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Bastet’s Protection-1

设定:埃及守护者法芮尔×半猫神安吉拉

刺客信条起源古埃及末期AU

故事部分受起源游戏启发 神话部分可能不太严谨,如果出现问题请多多包涵,欢迎指出!

在pharmercy的CP文里,你甚至可以撸猫

----------------------------

托勒密十三世王朝,希腊人接收埃及地境已经有了一个漫长的时间。古埃及的守护着已随过去的王国一同沉默在历史的海洋里,这是大家的普遍认知。但是,守护着并没有完全消失,法芮尔紧握着从艾玛莉家族祖上一手传下来的守护着徽章,坚信自己仍将守护人民与正义。

“我是吉萨的法芮尔。”略微扬起自己的下巴,怀着发自内心的骄傲,背着盾牌与弓箭的女战士总是这样向别人介绍自己。

她现在离开了故乡,来到了受滚滚河水与绿洲眷顾的城市法尤姆。这里有着肥沃的土壤,可以为人民提供丰盛的食物,河岸边修筑着索贝克的神殿继续祈求着水神的保护,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般聚集着许多的尼罗鳄,城市建筑在茂密的椰树之间见缝插针,农民有时需半身走过浅河,而瞪羚只需跳跃便可掠过。与吉萨的恶劣荒漠不同,这里是人和动物和谐共处的优美的城市,法芮尔第一眼很喜欢这里。

不过,与笑脸盈盈在树丛中躲猫猫的孩子们产生鲜明对比,这座城市时常愁眉苦脸的成年人们总让法芮尔有着一种阴沉的气氛。

“阿姨您好,请问您见过一队背着武器的埃及人来到这里吗?大概有十五六个人的样子……”

“不,没有。”还没等法芮尔说完,对方就连忙摇了摇头不屑地走掉。

“呃……打扰您了。”法芮尔尴尬地结束了对话。后来继续问了几个人,她仍然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

最终,法芮尔有些蔫气地一屁股坐在石梯上,拿出自己身上的水囊抖了抖,剩余不到一半,索性一饮而尽。

“喵——”法芮尔耳朵抖了抖,她确实听到了猫叫。定睛一看,这是一只不可思议的猫咪。它在体型上比一般的猫要稍微小一些,全身都是雪白发亮的,像刚用粉刷上去的那样洁净。普通的野猫身上都会有些污秽,家猫也会无可奈何地沾上主人身上的灰尘,就连宫廷皇室的猫也不会如此纯洁。法芮尔忍不住伸手接近它,小心翼翼地触到了它的脑袋。白猫抬头在法芮尔的掌心蹭蹭,耳朵也轻摇起来,异常柔软的毛皮触着掌心十分舒适,小动物的温热也传到了法芮尔的手上。

“喵喵喵。”它的眼睛是海蓝色的,晶莹透彻,夺人眼球。法芮尔的手顺着向下,抚过它的后颈,又张大虎口抚摸后背,白猫尾巴扭捏地翘了翘,舒服地顺势伸了一个懒腰,发出一声慵懒的猫叫:“喵~~~~”

法芮尔收回手,把挡视线的斜刘海撩到耳后,用指头轻掻起白猫的下巴。白猫脑袋抖了抖,用前爪拍她的手。爪子并没有伸出来,只用着肉球按着法芮尔的手背,那触感真是柔软得不行。

这时,还有其他普通的野猫出现在了法芮尔面前。这让法芮尔不禁怀疑自己难道受到了猫神贝斯特的祝福。然而,法芮尔只专注着逗弄眼前这只白猫,其他的猫儿碰都没碰一下。

法芮尔一直摩挲着白猫的后背,一时得寸进尺,把自己的大手下伸到了白猫的腹部。“喵!”没想到白猫忽然弹了起来,发出一声惊叫,连往后退了几步,狠狠地蹬了法芮尔一眼,紧接着小跑消失在了灌木丛中。这一闹哄,其他猫也跟着散去了。

“唔……”法芮尔反省自己沉迷猫咪忘了正事,作为惩罚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站起身来往法尤姆城市深处走去:“多问问里面的人,说不定知道呢……”

 

“我们的税负是希腊人的三倍,我们还只能被分配到最贫瘠的,距离水源最远的土地农作!这一点都不合理!!”一些埃及农民在街道上游走宣泄自己的不满。

光是听着这些抱怨,法芮尔都能想象这里的农民们过着多么辛苦的日子了。在这是课税,在自己的家乡则表现成繁重的徭役。这些一点都不公平,也绝非正义,是总有一天应该纠正的地方。法芮尔虽然感到很抱歉,但她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失踪的一队埃及反抗军。

偶然间路过一座贝斯特的神殿,想到神殿里的可能会有很多人,法芮尔决定进去询问。进入大门时,她发现门口堆积着许多被破坏的建筑用支架,进去一看,法芮尔着实吃了一惊。贝斯特猫神雕塑的身体竟被拆毁一半,伤害参差不齐,像是半边身子被巨兽狠狠咬了一口,似乎是被强硬砸毁的,已几乎不能从头部分辨出来猫神的身份。而雕塑的脚下,竟是一大滩血迹,现场十分混乱,有各种的砍伤划伤,像是进行了一场激战。然而现在,这里什么人都没有。

竟敢毁坏贝斯特的雕像!这哪里是常人干得出来的事情。法芮尔非常惊讶,就在这时,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细小的喘息声。守护者闻声走到雕塑的背后,是一位幸存下来的白皮肤的平民男性。他手臂受了轻伤,但是一直在流血,而脑袋遭受了重击,可能昏迷了一段时间,现在看来是刚醒不久立刻抱受痛感折磨的状态。

“喂…!振作一点,我来帮你。”

法芮尔用随身携带的绷带和药草为对方做了简单的处理。

“你知道最近的诊所在哪吗?我带你过去。”

“诊所、已经…没了……”

???

(“喵——!”)

无奈之下,法芮尔决定让他说出自己的住处,她打算直接送这个男人回家。

法芮尔让男人搭着自己的背走出神殿,一步步走向住处。而这时,她并没有注意到路途中那些埃及人异样的目光。

这个男人在路途中为法芮尔解释:自己是一名建筑工人,被下令将雕塑拆除,并重新修筑成阿尔忒弥斯。

如果没记错,法芮尔记得这应该是希腊神话中的狩猎女神。

然而还在拆毁贝斯特的时候,他们遭到了一群野蛮埃及人的攻击,他们手持武器,将自己的工作团队杀死打伤。后来引来了官兵将其镇压,伤员应该都被带走了,除了昏迷在角落的自己没被发现。

法芮尔将伤者成功送到家,殊不知路途中那只白猫其实一直跟随着他,法芮尔离开时,那只猫纵身一跃,悄悄地潜入了伤员的家里。

同时,法芮尔向这家里的人确认了一下,闹事的果然是自己要找的反抗军小队。然而,他们只知道那支小队逃脱了官兵的追捕,却并不知道逃到了哪里。

大概是因为法芮尔刚才帮助了一个希腊人,城中的人们看到她过来搭话,都跟见鬼了一样跑掉。最后,法芮尔花费了整整一天,也没得到有用的信息。

 

夜深了,正在法芮尔思索应该在那住宿时,城内楼顶的火盆不知被谁被点燃,她看见可怖的灰烟向上徐徐升起。她现在甚至能听到轰鸣声了!

不远处,果真一名侍卫快马奔腾而来,只为艾玛莉家守护者的项上人头,对方已经发现自己了!法芮尔连忙爬上房顶,一箭射伤了马腿,让侍卫从马上滚落下来。对方也不是傻子,落地之后立刻举盾防御法芮尔的弓箭并不断逼近过来。法芮尔逃进无人的小巷,与对方开展冷兵器的厮杀。侍卫都是对托勒密王朝悬赏感兴趣的赏金猎人,个个身怀武艺,法芮尔十分艰难地将对方击杀,而自己的四肢都被留下了深深的砍伤。

皎洁的月光照耀在法芮尔脸上,她并不能知道危险何时才能结束。夜晚的屋子都住着休息的人,不能随意闯进,法芮尔最后只能选择回到白天那个发生厮杀的残破的神殿。

“哦……贝斯特保佑。”法芮尔费力关了大门,靠在雕塑前坐下来。眼看着血从臂膀流下,在肘关节处快速地滴落在地上,和从腿部流出的鲜血混成一大滩血迹,法芮尔也难免惊慌起来。真没想到这次遇到的侍卫竟然如此强大,给自己造成了这么多的伤害。法芮尔借着从天花板缝隙射入的光线分辨手中的药草,她掏出水囊,想给药草湿润,结果却只能流出一滴水。

“该死……”法芮尔一气之下猛地将水囊丢掉,她这个傻子今天忘接水了。现在她只能用唾液湿润,然后再用绷带裹着勉强变软的药草绑到切口上。“嘶——!”绑住的一瞬间法芮尔被扎得生疼,不断做着深呼吸,法芮尔好不容易才绑好双腿的口子。忽然,她眼前逐渐发黑,怎么摇脑袋都清晰不起来,糟了,法芮尔想她大概要昏过去了,就像白天救的那个平民一样……不,还在流血,没有比这更要命的事…了……

一双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尤其醒目,那只白色的猫向法芮尔走近,用猫掌拿住法芮尔丢掉的水囊。恍惚之中,法芮尔昏厥过去的最后一秒。她觉得她疯了,她看见眼前的那只白猫散发着星星点点的蓝色光芒……它,不,她…正在变成绝美的白皙的金发女性!她看着法芮尔的样子,心疼皱着眉。女人手握着水囊靠近法芮尔,用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探过来,轻抚她沾灰的黑发。就像,法芮尔那时摸着她的头那样。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