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骨头愈合和妈妈回来哪个更快?

小法鸡在基地摔断了腿,医生姐姐照料时的一些小故事 很皮的年轻小伙子麦克雷出没 被大家宠着的萌萌小鸡

OOC可能 流水账文笔注意 

 ---------------------------

老守望先锋基地,今天的安吉拉也在帮安娜带孩子。艾玛莉上尉与莫里森指挥官等人都出去执行任务了。十三岁的法芮尔被委托给了十八岁的齐格勒博士。今年的法芮尔已经长到一米六了,整天都有着旺盛的精力,在基地各处上蹿下跳。安吉拉认为这个大孩子除了好玩点十分听话,于是很放心地将其放养。然而事实证明,她错了……

法芮尔竟然一不留神地摔了个小腿骨折!真不敢相信。她从训练靶场的移动浮板上摔了下来,一只小腿明显红肿完全动不了,痛得眼泪鼻涕直流,可法芮尔一直咬着牙全程都不肯哭一声。

真是个要强的孩子。安吉拉在心疼之余,真是确切地感到了小法芮尔的硬脾气。

安吉拉立刻将法芮尔带进了医务室开始处理,上药打石膏的同时也担心起自己来:“啊啊啊真是的,安娜还叫我好好照顾你,我这样要怎么向她交代。”

“唔……”小法芮尔坐在病床上疼得直发颤,但她仍忍着不叫出声,用带着泪花的两眼认真地盯着安吉拉道歉:“安吉拉姐姐,对不起……”

“没事没事,不是法芮尔的错,是我监管不到位。让我们来想想怎么给你妈妈解释吧。”处理完了法芮尔的伤势,齐格勒医生开始整理器具,“法芮尔很棒哦,其他和你一样大的孩子早就哭得天都黑了。”

“安吉拉不是有可以立刻让伤恢复的技术吗?直接把我治好不就行了,这样还那么痛……”法芮尔不解地嘟起嘴。

话音刚落,安吉拉忽然捏起法芮尔的脸,做出一副气愤的样子说道:“不痛你怎么吸取教训啊小崽子??”

“痛痛痛我都说了我错了嘛!”小法芮尔连忙把安吉拉的手赶开,用自己的两个小拳拳贴在脸上就开始摇晃脑袋,似乎想把刚才的痛感一起甩走,耳旁金色的发饰相互撞击发出叮叮的声音。

安吉拉摊在身后软软的旋转椅上,面朝病床上的法芮尔:“如果用纳米技术也可以,但是我并不确定会对正在生长期的法芮尔的骨骼造成什么影响……”

安吉拉忽然身体前倾与小法芮尔脸对脸,用吓人的语气说道:“比如~长不高了什么的?”

小法芮尔吓得身子连忙向后倾,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思考了一会儿,说:“那…还是算了。”可低头看看自己包裹着石膏的腿,又担忧地皱起了眉:“妈妈知道会说我的……可以在妈妈回来之前拆石膏吗!”

安吉拉思考了一下时间,说道:“安娜他们回来的时候,你正好差不多可以拆,但是还需要靠拐杖走几天。”

听到这话小法芮尔的眼睛里闪耀出希望的光芒,开心地举起双手挥舞起来:“能拆就好!妈妈回来的时候我就装作能正常走路,这样安吉拉姐姐和我都不会被骂啦!”

朴实童真的话语让安吉拉忍不住勾起嘴角露出一种笑意,她伸手轻抚了小法芮尔的头,温柔地说道:“那就听你的,但绝对不要影响伤口知道吗?”

“嗯嗯!”小法芮尔看着安吉拉欢乐地笑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小法芮尔几乎一直在床上度过。安吉拉闲暇之余也会过来被小法芮尔玩,下下棋,打打手游什么的。每当那种时候眼前仿佛就是两个认真玩着手机的中学女孩儿,和守望先锋,和特工那种冷冰冰的词语一点也联系不上。

在手机屏幕显示出胜利两字时,小法芮尔开心地把手机举到头顶:“哈哈哈哈我又赢了!”

“亏我每天那么照顾你,你还真是打得凶残啊啊,真是的,完全打不过。”安吉拉盯着得意洋洋的小法芮尔。

“反正我赢了安吉拉也喜欢我呀!”

安吉拉无奈地笑起来:“你这孩子。”

年龄十三岁已经对安吉拉有了些别的小心思的法芮尔见安吉拉并没有直接否定这试探性的一问,心里正暗喜,但遗憾的是,这并不适合与对方分享。

“好了,马上正午了,我去给你拿饭。”安吉拉说着起身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然而正打开门,与一个正喜欢在午时出现的人四目相对。这个刚加入暗影守望的新人,似乎也在因为没有任务而无所事事。

“请问艾玛莉上尉在哪里?”面前这个和安吉拉年龄相似的小伙子先开了口,声音低沉而带有一丝磁性。而安吉拉这时还在内心感叹对方的穿着,和暗影守望一样酷炫不已的黑色制服,自己肯定以为非常酷炫的黑帽子,下巴底带着一些明显故意留下密集而细碎的胡渣,最要命的还是脚后跟上那简直让人怀疑作为特工到底有什么用的马刺——当然,安吉拉没有把任何内心想法说出口。

“她和莫里森指挥官出去执行任务一个多星期了,看来莫里森长官又没有给你们指挥官共享信息啊。”安吉拉回答。

麦克雷无奈地一摊手:“谁知道他俩又在闹什么脾气?像最开始成为超级士兵那会儿一样恩恩爱爱地亲密合作多好?”

小法芮尔表示并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安吉拉正愁该怎么回答时,麦克雷的注意力被房间内待在病床上的小鸡崽所吸引,随即向她走去。

“哎呀小矮子,你怎么摔成这样了~?”一种分不清是悲伤还是幸灾乐祸的语气让法芮尔感到很是恼怒,她直接一记直拳砸到了麦克雷的肚子上。“唔——!”

“不准说我矮子,我还会长呢!小心我以后长得比你还要高!”小法芮尔认真地威胁道。

“哎哟……”由艾玛莉上尉亲自教导了数年跆拳道的女孩的一击着实让麦克雷也感到了疼痛,他干脆蹲在床边和法芮尔讲话,“竟然打你大哥哥?什么时候变这么凶了,是不是齐格勒医生把你宠坏了?不行,我一定要把你这断腿给你妈妈说。”

安吉拉这时候忍不住插话道:“麦克雷,你们长官可不在意你任务后的伤情,以后还想有麻药打的话就不要乱说话哦?”

此时法芮尔也仍旧不甘示弱,气势汹汹地指着麦克雷的鼻子说:“哼,你敢!我就把你还在抽烟的事情给妈妈说!”

先无论麻药,麦克雷可不想破坏了自己在艾玛莉夫人面前的形象,连忙双手合十请求道:“别别别我的小祖宗,我错了,您以后肯定长得特别高,绝对不矮不矮,不要给你妈妈说好不好?”

法芮尔嘟起嘴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不行!——你得给我糖作为精神损失费,立刻马上!”

正巧现在麦克雷带了一些糖,但这却仍然让他皱起了眉头:“可是……我带的糖不适合你吃哦。”

“不管不管!我每天都要刷三次牙,才不会长蛀牙!”法芮尔仍旧步步威逼,绝不放手。

麦克雷最终还是把脸侧向一边,将糖交了出去:“那好吧,艾玛莉家的女人可要说话算话。”

“当然算话!”敲诈成功,法芮尔一脸骄傲地拿到糖果,捏在手里一看,红色的透明外包装可以看到由橡胶颜色圆圈构形的糖果,小法芮尔向圆圈中心一按,还是软的,看起来是个软糖。

在这同时,看到小法芮尔手里的东西,安吉拉脸色一黑,连忙夺走了她手里的所谓“糖果”——制成了避孕套样式的。

“麦!克!雷!——你都给了孩子些什么!!”安吉拉抓起法芮尔的玩具枪就开始打,麦克雷撒开腿往屋外逃去。

“讲点道理啊!明明是她逼我给的——!啊啊啊啊啊!”每发BB弹都准确无误地打在麦克雷的后脑勺上让他直喊疼,随着咚得一声关门,麦克雷彻底地逃出了两人的视野范围。

“哈哈哈哈哈!!”虽然小法芮尔并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看到这样落荒而逃的杰西,和安吉拉一起笑个不停。

十八岁的安吉拉第一次觉得拿枪打人是多么有趣,她也许要正式考虑一下安娜要让她学习射击的建议了。

 

在小法芮尔骨折一个月后,她终于拆掉石膏尝试走路了。可直到她的母亲安娜回来,小法芮尔受伤的腿仍然不能好好受力,她只能拄着拐杖或者单脚跳跃移动——无论是用哪种方法看起来都太明显了,可是她和安吉拉仍然决定挑战一番。

安吉拉将安娜回来的准确时间提前告诉法芮尔,法芮尔则在母亲办公室一旁的座椅坐好,身旁靠着安吉拉的天使制杖,打算当作临时拐杖使用,希望不会被发现。两人的计划是,小法芮尔在办公室给安娜打完招呼后,假装安吉拉把小法芮尔带到自己的医疗室去。

安娜和计划中的那样来到了办公室,一进来就走去给自己的孩子一个拥抱:“哦法芮尔,想妈妈了吗!”

“超想超想!”法芮尔也热情地给母亲脸上一个吻作为回应。

安娜接着走回了中间的办公椅,翻起自己的背包来:“来来乖孩子,我这次出差给你带了糖哦。”

法芮尔瞬间愣住了:妈妈这是让我……走过去?不走会被怀疑吧,不不不不我不吃糖了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吃糖我错了对不起杰西哥哥

不过小法芮尔还是做出若无其事地样子应道:“好好好辛苦妈妈了!”

一手拿着安吉拉的治疗仗时不时做支撑,小法芮尔竭力想靠双腿走过来。可一当受伤的腿触地,都有刺骨的疼痛瞬间直扎内心。小法芮尔最终忍不住用单脚蹦了一步,安娜此时听到声音正打算回头看,那个金发的女子忽然进门。

“啊法芮尔!你什么时候拿走了我的手杖,真是不乖!”安吉拉过来将法芮尔搀扶住,自己挡在了安娜和法芮尔之间。

“不好意思啊安娜,我先带她去一下我的研究室。”安吉拉露出招牌微笑说道。

“啊啊真是抱歉安吉拉,我们家熊孩子又给你添麻烦了。”安娜回应道,并没有质疑刚才的声音是什么。

“对不起安吉拉姐姐,我不会再捣蛋了……哇啊疼疼疼!”

安吉拉拿回自己的治疗仗,另一只手揪住小法芮尔的耳朵向门的方向拉扯,以这个动作,法芮尔用单脚蹦的姿势跟上安吉拉出了门,两人希望并没有引起安娜的怀疑。

“哦法芮尔,抱歉,我是不是把你拉疼了?”

关上了安娜的办公门,安吉拉马上扶好小法芮尔与她去了之前的病床暂作休息。

“安吉拉……我们给妈妈说实话好不好?我怕瞒不过去,妈妈超厉害的。”法芮尔将头埋得低低的,之前说得那么有气势,真正见到母亲的时候立刻就认怂了。

不过也确实如此,这次侥幸逃过,下次可能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安吉拉蹲下来与在病床上坐着的法芮尔平视,安慰似的摸了摸她的头。

也不能白费了这个月来两人那么多心思对不对,安吉拉内心思索了一会儿,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她一字一句地给小法芮尔认真说道:“这样吧,承认可以,不过你不用说你摔断了腿。你说你崴到了脚。你现在的腿表面看起来无大碍,不能受力的症状,不用设备检查一下应该还真看不出真正原因呢。”

这样既不用隐瞒单脚走路,又可以不会那么凶地被妈妈批一顿,这简直是两全其美的方法,小法芮尔开心地握住拳,眼神里都放了光:“好好好!还是安吉拉姐姐聪明!”

之后,小法芮尔立刻去找妈妈“坦白”了,还有模有样的,把自己什么时候,在哪崴到脚的全部说得清清楚楚,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似的。

“哼,我就说你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乖,居然能好好坐在椅子上。”安娜惩罚似的扯了法芮尔的另一只耳朵,小法芮尔疼得嗷呜起来。好了,这下两边耳朵的触感算是平衡了。

而万幸的是,安娜并没将重点放在法芮尔的伤上,而是教训道:“你以后想成为英雄帮助别人,你首先要不给别人添麻烦。你受伤了,就是在给我们医生添麻烦,知道吗?以后要尽量避免受伤。”

“嗯,对不起,妈妈。”小法芮尔十分乖巧地道歉。

“崴着的时候还是很疼吧,来,一个迟到的安慰抱。”安娜再次温柔地抱住了自己的小法芮尔。

评论(9)

热度(75)

  1. 白桦树下龙虾Eb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