

俯视确认躲在建筑残骸后人们的位置时,法芮尔忽然一眼看到了明显与其他人着装不同的身影。虽被溅上了灰尘,但那女武神象征着救赎的双翅她永远也忘不了,她看得见她因战乱而凌乱的金发,法芮尔不会忘记这个人。

“安吉拉!!!”法芮尔情绪激动地降低了飞行高度,可安吉拉并不能听见法芮尔的呼唤——敌我双方的炮弹声太大了。法芮尔记得女武神作战服的功能,她绝对自信自己能带安吉拉逃开轰炸,可前提时她能看见她。

抬头啊!

一向冷静的法老之鹰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急之中。同时丢出一颗震荡炸弹,弹开靠近平民的小卒们。此时的轰炸离安吉拉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了,安吉拉本人也发现了这个事实,并打算转移所在位置。可是……来得及吗?

轰隆一声,安吉拉所隐蔽的残骸炸开了。

在这之前的一瞬,法老之鹰看到安吉拉娴熟地展开双翼滑翔到了不远处警备所在的位置,躲过了这一击。

法芮尔的心脏都要吓出来了。

可一瞬间,法芮尔看见另外一架重火力智械竟正在朝安吉拉刚着陆的位置瞄准。

没有任何思考余地,身体甚至快于大脑地动了起来。一只利鹰向地面俯冲过去,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天空中划出爆裂般的声音。

“上尉!!!”、“队长——!”

只听一声巨响,炮弹激起的烟尘中,飞出来了被炸断的鹰翼。

刹那间,一股冲力划破烟尘,冲出一条飞向天空的路线。

只剩下半边翅膀的法老之鹰双手抱住安吉拉,凭着已歪曲的飞行轨迹地降落在一旁建筑的天台。跟随的队员们纷纷送了一口气,少数人随即向建筑这边聚集过来。

“没事吧?”法老之鹰头盔的鹰喙被炸断,一侧金色的发饰被血染红。怕弄疼万一受伤了的安吉拉,法老之鹰竟保持着一动不动。

安吉拉被抱在怀中,惊异地看着眼前的安保官。她被溅射的弹片伤到额头,鲜血流到脸颊,浸湿了那再熟悉不过的荷鲁斯之眼纹身。似乎是因为看清了面前人的脸庞,从之前一直紧握的冲击枪这时才终于从手中松开,滑到地面上。撞击时的声音,似乎让安吉拉重新活了过来,这才开始感知身体的状况。

“没有…什么问题……”

“那就好。”安吉拉清楚地看见面前人那一瞬间溢出来的笑意。说着,法老之鹰将安吉拉轻缓地放在地面上,然后取下了自己坏掉的头盔,立刻又恢复到了凌厉的眼神。真的是她,安吉拉再次在心里肯定。法芮尔脸部的棱线与在军队时相比更加明显了。

法芮尔看着面前的队员:“我这里没事,还不快去救下面的人?”

“是、是!”

发愣的队员们被这一说,立刻飞向战场。

法芮尔扯下头盔里的无线电,叮嘱萨利赫那边的队员:“首先轰击重火力智械,再派几个人过来掩护平民撤退,务必注意安全。”

忽然,法芮尔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一股舒适的暖意,回头一看,安吉拉正在用手杖向自己发送治疗光束。

 

战斗结束后,安吉拉临时在海力士公司协助救治。第二天外勤结束后,安吉拉想去看看法芮尔的状态,问到了她在机甲师那里。刚到门口,就听到了严厉的训斥声和不断地道歉声。

“法老之鹰的机甲是这么容易断的?以你的身手会弄成这样?多少钱你知道吗!?下个月工资评定有你好看!”

“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一定会加倍小心的!”

一脸狼狈的法芮尔从办公室里出来,与就在一旁等候的安吉拉撞个正着。

“齐格勒博士……你好。”法芮尔立刻停止了无奈搔头的动作,恢复到了正经到冷淡的脸。英勇的法老之鹰现在头上正绑着绷带,安吉拉还知道她承载机翼的侧背也受了伤,似乎是已经让海力士自备的医生处理了。安吉拉看见了她背后拖着的箱子,主动抓住了箱子的把手。

“你这样背要痛的,我来帮你吧。”

法芮尔看见安吉拉一贯温柔的眼神中露出一丝认真。可是,她并不能从中推测出安吉拉的真实想法。法芮尔已经有五年没有和安吉拉见面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得上她的朋友。看着安吉拉走了一会神回来,保持对视让法芮尔有些尴尬,本能般瞥过头去。箱子把手上几乎和自己要触到的手没有一点想放开的打算,见势法芮尔只好将箱子交给她。

“谢谢你,那请跟我过来。”法芮尔同样回复了一个官方微笑。

一路上法芮尔微蹙的眉头从未展开过,两人很默契地都没有对话。好在要去的房间只是转了几个角就到了,莫名尴尬的时间很快就结束。

安吉拉抬头看了看门牌:训练靶场准备室

两人进来后,法芮尔搬开那个大箱子,里面的蓝色机械部件错落有致地安放着。法芮尔小心翼翼地将其一个个取出来,安吉拉见此确定这就是法老之鹰的机甲。

“工作狂,你还有伤。正义不需要一个不爱惜自己的人去捍卫。”

“我这次不是为了正义,只是试飞是没有问题的。正好你也还穿着女武神作战服,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法芮尔侧过身来看了一眼安吉拉身后的翅膀。

没有因安吉拉的话就将动作停下来,法芮尔已经把自己的上衣脱掉,仅剩下蓝色的运动背心。法芮尔的背面近乎让安吉拉一览无余,古铜色胴体各处参差不齐地掺杂了许多发白的伤痕,就如黑巧克力上数处指甲的刮痕。法芮尔背部和臂部都比从军时多了不少的伤疤,而且她的身上不止之前战斗的伤口,还有好些许因为战斗而不断磨损,至今没有完全好的结痂。这让安吉拉看得有些心紧,同时心底暗暗埋怨起海力士公司……什么猛禽机甲,到现在也不过是需要小白鼠的试验品而已。

也许是出于医者的本能,安吉拉轻轻地向法芮尔靠近,触碰了她的背部——这肌肉倒是更加紧实了。法芮尔触电似的一颤,立刻回头并后退两步,这过度的反应反倒让安吉拉吓了一跳。

法芮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医生,我希望以后可以不开这种玩笑了。”

“抱歉……”果然和以前不一样了,再也不是那个有肢体接触就脸红的小青年了,毕竟已经是首席安全官。安吉拉的内心有一些失落。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将机甲一点点地穿戴完整。

和往常一般娴熟地戴上鹰盔,却感到卡住了,头皮还一阵发疼,立刻把头盔举起来。哦,应该卡在绷带上了。再试了一次,打算绕开绷带戴上去,还是不行。

“噗!”安吉拉忽然一笑,法芮尔看着她略显尴尬地勾起嘴角,随即将头盔放在桌子上。“没关系,也不一定要戴。”

 

安吉拉出完外勤时下午就即将结束了,海力士的训练靶场这时空无一人,只有呼呼微风卷起地面上埃及的沙尘,橙黄的落日映射下的光芒不如午时那样让人感到烦躁焦虑,更多的是带给人一种夕阳的惬意。

法芮尔欣赏着灰蒙发黄的天空,向安吉拉说道:“齐格勒博士,我记得你的作战服有向队员滑翔的便携移动能力对吧?而且没有特别的角度限制。”

“没错。”安吉拉颔首,并象征似的张开了些自己的双翼。

“那么,请到我身边来。”

只听“轰”的一声,推进背包将法老之鹰送上了天空,在空中确保稳定悬浮后,向地面上的安吉拉伸出了手:“来。”

齐格勒博士在此之前只不过都是运用作战服在营地之间快速转移,或者快速地登上建筑物,从未试过……这种高角度且没有落地点的滑翔。可这也并不会成为什么难事,依葫芦画瓢,只不过将视角移得再高一点,锁定法芮尔本身也挺简单,轻而易举,安吉拉张开翅膀飞了上去。

法芮尔紧紧地握住了安吉拉的手,待她停稳后松开。两人将翅膀张到最大,尽量在空中保持稳定的停留。

仅靠作战服就来到了超过一般建筑的高度,安吉拉带着一丝好奇地俯视地面,虽然没有任何有趣的东西,却让她感到十分新鲜。

“果然很轻松就做到了,”法芮尔仍然一脸严肃,“我想,如果你掌握了这个方法,在埃及境内遇到某些特殊情况的话,可以利用猛禽小队来躲开来自地面上的攻击。这样……会让你安全很多,就以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安吉拉面对眼前的人眯眼笑起来:“原来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吗?谢谢你法芮尔,我不会忘记的,还有你救我时的英姿。”

夕阳照射在女武神的双翼上,反射出亮黄色的光芒直击法芮尔的瞳孔。阳光映射在天使白皙的侧脸与脖颈上,大概是保养得很好的原因吧,即使常常过着战地生活,看起来仍然是那么的顺滑没有皱纹,澄澈的湛蓝眼眸写满了温柔与体贴,使人内心获得平静,可以忘记一天的疲惫。多么美丽的女性啊,无论谁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她就是降临人间的天使,拥有着这世间最美好的心灵,可以将善良与温柔投射于每一个面前人。

法芮尔紧促的眉头不禁舒展开来,看着面前的天使发直,一时说不出话来。

只存在她们两人的天空显得异常宽阔,两人在对视中缓缓下落。

忽然,法芮尔感到了自己后背的一阵刺痛,身着猛禽机甲的躯身一下歪斜了,重心不稳地向下落去。

“小心!”

安吉拉见势连忙抓住了她的小臂,让法芮尔可以保持平衡,两人勉勉强强地安全着陆。

在安吉拉面前出丑让法芮尔很是尴尬:“不好意思……”

安吉拉松了口气道:“你啊。”

法芮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突兀地转移了话题:“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擦过安吉拉的肩,法芮尔头也不回径直地走掉了。她感觉自己在逃跑,事实也确实如此。

只剩下安吉拉一个人留在原地,此时的内心仿佛被什么压抑住了使人难受。安吉拉摇了摇头看了口气,在已经看不见法芮尔的身影后,自己也踱起了步。

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渐行渐远,微风轻刮着地面,甚至吹散了残存的鞋印。就像这里从未发生过什么。

评论(8)

热度(60)

  1. 最爱小鹰法芮尔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