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Ebira

刷守望先锋相关 双飞 光影 百合爱好者

【OW双飞组】Bastet’s Protection-4

设定:埃及守护者法芮尔×半猫神安吉拉

刺客信条起源古埃及末期AU

故事部分受起源游戏启发 神话部分可能不太严谨,如果出现问题请多多包涵,欢迎指出

OOC可能,祝阅读愉快

-------------------------------------------------

睁开眼,法芮尔第一眼看见的是瀑布下方。几缕灰蓝的光从外面投射进来,照亮了洞穴口,让悬浮着的粉尘也能看得清清楚楚。这是在太阳升起之前的,让人感到清凉的光芒。这大致是在五点左右,虽有昨夜的鏖战,埃及的守护者仍在规律的作息中醒来,而且感觉精神饱满,浑身充满力量。这多半也要归功于贝斯特的祝福。

法芮尔现在正仰躺在毯子上,她记得最后自己是和安吉拉相拥而眠的,可是竭力拉撑双手,也没触摸到任何人,身边的沙子甚至都是凉的。

她会去哪儿了?

受一股厚重的危机感压迫,法芮尔立刻坐了起来。面前的篝火熄灭了好一会儿,只剩中心一些星碎的火花。很暗,看不见沙子上是否有对方的脚印,然而糟糕的情况是,即便有也可能被刚才自己手臂的随意挥动给抹去了。

一想到是这样,法芮尔瞬间急了。她的脑袋忽然一恍,视觉又出现了神奇的变化,她在几乎完全黑暗的情况下看清了整个洞穴的物体——没有脚印,没有他人,连昨晚休息的马和骆驼都安静地睡在瀑布下方!

“喵呜~”

就在法芮尔着急的时候,身下发出了娇嫩的猫叫声。这让法芮尔焦躁的心同身子一起软了下来。低头一看,小猫趴在自己的肚子上,紧闭的猫眼告诉法芮尔她还没有醒来,刚才的声音仿佛是对擅自挪动了猫咪专属的人形软床的抗议。

法芮尔把身下的猫咪像抱婴儿一样轻轻抱起,宠溺地说:“我的小宝贝儿啊。”

“呜~~”面对法芮尔的摸头杀,小白猫不屑地发出几句哼声,从肉球里伸出爪子扎在法芮尔的小臂上。

“我们该走了,一会儿就能到孟菲斯了,快变回来吧?”法芮尔抱着猫咪边摇边说,“安吉拉,小猫咪,女神大人~?”

“唔,唔……”白猫显出慵懒的样子,就是不肯起床。

可能是昨晚玩得太累了,毕竟还为自己转移了神力,女神会如此嗜睡也并不奇怪。法芮尔亲吻了猫咪的嘴唇,从行李中翻出麻绳,狠狠饶了几圈,将其紧紧绑在自己胸前。守护者以这样的姿态上下了瀑布两次,将行李全部打包好捆在了坐骑上,顺便两人一起洗了把脸。

其间法芮尔多次低头看着那只小家伙,被几根绳子缠住竟也能安心地睡着,真是让她无奈地笑出来。守护者坐回马上,一只手牵着骆驼的缰绳,带着两只动物一起启程。这确实不是简单的操作,因此行进也慢了一些,但正好能让安吉拉舒服地睡着。

埃及的守护者不断前进,天上深蓝厚重的云朵逐渐被染上亮黄的颜色,远方地平线的沙海被旭日的光芒徐徐渗为橙红。在荒漠顽强生存的动物们释放自己最高亢的叫声迎合耀眼的太阳,鬣狗嚎叫,秃鹫高鸣,潜藏在暗处的凶蛇也伸出自己细长的舌头感受阳光今天带来的第一场暖意。

法芮尔用手指戳了戳胸前的小猫,轻声说道:“安吉拉,起来看日出啦。”此时,小白猫终于醒了过来,海蓝的眼睛无邪地盯着面前的大家伙,接着侧头看向闪耀的光源,结果却被刺得闭上了眼。

“喵喵!”是有一些不满的叫声。

不过法芮尔也并不知道她具体在指什么,低头问道:“我把你绑得太紧了吗?要不要我把你松开?”

这时守护者所行走的这条路,已经可以从远方看见那座城市。夜晚的宁静已经结束,生物们的纷争又将开始。

 

费了好大的劲儿,安吉拉终于从白猫变回了人型,在法芮尔的百般劝诱下坐回到了骆驼的骑手位上。还好旅途用时与法芮尔承诺的一样,不然安吉拉确定以自己的身体状态一定不能再骑下去。几个小时后,她们来到了孟菲斯,这座被古王国当做首都的圣城。孟菲斯的经济相对发达,被尼罗大河所浸润,是一个可以乘着小舟逛街的美丽城市,远不像吉萨高原那般酷热。两人找好了旅馆安置好行李,补充了需要的补给,然后在一家人气的饭店里提早解决了自己的午饭。

埃及的城市之间很多都被恶劣的自然环境隔离起来,彼此消息并不通畅,这里如法芮尔所想没有认识安吉拉的人,是个适合她重新开始的地方。不过安吉拉并没有正式表态,只是说优先陪法芮尔解决她的任务。

守护者与她的女神行走在街头,寻找起那队脱离组织的反抗军。出乎意料的是,根本不用找,那群骄傲的家伙现在就在广场,巴不得整个城所有的人都能过来欣赏他们的丰功伟绩。

“大家来看,我们剿灭了孟菲斯近沙漠这群为祸四方的土匪。”

两人混入了人堆,法芮尔看见土匪的尸体正挂在反抗军小队后面的树枝上。他们正将泡碱上交给官兵——那群土匪打劫运货商得来的赃物。围观的市民纷纷表示赞叹,在这种情况下,出手近乎就是和现场所有人为敌。

孟菲斯现在所居住的白人较少,聚集而来的群众也多是和反抗军一样义愤填膺的热血埃及人。台上的头子说一句,下面就激动地应一句。说着什么保护埃及,为古王国而战,消灭现王朝类似的话。安吉拉握住法芮尔的手,她觉得这种气氛太过危险,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她真想让自己重新变回那只白猫,回到法芮尔胸前的那个小袋兜里。而法芮尔也紧握住安吉拉,她现在改变主意了,这座城市可能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他们总是很容易被煽动,安吉拉由此想到了被亲身经历的农民起义。那些参加杀伐的农民武装她认识不少,平常甚至就是在街头出来帮妻子买菜,互相打招呼的人。在如今信仰本就混乱,社会动荡的薄弱埃及,人们难以置信地容易被环境所操纵,内心毫无波动地跟随众人做出自己无法想象的事情,那时候对错鲜少会成为他们所思索的问题。要说真的,齐格勒大夫确实不喜欢这类节奏的带动者。她更向往人们过上安宁和谐的,幸福的生活,而不是成为暴力的傀儡。

感受到安吉拉的僵硬,法芮尔转身给了她一个拥抱,在耳边小声说道:“我们离开这里吧。”安吉拉点了点头。

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法芮尔用自己相对宽大的身躯遮挡住自己的女神后退,以免滋生一些不必要的矛盾。

两人退到无人的巷道,安吉拉发出一声叹息,说道:“我果然应该变回白猫,这样就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法芮尔连忙摆手否认:“你不能这样说,安吉拉。你是人类!这不是你的错,大家都生活在一起,不应该害怕展示自己的肤色,出了什么问题我会保护你的!再说……”

目测法芮尔脸颊发红,安吉拉弓下身子靠近她,好奇地注视起来。

“……很白…很好看……”声音太小,没有听清完整的话。

安吉拉把耳朵贴近埃及女人的唇边,说道:“什么,你再说一次?”

但接下来只是法芮尔害羞的沉默,她像木头一样愣住,最后安吉拉好气地亲吻了对方的嘴唇,这才解除了对方的冻结模式。

 

广场的躁动结束后,两人隔着一条街,紧盯反抗军小队的行动。“怎么办,他们现在都成了这里的人民英雄了哦?”安吉拉提问。

法芮尔无奈地摇摇头:“如果我会放任仅因肤色问题就一言不合攻击工人的他们,那岂不是白费安吉赋予我的神力?还是照计划,我得让他们回反抗军总部。”

贝斯特女神忧愁地皱起了眉:“我让你可以自己恢复,并不意味着你会不死!”

法芮尔抽出背着的长剑,将剑身两面翻转秀了秀:“放心吧,他们剿的那种土匪窝,我一个人都够了。”

出人预料,对面的反抗军竟回过头来,对准法芮尔拉开弓箭。“安吉拉,小心——!”守护者按住安吉拉的背躲进掩体,而这时,身边竟也有人向她们挥刀。

“纳命来,叛徒!!”

法芮尔用剑接住对方的斩击:“看来我早就暴露了,嗯?”

敌人死盯着法芮尔肩上的守护者徽章,一脸不屑与厌恶:“明明是古王朝的守护者,竟然和白人为伍!阿努比斯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街道已经炸开,甚至有一名反抗军成员带着当地的官兵赶来:“我们发现了和罗马勾结的卖国贼,就是她!抓住她!”

法芮尔利用巧力,将对方的刀翘飞,用刀背给以重击:“守护者保护的…是无辜的人民!这跟肤色没关系!”

这时候对面街的人也已经跑来,敌众我寡,但法芮尔完全没有逃跑的架势。本以为要进行一场恶战,由屋檐从天而降的一群戴着兜帽的人将面前的敌人都打晕了。

那个引来官兵,同时也是刚才广场的反抗军主讲人,他就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他看到眼前的不利局势撒腿就跑。法芮尔追了上去,安吉拉也紧随其后。

虽然对方绕进建筑立刻脱离了视线,但法芮尔利用视觉中的谜之透视轻松找到了对方的行动轨迹。他比不过法芮尔的奔跑速度,距离越来越近,法芮尔马上就能扑倒他。然而仅仅是过了一个拐角,反抗军队长突然就被一个头戴兜帽的人刺杀在地。这个人刚才应该在和他们一起移动,但奔跑和落地的声音,法芮尔一点都没有听到。

兜帽人站起身来,袖箭流着鲜红的血液,从断掉的无名指处收回。法芮尔听过他们——无形者,兜帽,没有无名指,用谜之武器刺杀,这都是他们的特征,孟菲斯正是他们的据点。只是不知是敌是友,感到眼前男人的危险气息,法芮尔谨慎地举起了剑。

而对方只是脱下了兜帽,伸出了手。

“巴x克?”法芮尔一脸惊讶,这可是埃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干掉了混蛋王朝高层的伟人。

“没想到事到如今,还有守护者存在。”

 

这之后在无形者组织的帮助下,法芮尔捆绑好失去头目的反抗军小队成员,在安吉拉的协同下交予总部。安吉拉本以为这下来法芮尔会陪同自己寻找一个安居之所,但无形者组织的交谈改变了法芮尔的想法。

“对不起…埃及受到罗马人的入侵,战况很不利,我得去帮忙。”

安吉拉只是有一些小小的,小小的失落。变成猫咪打个盹儿就没事了的那种。

评论(5)

热度(46)