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短篇-困顿【涂了糖分的刀】

原作设定 有虐 OOC可能

------------------------------

在参加重建的守望先锋一段后,法芮尔最终选择回到了埃及。身兼守望先锋成员与海力士安保公司首席安全官两职让艾玛莉军官尤其尴尬,在时间相撞时,她总是不得不放弃一边的任务。自从毁灭之拳从海力士公司的监狱逃脱,海力士在国际上的风评大受影响。法芮尔觉得自己作为首席安保官不能再熟视无睹了。

作为伴侣,法芮尔准备和安吉拉一起离开。此时法芮尔正帮安吉拉把在守望先锋期间的研究文件交托给自己的母亲。

安娜看着自己女儿表面上精神,眼神实际很空洞的样子感到有些担忧:“法芮尔,你真的打算回去了吗?”

连续几天的失眠确实把法芮尔折磨得精神恍惚,但她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强行用出一种清爽的语气说道:“哪里都会需要正义的,我想我还是更习惯待在自己的祖国。母亲整日和基地里的大家东奔西走的,更是要注意身体啊。”

安娜长叹一口气,接过了法芮尔手中安吉拉的书籍和文稿。此时法芮尔又忽然开口道:“我其实我还是希望妈妈用里面的技术把自己的眼睛治好,这样在战斗中会更有利。毕竟生死就在那么一瞬……”

安娜此时给自己的女儿一个深情的拥抱,似乎旨在让法芮尔战栗的内心平静下来。“我这把老骨头硬着呢,我死不了,你也死不了。”

法芮尔愣了一愣不知该说什么好,最终只是嗯了一声,便继续回去帮安吉拉收拾东西。

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安吉拉的白大褂。作为医者的安吉拉穿着它依靠在旋转椅上,马尾抵在椅子上面使金黄的乱发比平常要多上些许,戴着眼镜的天使仔细端详着病例。法芮尔觉得这样的爱人有一种知性女子特有的美丽,尤其是套着黑丝的两条腿交叠在一起时,总是向法芮尔投递一种心跳加速的诱惑。

每当这时候,法芮尔都喜欢悄悄过去给安吉拉唇上啄下一吻,并自豪地将其宣作奖励,然后克制住自己,接着认真地为安吉拉揉肩捶背。

法芮尔的殷勤不禁让安吉拉露出微笑:“哦,法芮尔,要知道你每天都这样我的肩酸早好了,少一天也没问题的,快去休息吧。”

“明明都是从战场回来的,我去休息你却还要工作,不觉得很不公平嘛?”安吉拉听到法芮尔竟对自己用上了撒娇语气,心想这简直是犯规。

“没办法,多一份能力多一份责任,你乖乖去床上躺好。”

“诶?这样说我可有个超强的能力叫爱你,然后有个巨大的责任叫守护我的天使。”

安吉拉听着一阵发笑,但嘴上仍不愿绕过自己的爱人:“别皮了,你知道今天自己断了多少根骨头吗?还不是我拉你回来的。”

“唔……”被戳了痛处的法芮尔,似乎体内的骨头也开始疼了起来。但她看着眼前的天使又马上精神起来:“这样吧,我帮你准备好洗漱用的,然后你就来!”

“行行行……”

今天的法芮尔也想做同样的事。

 

回到埃及的法老之鹰和以前一样骁勇善战,一样无所畏惧地冲锋陷阵,一样地贯彻着自己的正义。虽然不怕受伤,但法老之鹰变得讨厌受伤。她厌恶去医院,厌恶接受别人的治疗。不仅如此,她的下属发现她还逐渐变得孤僻和冷漠,除了必要的联系什么都不会多说,不再参加战后的欢庆会,不再主动地去和公司里的人交谈。明明是和过去相同的蓝色战甲,如今看着却格外寒冷。

过去的话题让法芮尔很难再提起精神,和队友的对话,起初还想装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可马上就放弃了。

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休息。

“放几天假吧。”这是法老之鹰唯一想要的。除此之外,她不觉得自己能够获得任何所期待的事物。没有能力去把握一些东西却还要奢求,这不过是一种自虐行为罢了。法芮尔知道这很悲观,但她认为这也没什么不好。她仍然好好生活着,以现在的自己喜欢的方式。

法芮尔还可以和自己的爱人共同翱翔蓝天,这就是最快乐的事情,其他的一切都那么灰弱无力,暗淡无光。然而,只是在梦中。

法老之鹰再也无法说出“就让我来保护你”了。

在埃及一天疲惫的战斗结束后,法芮尔躺在床上看看照片,再看看安吉拉平常喜欢的小物件,瞧瞧她平常最喜欢的几件衣物,希望今天也能够再梦到安吉拉。

安吉拉·齐格勒在守望先锋的一次任务中阵亡。

那时候,当听到敌人开启自动瞄准时,法老之鹰情不自禁地使用了全身的火箭弹幕。法芮尔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能最快消灭这个敌人的方法。就算没能消灭,一般人都会倾向于优先攻击无法移动的目标,于是能为安吉拉提供一两秒寻找掩体的时机——这样想就算死了也是值得。

她死不了,自己也死不了。

可是,她死了。

敌方的攻击顺序并没有被自己的正义打断。在敌人被自己的弹幕炸成粉碎的同时,他的子弹却也全部击中了天使,精准无误,枪枪致命。一心想成为活靶子的人却活了下来,多么好笑。

法芮尔在某一段时间终于请到了假,于是打算美美地大睡上几天。然而这时却响起了敲门声。无论是谁,法芮尔都想立刻用自己愤怒的眼神把对方吓走。而那是一位愤怒起来比自己更要吓人的人物。

“妈妈……?”

安娜看到女儿仍旧无光的眼神,发出了果然如此的叹息。“我来看看你,女儿。”

“怎么了,有事吗?海力士的工作业绩是在进步的,我想我也没有玩忽职守。”急切渴望着入睡的法芮尔语气并没有那么友好。

“嗯,法芮尔,我知道你很努力的,可是……”

“‘我需要时间’……您当初也这么说过。抱歉,母亲。我想,现在正义需要打个瞌睡了。”

将母亲拒之门外怎么说也太残酷,法芮尔没有直接关门,而是回头自己将身体甩到了床上。法芮尔听见妈妈似乎进了门,但待了多久她并不记得了……

偏偏在请假时,法芮尔却还做了个噩梦。身披白大褂的博士在烈日下一点点地消融了,化作细沙流走。法芮尔手攥着沙子,泪直往下掉,可眼泪也马上就被烤干了。埃及的灼热,也许一开始就不适合雪山上下来的女人。法芮尔觉得自己心特别闷,最后冒着冷汗醒了过来,她发现枕头被自己的泪水打湿,母亲也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沉默的安保官今天仍好好活着,今天也很注意不让自己受伤。这样安吉拉就不会生气了吧?就不会…对不起她了吧?

-----------------------------------

天使死法取自快速真实经历_(:з」∠)_保不住天使哎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